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我们一起毕业(一)

    青,开场和离场,总有太多的绪。无论那些绪是伤感的,还是愉快的,都是青里最真实的,最刻骨铭心的感受。可是在我们中仍有太多的人,总是在呐喊声中抱怨青走得太快,可不知是我们在追赶着青,是因为我们在追逐着青里那些最青涩的,或者最不切实际的梦想,而让青的脚步变得匆匆,到最后我们的青,只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忙碌的背影。

    在我们的边,真正的在走青的人太少,而读它的人更少,可不知你不读它,我不读它,他也不读它,青就这样在我们的冷漠中逝去了。而在青里的各个站点,也总有一些人还在徘徊不前,无所适从,她们或许恐惧,或许不安。可不知在下一个站点,总有熟悉的人在等着她的到来,还有一些人,正与她慢慢熟悉。这就是她们的青

    2007年七月,当古溪穿过拥挤的大马路,坐在街边的小摊上,喝着冰凉的柠檬汁时,那种透心凉的感觉,肯定是愉快的,至少在温恬她们没有到来之前,事的确是那样发展的。因为古溪终于初中毕业了。

    当古溪杯中的柠檬水喝到三分之一时,温恬来了,同行的还有昔年,木子晴,汤子怡。就像三年前一样,他们还是坐在了她们认为最适合自己的方向。温恬二话不说,就坐到了古溪的边。昔年喜欢看街上繁华的街景,她说每当她看着这街边行人的表,仿佛就能看到了她们所经历的一切,她也就可以从她们言行举止中,不断地审视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所以她选择面朝滨河路。汤子怡喜欢安静优雅,也不凑什么闹,所以她也挨着古溪坐了下来。而木子晴向来是文静的,也不争强好胜,所以也就坐在靠近角落的一边。

    可是这一切只是开始,当老板拿来酒水单过来问她们要喝点什么的时候,温恬看也没看,就点了一杯和古溪一样的柠檬水,而昔年拿过酒水单点了她最的玫瑰醋,与其说是她的最,不如说是为了保持材。其实昔年的材已经够美了,只是她一直不满足,她那种追求完美的格,有种让人窒息的疼痛。昔年顺手将酒水单递给了汤子怡,她一向喜欢咖啡,就点了一杯巴西咖啡,对古溪来说,汤子怡永远是朝气质美女的方向发展的,所以对于她偏喝咖啡也能理解,只是她很难接受,那么苦涩的咖啡,汤子怡喝的时候从来都不放糖的。虽然如此,但古溪永远不会忘记,她第一次见汤子怡喝咖啡时,那幅画面是那么的优雅动人。而在昔年正在问老板新推出的小吃时,老板看着沉默着的木子晴,便从旁边又拿了一份酒水单递给了木子晴。木子晴很礼貌的给她说了一声“谢谢”,便点了一杯菊花茶,古溪觉得菊花的气质倒是很符合木子晴的格调,含蓄中而不失温婉。

    当老板在为我们准备茶水和小吃的时候,她们五个在下面已经聊起来了。虽然她们五个人在格上有太多的不同,但是只要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们都是亲近的,没有隔阂。以前在班上的时候,就有很多的同学说,她们五个就像“连体的婴儿”,只是连在一起的人太多了些。不管他们怎么说,她们几个都不计较,依旧我行我素,仿佛她们所做的一切更理所应当了,不然就有愧这“连体婴儿”的称号。

    也因为她们都太熟悉和了解彼此,即使在某些时候,有些话不方便说出口,她们也能通过对方的一个表,知道对方真实的想法。所以此刻的她们都能感受到同伴是开心的,虽然每一个人表达的方式不同。毕竟难熬的中考是真的过去了,而成绩在中午十二点也己经公布出来了。虽然她们都还不是特别清楚,谁考得最好,谁又落榜了,但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虽然谁也没有说出来。反正对于她们来说,只要是毕业了,就是解放了。

    就在古溪和温恬在底下说悄悄话的时候,坐在古溪对面的昔年说话了。

    “喂!子怡,你看看他们两个?”她的笑显得那么诈,让人顿时觉得凉飕飕的。不过还好这是夏天,正好解了酷暑。不过还没等她把这句话说完,老板就把她们的茶水和小吃拿上来了。

