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柯,完美少年(一)

    苏夏看着卜染月松开了手,也就停下了下楼的脚步。古溪看苏夏没有动,也就停了下来。卜染月看着停下来的两人,撒似地说道:“走啦!快走啦!不要停下来嘛!”

    古溪看着卜染月的脸,打趣的说道:“好啦!就算要让我们见帅哥,也不用急的啦!你看,现在还早呢,天都没有黑,难道还怕我们看不到帅哥的脸吗?”

    卜染月笑着,说道:“你这就不懂了吧!美的东西谁不,谁抢到先,就是谁的?你说呢,姐姐我不贪心,所以才拉着你们俩。要是我再贪心一点,我就先下手为强啦!”

    苏夏听着卜染月的理论,说道:“我不感兴趣,要去你自己去吧!我回去了。”说着,就转向教室的方向走去了。

    卜染月看着苏夏要走,连忙连哄带拉的把苏夏拽了过来,一边谄媚的说道:“美女,大美女,好啦!就满足一下下我的美之心,好吗?走啦!走啦!一起去看看嘛!而且我听说,此少年文武双全,过了这家就没这店了,别错失良机啊!”卜染月一边手舞足蹈的说着,一边使劲地和古溪使眼色。

    古溪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低头继续吃起了自己手里的刨冰,而且慢慢地站到了苏夏的旁边去了。站在一边的苏夏倒是极为的淡定,就像在看一个开场的笑话。古溪看着苏夏的表,也开始用看笑话的眼神盯着卜染月看。

    卜染月看着两人,也没管她们投来的鄙视的眼神,就继续拉着古溪和苏夏向前走去了。这一次古溪和苏夏倒是很配合,也没有反抗。

    场一边的大树下,是一排的公告栏。场上只是偶尔有路过的学生,不过都是匆匆而过,倒是有几个男生路过时,不停地盯着苏夏看。再往前看,就是校门。远远地看去,校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的人,男生女生都有。苏夏看着在一旁上蹿下跳的卜染月,有点微微地不耐烦地问道:“你这是叫我们来干嘛啊?看闹总得有人捧场吧!你说的帅哥在哪里呢?这场上人都没几个人,我们站在这里到底是要干嘛?”

    卜染月看着古溪依旧不忘记放下手里刨冰,一个劲的吃着刨冰里的水果,而苏夏明显的有点厌倦,但卜染月还是很开心地说道:“你别吃了,让你们看的帅哥在那儿。”

    卜染月指了指树荫下那块办黑板报的地方。古溪放下手中的勺子,顺着卜染月指的方向看了去,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的男孩子在黑板上画着什么。因为他背对着她们,她们也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在他的上,一个个闪着光的斑点,就像一个个跳动着精灵。

    古溪被男孩子上的光点迷昏了眼,但依旧故作淡定地说道:“你说的就是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嘛!除了那一头长发。”

    苏夏也没理会站在一边心奋不已的卜染月,说道:“这就是你眼里的帅哥。我看着他那一头长发,就知道他不是我的style,还真把自己当艺术家的感觉,狂妄自大。”

    古溪听着苏夏的口气,突然觉得苏夏的话很奇怪。刚刚淡定地不能再淡定地苏夏,淑女的不能再淑女的苏夏,怎么这会儿说话就像吃了火药似的。句句话都针对那个男生,仿佛几百年前跟他结了仇似的。但是古溪不知道,苏夏的心里已经有了归宿,而有了归宿的女孩,对其他男孩子的评判总是按照自己心仪的男孩的标准来衡量。

    卜染月看着苏夏一脸不屑的模样,略带讽刺的说道:“大美女的眼光固然高,我相貌平平,又没姿色。能有这样的男生喜欢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古溪听着卜染月的话,知道她心头不快,就连忙打岔着说道:“我倒是很有兴趣,而且我还没看过他的正脸,也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等见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再评判吧?”

    卜染月听着古溪的话,连忙接着说道:“就是,就是,再说了,头发是可以剪短的。我们看的又不是头发,脸才是最重要的,你说是吧?你还没有看他的脸,怎么就知道他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了?”她一说完,就拉着古溪向前走去了。

    苏夏虽然不喜欢卜染月这样跟自己说话,更也不喜欢她大大咧咧的样子。在看着古溪被卜染月拉走时,也立刻就拉住了卜染月拉着古溪的手,说道:“你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貌协会者,你的那些歪理论,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古溪被她们两个人拽着,脸色也变得极为的难堪,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更加地不知道应该要帮谁。

    卜染月看着苏夏,也不管那么多,盯着苏夏不屑地说道:“知道你苏夏清高,还不是把贝克汉姆的的照片贴在了自己的墙上吗?像你这样漂漂亮亮斯斯文文的淑女,我才不信你还真的喜欢足球,恐怕的只有贝克汉姆那张俊俏的脸吧?”

    苏夏被卜染月的话,弄得无言以对,也就不再争执,一边也就松开了拉着古溪的手。但是卜染月不知道,她的这一句话,真真切切地戳到了苏夏的软肋。卜染月不知道,苏夏之所以喜欢贝克汉姆,完全是因为她喜欢的男孩子的偶像是贝克汉姆,所以苏夏才很努力的去了解贝克汉姆的一切,而且还像小女生一样把贝克汉姆的海报贴在了自己的墙上。

    古溪看着在一边有点发呆的苏夏,虽然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卜染月硬生生的拽走了。

    卜染月因为苏夏的话,也不管站在一边脸色已经极为难看的苏夏,更加地没有顾忌古溪无奈加无辜的表,就直接拉着古溪向前走去了。苏夏看着古溪被拉走了,也就只得跟在她们的后。但内心却像打翻了的五味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但过了一会儿,苏夏依旧强忍着微笑着。

    或许只是卜染月无意的一句话,但还是将苏夏潜藏地绪拉扯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