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平复了

    古溪过了大概几分钟后,绪才稍微平复了。她从苏夏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对着她们俩笑了笑,说道:“我没事儿,不要担心!我们回学校去吧!”

    卜染月看着古溪笑了,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她,便试探地问道:“真的没事儿吗?”

    古溪一只手拉过卜染月的手,笑着说道:“没事儿,真的没事儿了。”另一只手轻轻的擦去了眼角的眼泪。

    苏夏心里很清楚,在古溪微笑的背后藏着很多古溪不想让人过多关心的关于自己的心事。

    有些时候,以一个陌生人的姿态,对某些东西保持沉默将是最好让对方停止伤痛的方式。虽然有时候,某些伤痛不能逃避,但是强行的追问将是在对方的伤口上再添新伤,这一点苏夏心里很清楚。她看着古溪笑了,知道她的心因为哭了一场,已经舒畅了很多。

    苏夏听着古溪对卜染月的回答,也就顺水推舟的对着古溪说道:“没事儿就好了,我们走吧!”说完,她们就转朝学校的方向走去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苏夏和卜染月都很有默契的避开了刚刚古溪哭的有关话题。她们三个人手牵着手,走在拥挤的大街上,聊着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儿和青里的梦想。路上的人们看着她们一张张洋溢着欢乐的笑脸,青的气息就像奔腾的河流一样,顿时让人的心大好。

    她们一路上都是笑呵呵的,开开心心的就各自回寝室去了。虽然古溪在欢乐的笑声中渐渐地结束了自己悲伤的绪,但是我们不可预知的事太多了。有些事原以为自己做了足够坏的打算,其实那只是我们一厢愿。在形已经足够坏的时候,上帝还是会无地摧毁你那少得可怜的想象,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在古溪把苏夏和卜染月送回寝室后,她就独自返回寝室去了,虽然她们俩也说要陪着古溪一起回去。但古溪还是委婉地拒绝了她们的请求,因为有些人、有些事必须面对,逃避只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就像人的上长了肿瘤,如果不及时的治疗,只是让毒瘤恶化。因为肿瘤不会因为你已经足够悲伤,足够疼痛而怜悯你,再给你喘息的机会。

    正当古溪准备用锁去开门的时候,门却自己开了。古溪只看到里面站着十多个人,其中还有今天在楼下给自己钥匙的阿姨。古溪很困惑,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寝室突然就来了这么多的人,竟然连阿姨都上来了。

    大概过了几分钟,楼道里就传来了古溪和阿姨激烈的争执声。苏夏和卜染月听到楼道里传出来的争吵声,也立刻开门赶了过去。当她们赶到古溪寝室门口的的时候,门外已经站满了来看闹的人。

    她们在门外听到古溪哽咽的声音,以为古溪被欺负她们了,就立刻从人群中钻了进去。当她们进入寝室后,才看到古溪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上,对面站着两位凶神恶煞盯着古溪说话的阿姨。

    古溪的表是淡淡的,她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站在对面对自己指指点点的阿姨。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