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我,当井底之蛙。

    “既然老师这样说,那我就多谢老师了,我们家小溪,以后就要让老师多费心了。”古爸爸客客气气地对着班主任说道。

    班主任也很客气地说道:“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不用太客气。再说了,我们对每个孩子都是一样的,虽然在平时我们是他们的老师,但是私底下,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古溪看着班主任一脸毫不介意的样子,还说自己很喜欢有个的人。关键是还不停地和古爸爸客,顿时就让古溪觉得他更恶心了。因为古溪一直不喜欢和人近乎,这也是她们五个好朋友之间的通病。

    记得三年前,古溪刚进入临江中学读书那会儿,第一次期中考试后,古溪的成绩很不理想。古妈妈为了让老师能够在平时多关注一下古溪的学习,准备请她的班主任吃饭。古溪为了拒绝妈妈的要求,就说了一句很精辟的话。

    她说:你请老师吃饭,还不如请我吃顿好的补补脑子,这样更实在。

    古溪看着后的一群人,都在等着自己能把事早点解决。而且出于内心邪恶的想法,也想看看班主任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的个

    “老师,我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你先把表给我。你可以一边和我爸聊,我一边也可以把表给填了。而且我后面还有一群人在排队等着呢?总不能因为我一人,而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吧!鲁迅先生可说了,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我可不愿意谋别人的财,害别人的命,那太血腥、太暴力了。你说,是吧?”古溪说道。

    古爸爸听着古溪的话越来越没正经,便说道:“小溪,你怎么对老师这样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古溪连忙接着古爸爸的话,理直气壮地说道:“爸,我平时也是这样说话的啊!我又没有说错,现在时间真的已经很晚了,不是吗?而且刚刚老师已经说过了,他很喜欢我的个啊!这就是我的个啊!”

    班主任看着古爸爸带着责备的语气对古溪说话,连忙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孩子嘛!而且古溪同学也是好心提醒,没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就把表递给了古溪。

    古溪看着班主任把表格递给自己,连忙说了一声:“谢谢!”就再也没有搭理他,埋下头填写表格去了。

    古爸爸也只得尴尬的对着班主任笑了笑。

    班主任看着古溪写得一个个隽秀的字,带着夸奖的语气说道:“古溪同学的字,写的很不错嘛!苍劲有力,丝毫不受束缚,和她的格倒是很像啊!”

    古溪听着班主任的夸奖,微微的抬了一下头,对着班主任勉强中带着苦涩地笑了笑。

    关于古溪的一手好字,全是她爷爷手把手教成的。别人都说字如其人,但古溪的字虽然看着洒脱不羁,行云流水。事实上,古溪的格里却缺少这些东西,或许这些东西真的存在于古溪心中的某个角落,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表现得却不够极致。因此,这一直是她爷爷的遗憾,同时,也是古溪的致命伤,她从不愿意别人单独地提及她的字。

    古爸爸听着班主任夸奖自己的女儿,有点骄傲却也不好意思地说道:“这都是她爷爷手把手教的,也算是小溪的领悟强,竟然给练出来了。”

    班主任盯着古爸爸看着,随意的笑了笑,说道:“以后可以让她做班上的记录员,很不错!”

    “别抬举她,她不行的。”古爸爸听着班主任准备给古溪当班委的机会,连忙说道。这句话里半是拒绝,半是出于对古溪的了解。因为古溪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她太执着,执着的有点固执。

    古溪虽然听出了班主任的弦外之音,她明白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古溪是个聪明人,在临江中学读书的三年时间里,她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上不会掉馅饼,很有可能掉下来的冰雹。砸住的不一定是头,有可能是心脏。

    班主任的话,旁人听着似乎是很重视自己,但是对于一个曾经破坏自己最大利益的人,谁又会那么大方,说不介意,就真的不介意呢?而且,在古溪抬头看班主任的时候,明显的看到了他那一张脸正在邪恶的笑着,这顿时就让古溪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古溪在心里想,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以为别人是傻子的人,才是真的井底之蛙。而且从一开始,古溪就从未想过要竞选什么班委,自己不感兴趣的事,要强加在自己的上,明显是折磨自己嘛!关键是因为刚刚发生的这些事儿,古溪对班主任的印象已经大大的减分了,已经习惯地把班主任往黑暗面想。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