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我们一起毕业(四)

    汤子怡和温恬将古溪放到了扶栏边,温恬就像飞出笼的小鸟样,扔下古溪就滑向了溜冰场中央去了。汤子怡和木子晴看到温恬走了,也不好意思就这样扔下古溪。于是汤子怡就滑到了古溪的旁边,对古溪说道:“你先双手扶着扶栏,脚滑外八字,看,就像我这样。”说着,就让古溪试试看。

    古溪学着汤子怡的脚步,准备试一试。可正当她伸脚要滑时,结果没滑成外八字,两个轮子却成一条直线就向后面滑去了。古溪吓了一跳,尖叫着喊道:“啊!我害怕。”但幸好古溪反应比较快,双手紧紧的抓住扶手,所以也没有摔着。

    汤子怡在一边看着古溪向后滑去,并没有去扶她。当古溪已经站稳了,才安慰并鼓励着说道:“小溪,已经很好了。相信我,只要你敢再挪动脚,一会儿你就可以扶着栏杆走了。”

    木子晴看着已经敢挪动脚的古溪,为了给古溪勇气,也附和道:“小溪,真的很好了。继续,你再试一次。”

    虽然汤子怡和木子晴都在鼓励古溪,但惊魂未定的古溪还是吞吞吐吐的说出:“等一下,我要先调节一下绪。”而这时,温恬和昔年已经在溜冰场里转了好几个圈了。

    十几秒钟过去了,汤子怡看着完全不敢再挪动脚步的古溪,说道:“小溪,你别害怕,你先双手扶着栏杆练外八字。而且,你现在是扶着栏杆,也不会摔着。”又过了好几秒,看古溪还没有动静,又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连外八字都练不好的话,你是学不会滑冰的。”

    木子晴听着汤子怡的话,知道是为了让小溪挪动脚步,也就说:“子怡说得很对,你别怕。等一会儿你学会了外八字,就可以慢慢的扶着栏杆走了。”

    古溪心里虽然有点害怕,但是看着一向骄傲的汤子怡耐心的教自己,木子晴也没有因为自己的笨拙而离开,也就不好意思说要放弃。古溪也就开始慢慢地挪动脚,学着汤子怡教的滑外八,虽然平衡还是没有怎么掌握,一不注意就有摔倒的趋势,但比起开始被她们挽着时好了很多。看着自己差不多能够滑外八了,古溪的心里也渐渐有了信心,也没有开始那么害怕了。

    汤子怡看着面露微笑的古溪,说道:“不错,就是这样滑的。那你先练着,等一会儿熟练了,你就学着放开一只手,围着栏杆走。我先去滑一会儿,等会儿再回来教你。”说着就转向溜冰场中间滑去了。

    木子晴看着汤子怡走了,也就拍了拍古溪的肩膀,说:“加油!我相信你。”说着也就朝汤子怡滑去了。

    古溪看着飞奔而去的子怡和子晴,又羡慕又嫉妒,也只得练习着滑外八。没一会儿工夫,就熟练了很多。她也就鼓起勇气,抓着扶栏向前走,虽然移动的小心翼翼,但也能凑合。古溪的心里忍不住有点小小的高兴。

    昔年围着溜冰场滑了几圈后,看着古溪已经在溜冰场旁边开始走了,就快速的滑了过去。对古溪说道:“来吧!把一只手给我,我拉着你在溜冰场里转一圈。”

    古溪有点害怕,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回答道:“等一会儿吧!我再熟练熟练,差不多了我再叫你。”

    昔年回了一句“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就飞奔着去找温恬去了。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汤子怡就滑了过来,笑嘻嘻的对古溪说道:“来,我来帮你,我们一起滑到中央去。”说着就招呼朝她们滑过来的木子晴,让她一起过来拉着古溪的另一只手。

    古溪连忙说:“不用了,你们先去滑吧!”一边挣脱着汤子怡的手。

    木子晴滑了过来,说道:“不用担心,只要你脚向后滑,我们扶着你,肯定没有问题。”说着就松开了古溪扶着栏杆的手。她们俩各在一边拉着古溪的手,就往溜冰场中间滑去。古溪的体完全不受控制,一会儿向前,一会向后。虽然在一旁的汤子怡和木子晴不停地让她学着滑外八,但她完全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脚,体又特别的僵硬,吵着要让她们放开她,她才不要进入溜冰场里去。

    汤子怡和木子晴看着害怕的快要哭出来的古溪也没有办法,只得又把她放回了扶栏处,准备让她自己围着扶栏走。

    昔年听到古溪的尖叫声,一下子从远处滑了过来,完全不理会惊魂未定的古溪,对木子晴和汤子怡说道:“你们俩放手,我来带她。”说完就从汤子怡手里接过古溪的手,毫不犹豫的就将古溪往溜冰池的中央带。

    木子晴和汤子怡完全没反应过来,就看着古溪已经前倾后仰的被昔年带到了溜冰场的中央。但是她们看到,这一次古溪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惊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她已经按照外八的滑法滑动了脚步,完全不是像她们开始拉着古溪时那样,古溪完全是像个木头人一样,被她们拖着走。

    汤子怡又惊又喜,对着木子晴说道:“还是昔年有办法,看到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溪已经会滑冰呢?”

