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你骄傲的翅膀

    阿姨听着女生的话,脸顿时变得极为的难堪,但还是笑嘻嘻的说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寝室的住宿安排都是随机的,我们也只是按照规定安排而已。今天中午我们也是临时才接到的通知,才知道这间寝室要留给你们,可是这间寝室已经安排人先住了,你也不要让我们太为难嘛?”

    女生看着阿姨,笑了笑。说道:“我为难你们,是吗?那好!我自己来处理,你们看行吗?”

    刚刚说话的阿姨尴尬的笑了笑,另一位阿姨说道:“我看啊,你处理的话,肯定比我们俩处理要好得多。”

    女生听着阿姨的话,说道:“好吧,好吧!我懒得和你们说,我自己和她商量?”

    女生看着古溪,眼睛里完全没有一点点友善的感觉。她说要和古溪商量,与其说是和古溪商量,不如说是向古溪挑衅或者说宣战。

    “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以免让门外站着的人看我的笑话,觉得是我倚强凌弱,有失我的素质。......你也看到了,这个寝室除了你,其他的都是尖子班的学生。你在这里,只会让你难堪。所以我只是好心建议你,趁早搬出去比较好。你觉得呢?”

    女生看着古溪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生气,或者有其他的表,便有点愤怒的说道:“如果你不搬的话,我会让老师来解决,你也知道这间寝室学校现在已经安排给我们尖子班的学生住,你根本就没有资格住进来,本就应该立刻搬出去。现在阿姨不想麻烦老师亲自跑一趟,我也不想,那就让你自己决定,你到底是搬,还是不搬?”

    卜染月听着女生威胁古溪的话,一下子就气得从上站了起来,对着女生说道:“我们就不搬,你想怎么样?”

    女生看着卜染月,轻蔑的说道:“我不想怎样,我只是想告诉她,如果她不觉得难堪的话,当然她可以不搬。但我也可以让老师上来处理,你们都应该知道老师上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苏夏看着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还拿出老师来吓唬人的女生。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她暗暗地庆幸自己当初选择进入平行班,而不是尖子班。她也没有按照校长的安排,和这位女生认识,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苏夏轻轻地从上坐了起来,对着站在一边的卜染月说道:“染月,你先坐下,说好了这件事我来处理。”然后低头对着古溪温柔的说道:“小溪,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相信我!”

    古溪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苏夏,没点头,也没摇头。她不知道苏夏想要做什么,但是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去说,也不想去做,所以她不反对苏夏的要求。或许,苏夏她真的可以像昔年和汤子怡她们一样,能尽自己全部的力量为自己争取些什么,至少可以挽回一点点自己失去的颜面。

    卜染月恶狠狠的盯着女生哼了一声,就用力的坐了下去,古溪轻轻地将卜染月的手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手里,不知道是为了给自己勇气,还是为了给卜染月勇气。

    苏夏看着古溪和卜染月的神色都变得很平静,便淡淡地对着女生说道:“你是陈辛吧?”

    女生不屑地看了一眼苏夏,傲慢地说道:“我就是。”

    苏夏完全没有看陈辛的脸,只是盯着她旁边的阿姨,继续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以本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的,而且第一志愿不是这所学校,是因为落选了,才被迫来的这所学校吧?至于....落选的具体原因,我怕你觉得难堪,我就不说了,相信你自己应该很清楚。”

    陈辛听着苏夏的话,她的表微微的有点紧张,眼神也开始不停地闪烁。

    她看着苏夏淡定的一张脸,总觉得这张脸自己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便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夏这才看了陈辛一眼,虽然陈辛此刻的表已经出卖了她,苏夏的细致已经觉察出了她内心的不安和害怕。但苏夏依旧没有停止说话,她知道如果这次不让陈辛彻底地投降的话,注定她们以后见面会更加的难堪和尴尬,苏夏便沉默着继续说道:“今年的新生代表发言人,而且还是校长亲自指定的,这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啊!”

    陈辛的脸已经彻底地变了颜色,但苏夏的表依旧只是淡淡的。陈辛根本猜不到苏夏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更不知道苏夏下一句要说些什么,便鼓足勇气的问道:“你是苏夏?”

    苏夏还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谢谢你,还知道有我这个人,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这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无论什么样的纸总归是包住火的。”

    她看到陈辛看着自己表,无奈和不安,还有害怕。她知道陈辛不想让她再说下去,而且自己所说的这些已经足够让她不再会伤害古溪和自己了。便说道:“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想说些什么。我只是告诉你,在这世界上,你可以排行第三,但那不算赢。尽管你获得了第二,你也还是个输家。只有拿到第一,才是最大的赢家。”苏夏只是淡淡的说着,听的人却觉得冷得毫无温度可言。

    陈辛的脸色,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骄傲气,完全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而且脸色也异常的难看。

    苏夏看着陈辛的脸色,心里暗自庆幸,这一仗总算结束了。但是,为了古溪,她还是忍着心里的绪,对着陈辛冷冷地说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也记着的。希望你的那句承诺,将是一句胜利的宣言。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介意,我乐意奉陪到底。”

    陈辛看着苏夏犀利并冷漠的眼神,顿时就沉默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