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

    在唐辰离开不久后,古爸爸很快就过来了。在这期间,古溪没有开口和妈妈说话,只是安静的躺在墙上,任思绪被夏季的风随意的带到遥远的角落。

    夏季的风,拂动着古溪的发,依稀可以看到古溪眼里的不安,以及斑驳的光点。

    沉默就像是随风飘进大海里的沙,沉入海底,就再也看不到点点星光。只是那流淌在海底的绪,却永远画不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因为思念,因为无奈,也因为

    古溪拖着行李箱到达寝室门口的时候,时间正好十一点十一分,这不算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对于数字很敏感的古溪,笑了笑,又提起东西向前走去了。

    寝室的大门是两扇敞开的铁门,从门上的漆可以看出,时间流逝的痕迹,再往里一看,是一扇大大的穿衣镜,不知见证了多少青涩的面孔,无人可知。

    她拖着沉重的行李向里面走去,一条长长的楼道,深不见底的黑暗笼罩着整个空间。昏黄的灯,透着懒洋洋的气息,没有半点的生气。古溪看着寝室这般光景,顿时心就凉了一截。

    古溪害怕黑暗,她觉得黑暗就像一张网,会困住孤行者的灵魂。在家里的时候,古溪总会开着一盏灯睡觉,这样她就会觉得很有安全感,尽管偶尔还是会被噩梦惊醒。

    古溪不敢再想象以后自己住校的子。她把行李放在一边,给爸爸说了一声,就向人群深处走去了。排队的人群,就像一个个饥饿的灵魂,四处张望着,在等着上帝的施舍。看着她们这一群人,古溪深深的觉得自己以后在寝室的子,就像自己头顶上的灯,被岁月的尘埃笼罩着,将永远透着深深的光。这种光有一种邪恶的力量,让人的心停再也跳动不起来,牢笼般的感觉顿时占据了整个心。

    过了好久,才轮到了古溪。她安安静静的填完表,没有与阿姨进行太多的交流。虽然阿姨一直在一边很的询问着古溪的一切,但是古溪只是礼貌的一句又一句的回答着,而心里却十分厌恶这种感觉。这让古溪有一种处监狱的感觉,自己的年纪、民族等一切份,被一层又一层的拨开,这让古溪觉得很不自在。

    古溪在阿姨手里取过寝室门的钥匙,就准备离开了。没有多余的客,反而阿姨对于古溪的冷淡,似乎有点不习惯。在古溪转准备离开的时候,问了一句:你是那个班主任的学生?

    古溪只是淡淡的扔了两个字:程昱。就离开了。

    古溪后的人,都盯着古溪离开的背影看着。有的人在底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古溪虽然没有回头看,但是能感觉到后的人投来的异样眼光。

    古溪回到门口时,古妈妈已经坐在门口的木凳上等着自己了。古爸爸看着无精打采地古溪走了过来,问了一句:“小溪,怎么了,不高兴?钥匙拿到了吗?寝室在几楼?"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