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如何告别

    古溪一行人在校门外,随意的找了一家餐厅坐了下来。虽说只是随意,其实是很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家有位子的餐厅。古溪从小到大,很少经历如此的场面。用古溪的话来说,她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小说里面别人说的,占位子就像进行了一场星际大战的感觉。

    抢位子的整个过程是辛苦的,不仅要考眼力,而且还需要技巧,不过古溪倒是很喜欢那种抢到位子的感觉。因为看着很多和自己刚刚一样,在门外来回张望着寻找位子的人,内心就很庆幸自己抢到了位子。

    虽然古溪的心里在庆幸着,但还是觉得自己的内心有点小小的邪恶,所以古溪她是匆匆忙忙的就吃了一顿午餐。其他人看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而且整个餐厅的空气很是闷,大家也想尽可能快的离开这个空间。

    餐厅墙壁上的风扇已经被开到了最大的风力,但是风扇的风却是一搭没一搭的吹着,完全不能吹散每个人上的气。在古溪她们还没有开始吃饭的时候,上的汗已经湿透了衣服,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快速的吃完了午餐。

    在大家吃完了午餐,古爸爸在前台结完帐以后,就是离别了。虽然古溪只是短暂的半个月时间离开自己的父母,但不舍的绪已经出现了。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的怀抱,古溪虽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舍,但古妈妈的绪却有点不舍。

    古妈妈从一开始吃饭的时候,绪就有点不舍了。她每等服务员上一个菜,她都会使劲地往古溪的碗里夹菜。虽然古溪一个劲的说“够了,妈。不要了,不要了。”,但是古妈妈却置若罔闻,最后连自己也没怎么吃东西,就看着古溪吃了。

    古溪是一个亲感不太浓烈的人,或许是因为自己小时候长时间跟着爷爷生活的缘故。古溪已经渐渐地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吃饭。

    虽然爷爷和很疼古溪,但因为古溪和爷爷感沟通上存在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又长时间没有得到解决,这也渐渐地导致了古溪在对亲中的某些感的感知上存在很大缺陷。毕竟古溪和爷爷是生活在不同年代的人,她们不同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也导致了古溪开始有点封闭自己的思维,甚至不再愿意和家里人有过多的感交流。

    尽管如此,古溪看着妈妈不舍的样子,她的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点难过。

    古溪是自己父母的,虽然这并不灼。但是古溪却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表达着,她不喜欢流泪,虽然她悲伤的时候总是流着泪,但是这个时候,古溪更希望看到的是母亲微笑的样子。而且,古溪觉得要跟自己天天见面的父母说“再见!拜拜!”,这是一件很奇怪而且很难为的事,这就像对着父母说“我你们。”一样。不同的在于说“我你们。”是一种愉快的绪,而“再见!”是一种类似于悲伤的绪。

    或许很少有人会懂,但在古溪心里的另一个角落,她觉得自己如果说了这些话,似乎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一种永久的离别,就像外公离开自己一样。

    古爸爸不准备让古溪她们去送他们离开,但古溪看着妈妈的样子,也有点不舍。在古溪的强烈要求下,爸爸才答应要古溪去公交站台送她们回家。古爸爸之所以不同意古溪的要求,是因为天气实在太,他担心古溪以及跟着古溪的苏夏和卜染月中暑。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