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灵菪的诡异

    柳芊芷有些诧异,岳灵菪为何说这种话,难道她受什么刺激了?不由耐下子柔声问道:“灵菪,你为什么这么说啊?什么该救不该救的?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岳灵菪一言不发,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柳芊芷,脸神暗的的埋在柳芊芷的肩窝里,让所有人都看不清她的表

    让人惊异的是,在岳灵菪的指间之中捻着一枝银针,银针很细小,与刚刚袭击柳芊芷的银针一模一样,纤小的银针埋在岳灵菪的手指间,以至于大家都没有发现岳灵菪手上握着银针。

    岳灵菪指间发力,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角度里把银针了出去,银针刺破了空气的阻力,直直的刺向那把正在缓缓下降的剑上。

    那把充满着正气的剑开始出现了一个缺口,只不过这个缺口很小,使得剑依旧有足够的正气下沉,很自然的,大家也都没发现这小小的意外。

    岳灵菪见目的已达到,唇角勾起了一抹森的笑,退出了柳芊芷的怀抱,表已经回复道那个带着天真烂漫的任大小姐笑容:“没事的,柳姐姐,刚刚我只是逗你玩的。不过,柳姐姐,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哦。”

    不知为何,柳芊芷总觉得的岳灵菪再说“又救了我一次”的时候,说的特别隐晦,好似别有深意般。

    岳灵菪继而转,一步步走向古应生的方向,乌黑的眸子里满是意:“应生哥哥,也谢谢你哦,你对我真好,不仅把我从那个森黑暗的鬼地方救了出来,还这么全心全意的保护着我。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拿什么十世契约束缚你,”语顿,从怀里掏出那张写有古应生的卖契的纸来,当着众人的面把纸撕碎,丢弃在半空中,说道:“应生哥哥,从今以后你不在是我的奴仆,不过,你能否一直陪在我边?我说的是,与我,在一起,一辈子,永不分离的意思。”

    如此接近表白的话语使得众人不在一旁起哄,柳芊芷也忽略了那句奇怪话,含笑看着即将终成眷属的两人。

    古应生此时满脸通红,有些紧张,不可置信的看着梦寐以求的人能对自己表达意,说话都有些支吾:“我、我我我,小铃铛,你,你你真的愿意让我永远陪着你吗?”

    岳灵菪突然有些激动,甚至有者暴怒:“不是小铃铛和你!”

    众人皆是一吓,不明白岳灵菪为什么出尔反尔,难道这些都是耍古应生的吗?

    古应生一听这话,也失落的埋下脑袋。果然,终究自己还是想多了啊。

    看着众人的反映,岳灵菪惊觉自己说错话,倒也不着急解释,一展明媚的笑容,无比认真的对古应生道:“我的意思不是小铃铛和古应生一辈子,是我和你在一辈子,就我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可以吗?”

    虽然不明白岳灵菪为何要执着于一个名字不放,不过呆愣的古应生一听小铃铛如此说,也不顾其他,一个劲点头:“嗯!就你和我,一辈子,风雨同舟,生死相随。”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