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感觉

    古溪看着唐辰眼里的悲伤,心微微的疼了一下。因为就在自己和唐辰的眼睛对视的那几秒的时间里,她从他的眼里看出他内心的无奈,尽管自己的心被触动了,或者也被他的眼神里的绪所感动了。但是很快地,古溪便从唐辰的眼神里抽离了出来。

    唐辰看出了古溪眼神里的慌乱,他微微的笑了一下,便不再说话。感上的缺失,有时候未必不是一件好的事。他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那么一切都会恢复平静。

    唐辰并不是一个在感上站主动地位的人,但是他绝对是一个能坚守到最后的人。他不想过多地去猜测古溪的心思,虽然他从古溪的神中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古溪的绪,但是他不愿意去揭开。

    人的心思就像一个装着机关的漂亮盒子,你可能会迷恋盒子美丽的外表,想知道它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但是在你不了解它的时候,你没有必要去冒险打开它,也没有必要去识破它的机关。因为你可能会被你所有的好奇行为误伤,然后让整个盒子不能再正常的运转;还有可能自己轻轻松松的打开了盒子,才发现,里面原来什么也没有装。

    唐辰再傻,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不会干出那么愚蠢的事来。既然古溪不愿意表现的绪,那自己就当做没有看到,更没有必要去揭穿它。

    再说了,他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等她。只要古溪还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他便觉得一切安好了。

    古妈妈一直站在古溪的后,静静的看着发生的所有事儿,听着古溪和唐辰所有的对白,她没有插一句话。有些时候,保持沉默是有必要的。即使是作为母亲,也需要给自己的孩子留下足够的空间。

    古溪不介意让自己的母亲知道关于自己和唐辰之间的事儿,所以她没有要求自己的妈妈回避整个过程。当然,古妈妈在古溪不介意的况之下,可以像一个观众样安静的观看正在发生的所有的故事,但不能轻易地发表任何看法,这是古溪和妈妈的默契。也许对于其他的母女而言,这是一种无法达到的境界。

    古妈妈虽然有时候脾气像一个孩子,但是她知道有些事只有孩子自己经历了才会明白,而父母是无权干涉的。而且古溪向来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思维的空间,她也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和面对一些事,所以自己不必为此担心。而自己应该做的就是给她创造一个好的的环境,让她自己独立地去思考。

    尽管对于青期的古溪来说,她开始有了自己的**,古妈妈也会选择尊重,因为她她的女儿。但是有些事,一旦被曝光在太阳底下后,必然会造成伤害,就像此刻的古溪和唐辰的关系。父母应该做的不是让他们远离这些伤害,而是教她们懂得如何在伤害之后保护自己。父母对子女的,有时候也需要勇敢的进行选择。

    古妈妈心疼古溪谁都知道,除了像刚刚在教室里用自己的言语来保护古溪之外,她也知道什么时候该保持沉默。因为古溪的内心世界,她永远进不去。虽然她也曾尝试过,但都失败,反而古溪越来越把她当做一个需要被照顾孩子。

    古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因为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就像飞出去的子弹充满着杀伤力,自己的心开始觉得愧疚,所以才吸了一口。但是看着她不顾墙上是否干净与否,就径直的向后靠了过去。就知道,她的确是累了。

    唐辰看着古溪靠在了墙上,他也靠了过去。虽然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但是古溪还是警觉地向右挪了一点,然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古妈妈看着靠在墙上默不作声的两人,虽然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是依然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那种微妙的绪。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