    木子晴分别将茶水递给了她们,在古溪的眼里,木子晴就像一个大姐姐,总是无私的照顾着这群姐妹。也就在这时,汤子怡一改以往的淑女形象,竟然把手伸向了古溪,开始捉弄她,顿时原本比较安静的环境,充满了欢笑声和求救声。老板放下饮料和小吃,笑了笑就离开了,而旁边的路人,不时向我们这群人投来异样的眼光。不过我们这群人本来就不屑,何况现在她们正在兴头之上,所以她们依旧你玩我闹。不一会儿古溪就开始败下阵来,温恬看到古溪已经招架不住汤子怡的攻势,也开始凑闹捉弄起汤子怡。昔年依旧安静的坐在对面,从木子晴手中接过自己的玫瑰醋喝了起来,她就像在看一场电影,完全不理会眼前发生的一切。不一会儿,古溪和温恬已经被汤子怡弄到了地上,谁也没想到一向淑女的子怡,捉弄起人来竟然毫不留,连古溪和温恬这两个高手都不行。

    当古溪回过头看到逍遥自在的昔年时,她顿时觉得自己上了当,这是一个谋。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昔年看着古溪、温恬狼狈的望着自己,她顿时忍不住笑了,只是差点没被自己喝下去的玫瑰醋给呛着。汤子怡看到木子晴安静的坐在一边,突然想起今天中午打电话给木子晴时,电话那头,子晴父亲严厉的声音,她当时明显感觉到子晴的声音有点哽咽,虽然她依旧如往常一样和子晴玩笑似的说着话,让她不要忘记我们约定,等中考成绩出来后定要在老地方聚聚。不过看现在的况,她的猜想一定是对的,子晴的分数肯定是不太理想的。不过,古溪也觉察出来了,虽然古溪一向察言观色的能力太弱,但是看到木子晴一脸的无奈,她也就不再那么嬉皮笑脸的逗她们笑了。

    古溪在沉默了一会儿后,就按捺不住了。她挣扎着准备打破现在的僵局,可木子晴突然说“我准备去成都”。她的话刚说完,就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此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不同的绪,但古溪知道,此刻木子晴的心定不好受,说出那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是这次以庆祝大家毕业而进行的聚会,在一开始就写好了结局,只是应了古人那句话“当局者迷”罢了。

    虽然汤子怡早在中午就知道了这件事,只是事来得太突然,她也没有想到木子晴会那么快的做了决定。毕竟对于她们来说,谁都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来面对离别。但不管怎么说,无论何时,她们五个总是一体的,虽然她们都不知道,就在这个暑假结束,她们都将为了前程而各奔东西。即使她们知道,她们也会坚信那份感是永远存在那里的,不会改变。这就是青里,她们正在经历的最真挚的感——友

    古溪永远是乐观,即使大家都知道,这次中考的成绩,古溪一定是她们五个中最差的。但大家也都知道,不管考试的结果怎么坏,古溪总有办法让自己不陷入两难的境地,因为她不喜欢选择,更不喜欢被别人束缚。虽然在她们五个中,古溪显得是那么的平凡。但古溪的内心是骄傲的,只是因为她在她现在的圈子里,比她优秀的人太多,她的色彩还不够漂亮,能让别人从万千蝴蝶中一眼就能发现她。她现在就如那作茧自缚的蝶,单纯的看着别人的幸福,她羡慕她们,但她不认为自己差,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飞过沧海,寻找到属于她的一片天空。只是在场的,除了木子晴读懂了古溪的内心外,其他的人只读懂了古溪的一半。所以,无论是2007年,还是2008年,还是在将来,古溪和木子晴在都经历了很多事后,木子晴不会抛弃古溪,古溪也不会抛弃木子晴。或许是她们两个有太多的相似,具体的说,都太过于平凡。

    在听完木子晴的话后,古溪沉默着,慢慢的从自己的位置上起来,走到了木子晴的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当古溪的手将她环抱住后,子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此时温恬也转抱住了木子晴。我想即使她们的内心足够强大,但我们都不能否认,她们只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她们的感太过于真挚和直接。即使她们每个人对感的表达方式都不一样,但看着子晴哭了,昔年和子怡都不约而同的从纸盒里抽出了纸,递给了子晴。或许对于子晴而言,一个拥抱,就足以温暖她整个心。毕竟没有人能够在寒冷时,能抵挡住对温暖的惑。

