为什么会这样

    落落不知道是回到怎么硕王府的,只记得自己上了一辆马上,然后马车一直跑一直跑而她却没有心去想马车要跑向哪里,她现在很烦很困惑,当姐姐被天辰硕抱起来的那一霎那为什么姐姐会对自己笑而那种笑却是嘲笑,落落真的想不明白,也无力在想,今天发生的事很多,她要慢慢的整理。

    “王妃,到了。”说话的天辰硕的贴侍卫凌风,当他正准备去找王爷要何时出宫时,他远远的就看见了自己的王妃,看她那落寞的眼神,一直的向前没有目的的走着,他知道今天一定发生大事了。

    落落正在想事并没有听见凌风的声音,直到凌风掀开车帘时她才看见面前的人也是一个帅哥,只是她现在并不兴奋的去欣赏他,而是慢慢的站起由他扶着下了马车。

    “王妃,王爷何时回来您知道么?”凌风知道主人的私事是一个下人所不能问的,但是现在宫里没有回府上的马车,也不知道王爷是否今天还回来,那样他一会儿好去准备准备。

    “天辰硕?呵呵。。。我不知道。”落落一听他提及到天辰硕心里不仅更加烦闷,看了看他没好气的甩了他一句。

    “王妃直呼王爷的名讳这样不好。”凌风担心的看了看自家王妃,心想怎么有这么大胆的女人呢,连自己夫君

    的名字也说的那么大声。

    落落看也不看他一眼,心里就知道跟着天辰硕的人会有什么好人,都是一个德行“我住哪个院子?”

    “住。。。住晴雪斋。”凌风吓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看来这位王妃可比市井中传的厉害多了。

    “领我去。”又是晴字,呵呵。。。难道真的是自己占了她晴儿的位置么?所以她才会有刚才的那种笑。

    到了晴雪斋,落落也没看这个院子,直接向屋里走去快到门口时回头看了看还驻足在院门口的凌风“今天我不需要任何人伺候包括王爷,劳请你安排一下。”

    凌风一抬头正看见她那两双丹凤眼里的坚毅跟倔强,于是撤退了所有的伺候丫鬟,现在他只想赶快去找王爷,也许王爷回来了就没事了。

    天辰硕跟诗诗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落落还是能听见前厅的人在为他忙碌着,不过在天辰硕的一声“退下”之后偌大的前厅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呆着,前厅本应该灯火辉煌的,可是就在他进来之前一个机关就早已把灯全部的熄灭了。

    天辰硕一想起落落那仇恨的目光,萧条的影,他的心就会莫名的痛,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的是晴儿难道不是么?赎罪的应该是她颜落落不对么?可为什么到头来却是她恨我。

    “不,应该是我恨他,是她要嫁给自己的,是她拆散我跟晴儿的。”天辰硕生气的向晴雪斋大步的走去,晴雪斋是自己为晴儿建的,她颜落落不配住哪里,不配。

    到了晴雪斋天辰硕推开院门一看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一个丫鬟伺候而且连门口的守卫也没有,难道她没有回来,可是在刚进府的时候明明记得凌风告诉自己她回来了,见凌风言又止的样子他不在看他而是气冲冲的走回客厅。难道是她故意支开所有人准备偷跑么?

    “颜落落你给我出来,你在里面么?”久久的天辰硕没有听见里面的回应,于是他气愤的上前一按灯一下子就照亮了整个院落。

    天辰硕正准备朝屋里走去却听见落落的一声“滚”瞬间站住了脚步,她一个颜府二小姐敢骂我堂堂的王爷,着说出去颜面何存,自尊何在,我今天非要教训教训她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天辰硕推开门时就被一个硬物袭击,当看清是落落砸来的,他浑的怒火在这一刻爆发了,上前狠狠的掐着落落的脖子直到落落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才缓缓的松了手。

    “这次你不杀了我,我会让你后悔的。”落落狠狠的瞪了天辰硕一眼,去他妈的穿越吧,去他妈的天辰硕吧,这些她都不认识,她只想回去,看着脖子里的戒指,她狠狠的拽了下来,在手上,她要回去,她受不了了,她想爸妈了。

    就在落落拽出那一个戒指时,天辰硕愣了,那是母亲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她的上,而她还试图的戴在手上,可恶,一把抓起落落的手,夺过戒指狠狠的一甩“以后没本王的命令不许出去。”

    他走了,舀着自己的希望走了,难道自己真的回不去了,不她不能认输,不能。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降服花心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