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的玻璃门

    天还未亮,静谧的空间,六人一间的寝室,整齐简洁,每个人都沉浸在睡眠中,头顶上悬挂着虚幻的玉佩之影,玉佩发出的绿光像半圆形笼罩睡着的人儿。

    而这个半圆形的光芒则是每一个进入全息网游【幻仙】的象征,因为【幻仙】是在睡梦中开展,大都有时间界限,长时间的迷恋游戏会影响现实生活中的体遭受损失,而且人物是不能在游戏里有什么大喜大悲的绪化,否则系统会自动强制化把你逐出【幻仙】。

    柳芊芷猛地从上惊坐起,头顶上的玉佩之光立即消失。

    转过头就看见原本不知所踪的秦筝筝伍栀依她们此刻正安静的躺在上,接受着一阵莫名的光。

    刚才经历过的一切好像都如梦一般,最后的记忆便是在她心都快要撕裂的时候,一个柔美动听的声音在她脑海里说道:“玩家雪雪飘心过度激烈,将于十秒钟中后退出游戏。”

    这个声音的确是在她的脑子里出现的,柳芊芷确定这句话与那句响在耳边的那句【对不起,玩家雪雪飘因伤心过度,无法继续适应游戏环境,强制下线。】不一样。

    她确信了,这的确是一个完全无法想象的空间,不仅是自己熟知了、生存了十几年的古代,而且也是他们所说的全息网游,虚幻出来的游戏。

    这一切如梦幻,早已不是自己所认知的世界,不仅是这个,而且自己认定的恩公也根本不是那个恩公了,可就算江万虹不是他的恩公,她却是确确实实的对江万虹产生了心悸,但没想到对江万虹的好感也被江万虹否定为要他负责的矫,她从来没经历这般红尘苦痛,她虽然看了人世间的太多悲凉苍凄,却从来没有经历任何一次感事故,在这方面她的确是个稚儿,她的世界除了好便是坏,可却不知道什么是是恨,第一次品尝了的味道,没想到伴随着的往往是恨。

    眼睛莫名的发涩,手不自觉的摸了上了去,这才发现,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眼泪?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哭?江万虹他不是我恩公,他的话太刺耳,最心痛的悸动,我柳芊芷竟也会落得如此下场,若是被唐材怪老头指不定怎么嘲弄我呢,不过现在也不重要了,他们早已不知所踪,唐材,坏老头,你们在哪儿啊?

    所有的人都在骗我,江万虹骗我,恩公也骗我,这世界又哪有不灭的梨花林呢?

    对了,梨花林!

    柳芊芷忽然想起校门口那片依然盛开着的梨花林,竟和印象中恩公带她去的梨花林一般,忍不住的,柳芊芷一个翻下了,径直往门口奔去,这里的锁与她所熟悉的锁不同,不过柳芊芷还是“顺利的”一掌劈开了门。

    这巨大的声响并没有影响到进入游戏世界里的几人,柳芊芷夺门而出。

    跑到楼下,出口被玻璃式的大门锁住,不知是天黑的原因还是这玻璃的透明度实在太好,反正总之,从来没见过玻璃门的柳芊芷一头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柳芊芷哎呀一声惨叫,痛的呲牙咧嘴,同时楼道里的声控灯瞬间亮起,柳芊芷虽说是见识过这种夜明珠的,不过记得中午与秦筝筝她们一同进来时,根本就没有这堵墙,不大喝一声:“何方妖孽,出来,休得在此作怪!”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