    小摊的老板在远处看到刚刚还嬉笑不停地一群人突然哭作一团,连忙走过来询问况。只是他没想到,当他刚说出“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会儿笑,一会哭的”?子怡就狠狠地说出了:“不关你事,闪一边去”来打断了他的问话。他顿时觉得很尴尬,因为当时所有的人都抬头望向了他,但是谁都没有说出一句安慰的话来化解他脸上的尴尬。即使这样,他还是笑嘻嘻的说出了:“没关系,那有什么需要叫我。”然后转离开。虽然事后,她们也觉得老板实在很无辜。但是对于她们五个而言,这是属于她们的事,容不得别人的介入,就像人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一样。虽然她们谁也不是谁的人,但是她们之间有一种默契叫做不离不弃。

    昔年看着默默离开的老板,又看了看依旧在哭泣的子晴,心里虽很不愿意相信子晴将离开的事实,但还是鼓起勇气说:“别哭了,子晴,青里,总有一些不如意,不管怎样,我们都不是胆小鬼的孩子,不是吗?”子怡也接着说:“对啊!子晴,无论你去了哪里,我们都还在你边的。”说着就轻轻地拉起了子晴的手。子晴的绪也开始恢复。古溪看子晴已经不再哭泣,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木子晴接过温恬递过来的纸,擦了擦脸上的泪,哽咽的说:“好吧!我不哭了,反正现在已经什么都不能改变了,再说,我还有你们,你们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这时所有的人都看着子晴,用坚定的眼神告诉她,她们会的,一定会的。子晴看着她的一群姐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把手中的纸一甩,站了起来说:“好吧!那我们击掌为誓,你们答应我,你们会永远陪着我。”然后她把手伸进了中央,接着温恬、昔年、古溪、汤子怡都站了起来,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她们像小孩子一样,都笑着大声的喊出:“我们会永远陪着子晴。”那声音足以穿透屋顶,进入云层。随后就听到一阵阵愉快的笑声,显然刚刚的悲伤绪都开始消散了。

    她们又跟往常一样,开开心心的坐了下来。昔年在坐定后,看着对面笑嘻嘻的坐着的古溪,问道:“小溪,你准备留在哪里呢?”

    古溪看了看昔年,依旧笑着说:“我爸在知道我成绩后都打听好了,我刚好上了临江实验中学的录取线,我就去那儿上高中了。反正在哪里上不一样吗?只要能念书就好。”

    温恬听着古溪要去临江实验中学,高兴地转就抱住了古溪,然后在她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亲的,我真是死你了,我也要在临江实验中学读呢,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在那读高中呢,没想到还有你陪着我,以后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你说多好。”

    古溪被温恬的如此举动吓了一跳,着实没反应过来。不过看温恬那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必然是值得高兴的事,不然她也不至于成那个样子。汤子怡望着已经兴奋过度的温恬,说道:“还以为你会和我、昔年在一所高中呢?没想到你倒是做了叛徒,竟然和小溪一所学校。”古溪听到这句话,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了。立刻反问道:“子怡,你什么意思啊?温恬啥时候就变成叛徒了,你说说看,她和我一所学校,是丢人,还是怎样?”又立即转边的温恬:“你说说,子怡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汤子怡立即反驳到:“凭着温恬的成绩,难道还进不了临江一中吗?干嘛还跟着你跑到那鸟不生蛋的地方去,真的是活受罪。”

    虽然古溪心里清楚,论成绩,自己是她们中间差的。但不管怎么说,子怡也不至于把自己说得一文不值吧!而且还要连带着自己即将去的学校,她看着子怡,说到:“没听过,鸡窝里也能飞出凤凰吧!而且...还不知道将来谁比谁强呢?”那语气,显然古溪是被子怡激怒了。但是稍微了解古溪和子怡的人都懂,她们只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说的话都含刀带刺,那都只是防,不会真的伤人。而且她们两个吵架,对于昔年、子晴她们而言,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结局都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汤子怡看着古溪说出这样的话,也毫不示弱,继续说道:“好好好,你强,你强,有本事你就别去临江实验中学啊!和我,和昔年一所学校读书啊!”

