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或许不只是玩笑。

    辛柯看着古溪沉静的脸庞,问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我要带你到这儿来?”

    古溪听他这么一问,一时也觉得好奇,就走到了桌子边,再一次坐了下去,笑嘻嘻地问道:“那我问你额?你为什么你要带我到这里来?还说这儿是你的天堂,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告诉别人,破坏你的天堂吗?”

    辛柯看着古溪可俏皮的模样,不怒反而微笑着说道:“怎么会?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的,所以我才会带你来的?”

    古溪看着辛柯毫不担心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没那么简单。便反问道:“为什么你要相信我?你怎么就知道我值得信任呢?你真的就不怕我破坏?”

    辛柯知道古溪到底在想什么,便轻轻地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把这个地方说出去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辛柯的话让古溪觉得郁闷,她撅着嘴反驳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说出去了,对我没有好处呢?”

    辛柯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但是转瞬即逝。辛柯淡淡的说道:“我说了,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的,就不会的。因为你肯定也不愿意让我把那晚的事儿说出去吧!......这就算是交换。”

    古溪看着辛柯脸上迷人的微笑,顿时觉得这个看似美好的男孩子,并没有卜染月想象的那么美好,甚至有点小小的可恶,他明显的是在威胁自己,让自己不得不屈服。

    古溪假装很不担心的说道:“你说啊!难道你要说我那天为了逃避某人的追求,不小心上错了车,而且还有某人对我不怀好意吗?”

    辛柯看着古溪越发嚣张的脸,还是淡淡的笑了笑,语气平静地说道:“我本想给你一个台阶下,你却不知。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你不识趣。”

    古溪听着辛柯说自己不识趣的那些话,顿时非常的不高兴。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辛柯说道:“什么,你竟然敢说我不识趣?什么意思?”说完,一下子又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一副不想理辛柯的样子。

    辛柯看出古溪脸上的不开心,哄着古溪说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你别不高兴。我只是想告诉你,曾经有人在这里自杀过,你走过来的时候没发现,这里原来也是有路的吗?.......这条道路虽然很窄,但是以前也算是繁华的,以前这里被称为学校的“后花园”,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极美的名字叫“岛”。可是就在两年前,这里死去了一个女生,听别人说是为自杀,到底是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这里,所以这条路也就荒废了。”

    辛柯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语气是极低的,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似的。只是古溪不知道,辛柯正在讲的这个故事就是自己深着的姐姐的故事。

    古溪听着辛柯的话,顿时觉得全凉飕飕,条件地从凳子上坐了起来,走到了辛柯的边。

    辛柯看着古溪害怕的样子,便轻轻地靠在了亭子的柱子上,他对着古溪笑了笑,说道:“你害怕了?”

    古溪听着辛柯的话,顿时知道辛柯在开自己的玩笑,就走到了辛柯的边,开始打起了辛柯。辛柯也不反抗,只是对着古溪一个劲地笑,说道:“好啦!好啦!别打了,古溪大小姐,我求饶,好吗?”

    古溪听到辛柯求饶的声音,也就停下了自己的手。但还是好奇的问了一下,“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辛柯轻轻地说道:“你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觉得假的,那就是假的。不过这不是重点,就算你真的要说出去,别人也不会来的。.......而且这么漂亮清净的地方,难道你真的想和别人分享吗?”

    古溪听着辛柯的话,虽然也同意辛柯的话里的内容,但总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她又反问道:“你说的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辛柯走到了亭子的中央坐了下来,对着古溪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有时候活人要比死人还要恐怖?而且她又不认识你,她是不会伤害你的。所以你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说着,他就去拉古溪的手。

    古溪对着辛柯笑了笑,说道:“好啦!我才不怕呢?我是谁啊!我是古溪,我天不怕,地不怕!岂会怕鬼。”说着就大笑了起来。辛柯看着古溪的笑,顿时也就开心了。

    但是,在辛柯浅浅的微笑里,隐藏了太多的绪,这是古溪没有看出来的。

    古溪被辛柯拉着手,坐到了辛柯的左边的凳子上。辛柯看着古溪微笑的脸庞,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他拉着古溪的手,脸一下子就躺到了中央的桌子上,傻傻的盯着古溪看着。

    古溪看着辛柯看着自己的眼睛,总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总觉他看的不是自己,而是透过自己看着别人。但是古溪也没有想太多,就松开了辛柯拉着自己的手。

    辛柯看着古溪不好意思的脸,说道:“别误会,我不会占你便宜的。我对你没有其他的想法,我只是觉得你很像我的某个妹妹,所以我喜欢牵着你的手。”

    古溪听着辛柯的话,心里却有点生气了。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但是这种绪,只有写进心里,不能表现出来。

    辛柯抬起头,对着古溪说道:“那你想好了,要做我的妹妹了吗?”

    古溪看着辛柯真诚的脸,说道:“好啊!我又不吃亏。”古溪回答的干净利落,仿佛理所当然。

    可是,这句话一说出口,就注定了她和辛柯缘分,这辈子她和辛柯剪不断的缘分。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