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秒的微笑

    苏夏说完,就将手伸向了古溪,准备将古溪从地上拉起来。

    古溪虽然声音已经哽咽,让人觉得她很脆弱,像风中的小草,随时可能会倒下。但是没有人知道,就在古溪从地上站起来的那一秒,她已经决定了将和室友一刀两断。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至少自己真的开始果断的下决定,不再依靠其他的人。

    那一秒,古溪微笑了。或许,别人并不懂那个微笑的含义。

    苏夏看着古溪微笑了,也笑了。

    每个人都是骄傲的,古溪也是骄傲。那种骄傲是骨子里的,虽然带着倔强的味道,甚至这种倔强可能会伤害自己和他人。但是古溪已经决定,便不会在松手。而且在古溪的眼里,自己认定的友,她是不会容许其他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

    别人可以伤害自己,可以不给自己留足够的面子。但决不许不给自己的朋友,留足够的面子。这是古溪的选择,也许苏夏她们都不懂。

    古爸爸看着古溪站了起来,心也就放松了很多。古妈妈站在古爸爸的旁边,刚刚也慌了神,看着古溪站了起来,就将古溪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对着古溪说道:“没关系!小溪,我们下楼找阿姨去,我们把寝室给换了,让你和染月她们住一个寝室。”

    古妈妈原以为古溪会支持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古溪却从妈妈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对着妈妈微笑着说道:“真的没关系的,妈!我们都收拾好了,我不想麻烦着去搬寝室。而且我不想屈服,我不差的,妈。”

    卜染月听到古溪不愿意从寝室里搬出来,绪有点激动地说道:“小溪,为什么啊?你搬出来啊,和我们俩住一起,多好啊!我们还可以互相照顾。”

    古溪对着卜染月摇了摇头,说道:“染月,我知道你的好意,我接受了。但是你不会懂得,我真的不想从寝室里搬出去,我更不想一开始就屈服,一开始就被别人踩在脚底下活着。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竟然来了这里,我必须是不一样的。”

    卜染月听着古溪的话,完全听不懂古溪的话。她用略带生气的语气,对着古溪说道:“小溪,你怎么可以这么倔强呢,你何必为难自己?她们今天都这样了,我都快受不了了,你怎么还可以忍受。她们今天当着我们的面,都敢这样做,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对你做什么,你真的就不害怕吗?”

    古溪听着卜染月的话,虽然知道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关心自己,但是她并不想就这样屈服了。所以,古溪还是对着卜染月说道:“没事儿,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她们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所以她们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向我挑衅。我相信她们不会对我做什么的,也不敢对我怎样。”

    苏夏看着古溪一副倔强,不容改变的眼神,也就附和着说道:“既然是小溪你的决定,那我会一直无条件支持你的,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小溪。”

    古溪看了一眼苏夏,微微笑了一下,说道:“那就这样吧!我们走吧!吃饭去,我们不要因为刚刚发生的事儿而影响我们的心。”

    卜染月看着古溪的绪变得跟天气一样,也很困惑。而且心里对古溪拒绝自己的提议,也有点小小的绪。但看着古溪和苏夏已经朝楼下走去,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发生似的,也就只得跟着下楼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