    这些话,显然刺痛了古溪的心。对于古溪而言,即使她在怎么努力,也不及昔年那样,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就像三年前一样,她辛辛苦苦的通过一门门的考试,才考进了临江一中,而昔年直接跳过层层的选拔,就进入了。现在,要让古溪离开这片奋斗了三年的土地,谁又舍得?古溪虽然口上并不抱怨什么,仿佛接受现实的安排,但心里的痛只有古溪自己知道。

    听着汤子怡的话说到这份上了,古溪也只得强撑着说:“不就是临江一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温恬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噗嗤一笑说:“哎呦呦,什么时候,我温恬倒

    成了抢手的金子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古溪和汤子怡立刻用鄙视的眼神望着温恬,一起说道:“笑话”。

    木子晴看着这几人,也觉得可,就笑了出来。昔年在一旁望着她们,显然是有被这架势吓着了。她只是问了问,没想到古溪和子怡的反应那么大的。只是当时的昔年不明白,子怡最舍不得她们中间离开的是温恬。多年后,昔年回忆起毕业时,发生在她们之间的往事,她才明白,那一句“笑话”,子怡只是有口无心。即使她们五个已经是同姐妹的好朋友,但在每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最在乎的人。就像古溪和子晴,她们或许是因为太平凡,所以更能读懂彼此的心,同时也让他们更亲近,更在乎彼此。而对于相同家庭生活环境的子怡来说,温恬是那个最能读懂自己的人。

    昔年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这是干嘛啊?都别吵了,都自己人,跟谁急啊。”昔年看了看子怡和古溪,两人都背对着,互不理会,又继续说道:“温恬去哪所学校,决定权在她自己,关你们两个什么事儿啊!...再说了,如果我们今天出来聚会,就为了看你们俩个吵架。多没劲啊!所以你们两个趁早别吵,要么,就给我闪一边去吵。”

    昔年这话一说,汤子怡和古溪也被昔年的气势压倒了,她们脸上的怒气顿时消减了不少,也就停止了争吵。汤子怡看了看昔年,又看了看怒气渐消的古溪,似乎也觉得昔年说的话有道理,而自己刚刚对古溪说的话太过火了,也就没有理由再理直气壮的争执下去。

    古溪瞧了瞧汤子怡,又看了看昔年她们,也就不再说什么,虽然她心里有股小火苗在乱窜。但古溪知道,如果她继续和子怡争吵,只会让昔年将吵架的责任都加到自己上。古溪早就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次吵架,无论是自己不对,还是对方不对,她都会看着周围人的脸色,适时的结束争吵。当然,关于吵架的这种默契,子晴也具备。

    温恬看了看已经熄火的两人,虽然这次吵架和自己是有那么一点关系,但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改变这局面。温恬是个糊涂鬼,即使现在温恬再糊涂,她也应该看出来了,现在的气氛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因为谁都没有再说什么话,谁也没有想再说话。温恬她心里很清楚,就算她自己真想做点什么来打破现在的僵局,也只会使弄巧成拙,还不如把这局面交给汤子怡。

    因为她已经看到汤子怡正优雅的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起来,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也就是汤子怡最厉害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发生多大的变化,她都能做到处变不惊。温恬以前就在想,以汤子怡这种格,即使真有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会漫不经心的端起桌上的咖啡,慢慢的把咖啡喝进自己的胃里。而事实也是如此,她们曾经想过各种办法来捉弄汤子怡,她从来不像子晴那样被吓得花容失色,而依旧一副笑若风的样子。温恬经常说,看着她那副模样,就让人觉得很可恶,她明显是在挑衅。

    子晴看着汤子怡端起茶杯在喝咖啡,也就端起了桌上的菊花茶喝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过不了一会儿,所有的紧张和尴尬会在几秒钟之内解决。昔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知道问题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就看汤子怡了。

    汤子怡喝了几口咖啡,轻轻地将杯子放下,顺手又就将桌上的五香豆腐干递给了古溪。毕竟是古溪最的小吃之一,古溪也就笑着拿着。子晴看着古溪和汤子怡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隔了一会儿,笑着说:“真没想到,我们真的就毕业了,你们说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温恬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说:“当然是好啦,你看看,我从放假到现在多轻松,没有暑假作业,也不用参加什么补习班,每天就是上上小网,逛逛街。多好啊!我爸还说了,过几天啊,他就带我去上海转转,你说,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子吗?”

    昔年听着,笑着说:“你的小子倒是过的悠闲啊!我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了。”子晴听着倒是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昔年,你不至于吧!你竟然要整个暑假把自己关在家里读书?”

    昔年白了子晴一眼,说道:“谁说我要呆在家里来着,我是要去参加夏令营,不过要在北京集训40天。”

    温恬扳了扳手指,笑着说:“那按我的一算,我们就是要等到开学才能见面了。亲的,那我可得多想念你啊!”

    昔年看了看温恬,说道:“姐姐,你会想我,你别忘了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汤子怡笑着说:“亲的,你放心,姐姐会想你的,我会在这儿等到你回来的。”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慢慢的,离别的疼痛也渐渐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等你的第五个季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