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青春路过你(2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秦末 书名:路过青春路过你
    整在家里上网看电视,读小说,睡觉,我的生物钟

    彻底被打乱。我实在一个睡死人不偿命的正午被一直吵的手机叫醒的,我恶狠狠地翻开手机盖,对那边吼道:“放!”然后我就坐在上傻眼

    儿了,电话那边不明所以的老班说:

    “萧语啊,高考放榜了,通知书也回来了,在人才大厦楼下,还有安宁和夏小安的通知书,你也一并领了吧!全班就剩你们三个的了。”

    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两天没洗的脸和自己的一睡衣,还披头散发的,顺手从头柜上摸了一根皮筋胡乱的扎起来,也懒得用梳子了,打开

    衣柜随便换了件红色短袖,和短裙就出门,走出小区的时候才发现脚上还穿着人字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回去换。

    从老班办公室出来,就觉得花在笑,鸟在叫,世界真美好,我们,都如愿以偿的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学校。想起以前看《男生女生》时的

    一篇作品里的一句话: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飞的更高,看更美的风景,但最后才知道,自己终究是一只蝴蝶,飞不过沧海,等不到幸福。可是我

    这只蝴蝶,却找到了陪我一起飞的人,这多么像是一个意外,美丽且不可思议的意外?

    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安宁和小安,他们也同样的开心,并且告诉我,再过几天他们就都来了,到时候一起走。楚楚和许杰考了省内的一所师

    范学院,真好,大家都找到了各自的方向,却惟独没有雪霏和陆宁的况。

    其实时间真的过的快的,我已经快二十岁了,步入大学了,七年了,这么快就七年了,看着柜子里堆成摞的记,心里的滋味,谁能懂

    ?翻开那些记,零星破碎的记忆无法整理,是谁说的,飞翔的青,奋斗过了,上帝就不会抛弃我想我是幸运的,五年前,我认识了子宇

    ,拥有子宇的关心,在子宇离开一年之后,我又遇见了安宁,同初升的太阳一样,照亮了我晦暗的天空,温暖了我渐冷却的心,是该感激上

    天对我的眷顾,让我在七年的时间里变得勇敢,坚强,懂事,成熟。

    七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它多么?不多,比起那些饱经风霜几十载的老人们来说,它的确不算什么,可是它也不少,它让我从一个

    青涩的女孩成长成一个成熟理的女生。七年青,七年岁月,七年花季雨季,七年快乐烦忧。是啊,七年了,我已长大,已懂得时间所谓

    的仇。

    曾经的青涩年少,一位牵手漫步便是,海誓山盟便是永恒,而今物是人非,一切都变得不再是当年模样。

    记得李圣杰有一首歌叫《手放开》,它里面有局歌词这样写:感就像候车月台,有人走有人来……真是明察秋毫,或许,很多年前,我

    就在子宇的边预见了我的未来,只是当初并不清楚而已。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遇见了那么多的人。喜悦的,悲伤的,幸福的,彷徨的,而今,一切都成定局,真应了那句:几度轮回,终依旧躲不

    过红尘。

    站在大学校门前的时候,我恍恍惚惚,终于来到这里。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中间隔了一排水房,安宁在东面四楼d-35,我在东面四楼e-64

    ,而正好的可以从他们宿舍的窗户望到我这边来,我们远远的对望着,相视一笑。同宿舍的几个女生用胳膊撞撞我:

    “男朋友吧?真帅呢?”我摇摇头,笑着回答她们:

    “不,是老公。”然后她们就唏嘘一片。

    开学没几天,所以大部分人的心思都不在学习上,安宁选择了物理,我选择了语文。戴着金丝边眼睛的长得像山顶洞人爷爷的老教授在讲

    台上手舞足蹈,我坐在靠窗左边第三排的位置上看着天空飞机刚飞过而留下的白色痕迹,心里数着秒看它合适小三,然后就被他点了名。恩,

    真是好眼力,我站起来,他翻了翻手中的点名册:

    “恩,你叫萧语?”

    “是。”

    “窗外有什么?”

    “没什么,随便看看。”

    “我刚才讲了什么,你听见了么?”

    “恩,听见了。”

    “讲了什么?”我心里不乐意了,烦不烦啊?

    “白氏长庆集。”

    “重点。”

    “琵琶行。”

    “详细点。”我顿时汗颜,只不顾哟瞄了会儿风景,至于这么小题大做么,  有完没完啊?

    “《琵琶行》,选自白居易的《 白氏长庆集》,白居易,生于772年,死于840年,字乐天,晚号香山居士, 原籍太远,他的诗词多反映

    社****生活和人民疾苦,他是唐代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代表作有讽喻诗《秦忠吟》《新乐府》

    五十首感伤诗《长恨歌》《琵琶行》,在思想艺术上各具特色,进村《白香山集》七十一卷。

    本诗作于元和十年,也就是815年,白居易上书言事,触犯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作者通过塑造一位医生备受侮辱,玩弄的琵琶女的形象

    来书写自己的感受,表达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意境。”我头也不抬的一口气说完,然后抬起眼睛看愣住的全班同学二

    和山顶洞人爷爷,开了口:

    “老师,我说的对吗?”半天没有反映,

    “老师是让我背诵么?那好,我背给你听!”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背完后山顶洞人爷爷的嘴巴意境已经张得很大了,还有同学的唏嘘声:

    “这是初中时候的课文了吧?”

    “是啊,我都记不起来了呢!”

    “她怎么可以连作者作品都记得这么牢啊?”

    “真厉害啊。”

    “是啊,是啊!”我淡淡一笑,扬了扬手腕:

    “老师,还有一分三十七秒下课!”然后他就收拾了讲义,在铃声响起来之前说:

    “萧语,好好努力,你会前途无量的!”然后踩着铃声走出去,我当时心里想的是:那又如何?我早已没有得失心。

    午饭的时候坐在食堂的椅子上等安宁,然后听见大家对我议论纷纷:

    “她就是那个在董教授课上一口气说出白居易的作品北京并把《琵琶行》背出来让董教授目瞪口呆,赞不绝口的萧语啊?”

    “长的蛮漂亮蛮可的嘛!”

    “听说他男朋友是一进校就拿了物理实验第一名的安宁呢!”

    “真是才子配佳人呢!”

    “好羡慕啊!”

    “对啊对啊!”

    我笑了,至于么,我对白居易也就只知道个皮毛,连深入都谈不上,还有《琵琶行》,那只不过是我喜欢的文言文中的一篇而已。安宁到

    的时候我已经饿得不行了,我看着他笑着走过来,一头飘逸的中长黑发,刘海柔和的搭在额前,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披在肩上的长发,不知所以

    的笑了,他远远地叫我:

    “老婆!”声音大的估计火星都听到了,旁人的眼光能把我杀死,我真想找个地缝

重要声明:小说《路过青春路过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