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青涩班主任(一)

    古溪在报完名以后,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便转,匆匆忙忙的往场上赶去了,在场转角处,她看到旁边有个老,正在用手在垃圾箱里不停地寻找着空瓶子。

    古溪的心突然被触动了一下,就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的把矿泉水瓶里剩下的矿泉水都喝进了自己的肚子里,然后走了过去,把空的矿泉水瓶递给了那位老

    老看着古溪把喝完的瓶子递给了自己,连忙接过来,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抢了去,并感激的对古溪连续的说了好几声:“谢谢!谢谢!谢谢!”

    古溪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把瓶子递给老以后,就快速的向场飞奔而去了。

    古妈妈站在场的树荫里,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扇子。看到古溪朝自己飞奔而来,就连忙挥动手中的扇子,示意她们在这里。可是古溪完全没有看到挥舞着扇子的古妈妈,就顺着人流朝左边走去了,古妈妈连忙大声地叫住了向左走的古溪,对古溪大声地喊道:“小溪,我们在这儿。”

    古溪听到古妈妈在叫她,连忙转过头,就看到了站在树荫下的古妈妈和古爸爸,于是就小跑着到了她们的边。古爸爸看着古溪,接过了她递过来的入学手续,顺口问道:“入学的手续,都办妥了吗?”

    古溪喘着气,弯着腰,说道:“都好了,我们走吧!我刚看了一下时间,都快十点了,一会儿又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如果我们不再快一点的话,可能要等到下午才能把事办完。”

    古爸爸很欣慰的说了句,“那就好,我们快走吧!”说着就拿起了行李箱,准备出发的样子。

    古妈妈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古溪,有点心疼的说道:“你看你,大天的跑什么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接着,又转过头看着古爸爸,说道:“都怪你,本来可以提前到学校的,让你打出租车,你不听,非要节约那几个钱,等什么公交车。现在好了吧!人这么多,看把孩子累成什么样了。”

    古溪抬头看着沉默不语的爸爸,连忙帮着说道:“别说了,妈。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啊,而且这事儿又跟爸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不愿意坐出租车的。再说了,今天不是全市的学校都开学嘛!我们不管坐公交车,还是出租车不都是一样的堵嘛。所以呢?你也就别和爸恼了,好吗?”

    古妈妈看着古溪,依旧心疼的说道:“就只知道为你爸说话,你也不替自己想想。开始在公交车上站了那么久,这会儿排队又站了那么久,脚不累吗?”

    古溪直起子,快速的转了一个。对着古妈妈说道:“你看嘛!我好好的,没事儿。”然后就挽着古妈妈的手臂,撒似的靠在古妈妈的肩上,说道:“好啦!妈,我不累的,现在,我们先把正事儿干完了,其他的一会儿再说,好吗?”

    古妈妈看着古溪可的模样,顿时也生起了女之心。说道:“好吧!现在我先不和你爸计较,回去再和你爸好好算账。”

    古溪笑眯眯的看着妈妈,说道:“好啦!妈,别总是和爸闹脾气了,好吗?你看爸多心疼你啊!他把你的行李都拿走了。而我的,都没有管,全都留给了我耶。”

    这时,古爸爸已经拖着行李箱,往教学楼方向走去了。古妈妈不高兴的说道:“你爸就那样,每次我说他,他要么一句话也不说,装出一副很温顺的样子,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献殷勤,看着就讨厌。”

    古溪也不理会生气中的古妈妈的话,说道:“可那都不是因为爸爸你吗?你就知足吧!妈。”说着古溪就拿起地上的包,叫了一声,“爸。等等我!”跑着就跟上去了。

    古妈妈看古溪理也不理自己就走了,也只得拿起手提包在后面跟着。

    古溪跟着爸爸来到教学楼的时候,高一九班的教室里已经挤满了黑压压的人。古溪一看她们穿着,都是那么的简单和朴素,眼神里透着澄澈。这一切让古溪顿时觉得这里的氛围,和自己初中所读的学校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古溪初中所就读的学校,虽然算不上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但是在全省范围内也是榜上有名的。但是在这所学校里,贫富悬殊很大。很多来学校读书的学生,要么是成绩名列前茅,被学校择优录取进来的,像汤子怡就是很好的例子。要么就是有家世和背景才进来的,像古溪班上的余赫等人。当然,还有一种况就是既有家世和背景,又品学兼优的学生,比如说昔年。当然,像昔年这一类的学生都是极少数的,而像古溪这样的人,更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了。

    无论是哪一种学生,都是有潜质的人,而且在这些有潜质的学生的体里,都有着骄傲的因子,这种骄傲是这所学校带给她们的。即使这所学校中有出自于贫穷家庭的学生,她们也不会因为自己家庭的贫穷而羞愧,相反的,她们的内心不仅骄傲,而且强大的无坚不摧。

    因为这所学校针对于不同的学生,有着不同的奖励机制。这样的奖励方式不仅可以让那些学习成绩好的人继续努力,不断地为学校赢取荣耀,从而也让自己获得信心。同时,这所学校为了避免这些有家世和背景的学生,不至于因为自己学习成绩太差而被笑话,反而影响学校的整体形象,也采取了很人化的奖励机制,不仅让他们的慢慢地上学习,而且也给学校带来了不少意外的惊喜。

    但是对于古溪而言,这些奖励机制跟自己是无关的。在这样一所学校学习的那一段子是煎熬的,因为她一直是她们中间最不起眼的,被大家所遗忘的人。即使她边一直有一群好朋友在帮助着她,她还是觉得这种无形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所以,看着这一群穿着简单朴实,眼睛清澈的人,她感到非常的轻松和开心。

    在这里,古溪感觉到自己和她们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她觉得自己和她们是平等的。她和她们之间不存在太大的差距,也没有人会因为自己今天穿着以纯出的新款的衣服,或者因为自己又在哪一次比赛中拿了几等奖而相互攀比。古溪想着想着,就觉得这里的空气异常的清新,而开始对这所学校的不愉快也渐渐地消散了,她的心也随之变得特别的舒畅。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