    木子晴看了看,说道:“你没看到小溪已经被吓得不行了嘛!万一小溪没稳住摔了,那怎么办?”

    汤子怡立刻反问道:“怎么会,一看就知道,你生物学的不好吧!所有动物在遇到危险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保护自己,那是动物的本能。小溪是人,但人也是动物,所以小溪也不例外。再说了,小溪现在不是也没摔着嘛!你说呢?”

    木子晴看了汤子怡一眼,说道:“我说不过你,我去看看小溪。”说着就向溜冰场中央滑去了。汤子怡随后也跟着滑了过去。

    昔年看着被吓得不行的古溪,依旧冷静的问道:“感觉如何?”古溪真的是被彻底的吓着了,所以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木子晴听到昔年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便替古溪回答道:“昔年,你就是彻彻底底的个疯子。”

    昔年看了看木子晴,依旧淡淡的回答道:“我,这是在帮小溪。”

    汤子怡也帮着昔年说道:“就是啊!你看小溪,刚刚进步不是蛮大的嘛!”

    木子晴看了看还没有缓过神的古溪,说道:“你们这哪里是在帮小溪,简直是在欺负人。你们不是不知道小溪才学滑冰,你就一下子拉着小溪往场中央跑,你一点都没有考虑小溪的感受。”

    昔年听到木子晴竟然这样说,不屑的回道:“谁欺负谁啊!谁没顾忌小溪的感受啊!真的是,说我没顾忌小溪的感受,还不知道提议来滑冰的人,到底是谁呢?”

    木子晴被反驳的不知道说什么,顿时露出了一脸尴尬,然后默默地说道:“虽然是我提议的,但我也没让你就这样教小溪啊。”

    场子里滑冰的人看着她们在争吵,便围了过来。汤子怡看着一群看笑话的人,心里本来就很郁闷,便恶狠狠的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吵架啊!”那一群围观的人,被汤子怡这么一骂,也只得灰溜溜的离开,自己滑自己的去了。

    温恬听到汤子怡的骂声,连忙滑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温恬,看着一群表各异的人,玩笑似的问道:“哈哈,我又错过了什么好戏啊。”这句话一说出来,无疑就成了火上加油的一句。

    汤子怡白了温恬一眼,说道:“你没看到现在局势紧张吗?还有心开玩笑。”温恬顿时就觉得很尴尬,没想到自己本是一番好意,却被汤子怡骂的狗血淋头,也就在一边傻站着黙不出声。

    古溪慢慢的缓过神来,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事儿了,我现在好好的,而昔年也是为了让我学会滑冰。”

    木子晴看古溪回过神来,说道:“好吧!我还是先扶你回栏杆边吧!”说着就去拉古溪的手,准备将她往扶栏处走。

    昔年松开了木子晴的手,坚决的说道:“不行。必须把小溪放在中央,让她自己学着迈开脚步。”

    温恬看着毫不犹豫的昔年,又看了看木子晴,也不知道该帮谁。她明白,无论帮谁,都会让自己很为难,所以她也就选择默不出声。汤子怡相信昔年,她一定可以教会古溪学会滑冰,就说道:“我支持昔年。”

    木子晴看了看古溪,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让小溪自己来决定吧!”

    古溪看了看强势的昔年,又看了看担心自己的木子晴,说道:“还是把我放在中间吧!”

    古溪心里明白,如果她选择放弃,将来一定会被昔年和汤子怡笑话,而且以昔年的个,就算她今天学不会滑冰,昔年以后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让她学会。还不如今天就放手赌一回,反正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

    古溪这句话一说,木子晴就无话可说了。她只得淡淡的回了一句:“那好吧!!!”然后就放开了古溪的手,向后滑去,温恬看着木子晴离开,也就跟着滑去了。

    汤子怡看了看古溪,说道:“小溪,不错,好样的。”也就笑着滑走了。

    昔年站在古溪的对面,盯着古溪,说道:“别怕!你开始不是已经迈开脚了吗?你现在只要找到你刚刚的感觉,你就可以滑着走了。”古溪看着昔年,强大的气势让古溪不得不屈服,但是毕竟古溪心里没底,而且看着周围的人从自己边,像一阵风一样飘过,难免有点害怕自己被他们撞到。

    昔年看着古溪闪烁不定的眼神,立刻明白了古溪的担心,又继续说道:“你别怕,你勇敢的向前滑,我在你旁边,我不会让你摔着。”尽管昔年已经这样说了,古溪因为双手没有支撑,完全没有安全感,还是不敢移动半步。

    昔年看着古溪,等了半天也不见古溪移动半步,说道:“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了,免得她们又说我欺负你。现在你就站在这里,我不管你,看你是站在这里等着被别人撞,还是自己挪动脚步。”说着,理也不理古溪,就滑走了。

    古溪看着昔年理也不理自己就滑走了,心里很委屈。她现在只敢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深怕自己一不小心轮子就自动向前滑去。可是看周围的人,像风一样从自己的边滑过,心里难免有点不愉快。

    她内心非常纠结,她想她不可能一直在中央傻站着。关键是她们几个刚滑了一会儿冰,还不知道她们到底要滑多久,这样干等着,总有一些人会故意撞自己,那不是站着等死。犹豫了很久,她还是决定,向前滑,试一试。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