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白,很简单

    卜染月的突然出现,就像天上突然掉下来的一个定时炸弹。因为完全不在预料范围之内,所以顿时就让现场的人转移了空间和时间。

    尽管她的出现,让苏夏觉得来得太不是时候。但是也因为她的出现,刚好缓解了现场所有的尴尬。

    刚刚因为肖冰洋那一句玩笑似的话,肖阿姨的脸又再一次回到了紧张的状态,肖阿姨猜疑和不安的云,又开始笼罩在了古溪的头顶。

    卜染月是跟着古妈妈和古爸爸一起下楼来的。苏夏和古溪跑得太快,似乎有意识的要远离自己,所以卜染月也就很识趣的跟在古溪父母的后面,和她们一起下楼来了。虽然心里在抱怨着古溪和苏夏,但也就这样了。

    可是在门口的时候,她看到古溪、苏夏和肖冰洋高高兴兴的聊着天,绪一下子就上来了。

    卜染月是个急子,无缘无故生气是她的特长。

    朋友之间的吃醋,对她来说也是常有的事儿。尽管她和古溪、苏夏才认识几个小时而已。

    当卜染月对着古溪和苏夏吼道:“小溪,苏夏,你们俩混蛋!”

    古溪和苏夏完全不知道,卜染月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气,她们连忙向卜染月走了过去,“怎么了,染月,我们哪儿又招你了?”古溪问道。

    卜染月看着苏夏和古溪无辜的盯着自己的眼神,气冲冲的说道:“你们俩都跑了,把我一个人扔在后面,你们还说没什么吗?”

    古溪看着卜染月生气的脸,说道:“好啦!好啦!我们错了,行吗?姐姐你别生气啦!乖,我和苏夏给您赔礼道歉,行吧?”

    古溪调侃的话语,让卜染月更加的生气。她看着在一边站着的肖冰洋,正在盯着自己看,心中嫉妒的小火苗顿时就燃烧了起来,对着肖冰洋就喊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肖冰洋听着卜染月的话,一点儿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的确没见过声如洪钟,器宇轩昂的美女。”

    肖冰洋一句调侃的话,让卜染月哭笑不得,又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好啊!你们几个连着欺负我,你们太过分了,我不理你们了。”说着说着,就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苏夏看着卜染月赌气离开的样子,假装不在乎的说道:“你走吧!我们可不会挽留你。小溪,你也不要伤心啦!正好,一会儿我们吃饭少了染月啊!还可以为叔叔节约一笔呢,你说是吧?”

    卜染月正准备离开,却听到落井下石的话,一下子就转过来,对着苏夏说道:“好你个苏夏,看你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原来你和古溪没两样,也欺负我。”

    苏夏笑了笑,说道:“染月,别小孩子脾气了,我哪里欺负你了,我只是实话实说。你看看你,跟我和小溪置什么气嘛,有必要吗?叔叔阿姨都还在听着呢?你不给小溪和我面子,也得给叔叔阿姨面子啊!况且你刚刚都答应叔叔了,一会儿一起去吃饭的,怎么可以说反悔就反悔呢?你说,这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们的错了?”

    苏夏的能言善辩,顿时就让卜染月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她知道自己怎么也说不过苏夏,也就只得稍微放缓自己的绪。

    卜染月看着苏夏,说道:“就知道你会说话,我说不过你。我保持沉默。”然后看着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叔叔和阿姨,脸上就有点尴尬了,便很不好意思的对着叔叔阿姨撒似地说道:“叔叔、阿姨,我只是生她们俩的气,没有要和你们生气的。”

    古叔叔笑了笑,说道:“染月,你那都是气话。叔叔阿姨哪里那么小气,会和你们这群孩子置气呢?你就听苏夏的话,一会儿啊,和叔叔阿姨一起去吃饭,不然真的就是不给叔叔阿姨的面子了。”

    卜染月看着古爸爸的脸,像个孩子一样笑了笑。说道:“知道,知道了。”

    古溪看着卜染月已经开开心心的了,也就放心了很多。

    没心没肺的好处,就是什么都可以很坦然的面对,因为来不及思考太多。卜染月的没心没肺,就是天塌下来也不会计较太多,她不会怪任何人太久。埋怨,只是那短暂的一刻钟的时间,下一秒就会努力的忘记。她的心单纯着,行为像个率真的男孩子,她不会刻意的去维持自己的形象,也不会认真地去感受旁人的绪,所以她一直单纯并简单的幸福着。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