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与不从

    梨花林里,一树树开得绚丽的梨花的确引人注目,不过江万虹可没有心欣赏,四处探视着,可这里又哪有一个人影呢,难不成柳芊芷已经走了不成?

    “芊芷,芊芷,你在这儿吗?在就回句话,我错了好不,你别怄气了,听到就回句话啊芊芷……”

    江万左盼右顾的喊着,虽然这样的办法不怎么高明,但的确是最实用的,柳芊芷上是没有没手机的,而自己也不会柳芊芷那灵符传音术,只有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才可能把自己的声音传到柳芊芷的耳边。

    “别找了,我在这。”柳芊芷的声音却是从树上传来,江万虹惊讶的抬起头,才发现柳芊芷竟然就坐在头顶上的梨花树枝上,奇怪的是那么细小的树枝怎么能够承受柳芊芷的重量。

    “芊芷,你爬到树上面做什么?”

    江万虹昂着头望着柳芊芷,不得不说这样的柳芊芷确实有些迷人,都说人比花,今天江万虹总算是见识到了。

    白雪般的梨花一朵朵盛开,柳芊芷端坐在细细的枝桠上,犹如人间精灵,精致的五官,白昝的脸上虽未施粉黛,却在梨花的忖映下显得更加清新动人,似水双眸,却带着淡淡的冰冷,更增添一笔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空灵气质。

    “我做什么好像与你无关吧,多管闲事作甚?”

    柳芊芷的声音此刻有些冰冷,里面的疏离与不耐烦江万虹当然也听了进去,不由的有些气闷:“你先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柳芊芷不为所动,依旧淡淡然:“你说吧,我听着呢,”

    江万虹也不退步:“你先下来再说,我昂着头跟你说话我头疼我,”

    “啧,好麻烦呐你!”柳芊芷不耐烦的恻过子,手中运起力来,清晰可见在手周围的梨花不断打着旋。

    江万虹只感觉一股奇怪的力量将自己托起,脚已经离开地面,升至半空,还不给他惊讶的机会,自己就已经坐到柳芊芷的旁的枝桠上,江万虹有些胆战心惊,这么细小的树枝怎么能够承受两人的重量?

    柳芊芷却突然心生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把自己的脸凑到因恐惧而颤抖的江万虹面前,万种风的眨眨眼,问道:“怎么样,不头疼了吧,你想说什么?”

    看着柳芊芷放大号的脸,浓密长卷的睫毛眨了一下,魅惑至极,江万虹感觉心也跟着颤了一颤,过了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那个,对不起,今天在游戏里的那番话……,我,我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先不分青红皂白扇我,不知道打人不打脸的嘛,我也是气的口不择言罢了,再说了,你也不能说我骗你吧,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什么恩公的,是你自己认错人了。”

    柳芊芷别开脸,脸上的笑容凝固住,霾慢慢浮了上来。

    见柳芊芷变了脸,江万虹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闭嘴,静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其实,我也蛮欣赏你的啦,不过你是知道的,你是古代人,跟我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关系,倒也不是我不肯接受你,而是,你想想看吧,万一你那天又穿回去了,我们天各一方,到时你岂不是要哭死,所以无论你现在怎么喜欢我,我们也是不可能的,不如就趁早断了这份这份心思吧,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嘛,我们以后还会是好朋友的。”

    江万虹无比忐忑的说完自己心中所想之后,才发现周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在柳芊芷十分静默的瞳仁里,他竟然看到了一丝火光,不过柳芊芷面上却是含笑,江万虹便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眼瞧着柳芊芷不断的缩短两人的距离,江万虹那颗堪称脆弱的心忍不住“噗噗”直跳,不住的想,她该不会是想强抢民男吧?我好像打不过她,那么,我到底是从了她呢,还是抵死不从?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