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

    柳芊芷手握战利品,得意的在空中挽了几个剑花,落下,直指着柳正的口,却见柳正一脸的不甘:“知道为什么会输给我这么个无名小辈吗?”

    柳正不语,自古以来成王败寇,说在多又有什么意思。

    “第一,你太骄傲,你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见我如此的自大,你更是瞧不起我,却不知你其实比我更自大,你没把你的对手看在眼里,所以你没有注意我的招式,自大的以为可以一举歼灭我,所以我找得到你的破绽,而你却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如何出招。第二,你内功虽高,但招式生疏,恐怕你是很久都不曾练功,给我创造了另一个机会。这第三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为一名剑客,你却根本不了解你的宝剑,不懂得与它谱写致命一击,人剑不能和一,剑才会从你手中脱落。如此的你,又如何胜过我?”

    柳正却是猖狂大笑:“哈哈哈~十几年不见,怎么神乐教乐女变得如此啰嗦,今我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柳芊芷倒也不怒,拿着龙越宝剑在柳正的口画着:“硬骨头么?可惜骨头在硬还不是任我宰割?算了,本就是逗你玩的,喏,还你!”

    柳芊芷正准备把龙越剑丢给柳正,突然从丛林冒出一个人紧紧的扑倒自己,柳芊芷因为重力一下子倒在地下,还被紧紧抱住,不十分恼怒,刚想用内力震开这人,却发现这个竟然是自己恩公!

    当下也不敢在轻举妄动,怕伤着他,不过这样被紧紧抱住还倒在地下,自己也很不舒服,只好小幅度挣扎:“喂,恩公干什么?快起来,放开我!”

    “不放,柳芊芷我告诉你,你现在所在的时代是一个法制时代,你最好不要做出触犯法律的事,不然没人能保得了你!”江万虹死命抱住柳芊芷,谁知道刚才他见到柳芊芷把剑对着柳正的时候,心不砰然一跳,他是知道古代人把人命看得很轻,但现在不是在古代,他可不想让柳芊芷遇见什么事都以杀人了事!

    “对对对!杀人是犯法的、可耻的,是堕落的,不负责任的,最最最让人不能原谅的事,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杀人一命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呀!所以女侠啊,别冲动,有话好好说!”站在旁边的秦筝筝深并茂说着。

    “关你什么事,啰嗦什么,快叫恩公放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柳芊芷听得懵懂,什么佛啊杀人啊?她现在只知道自己被压的难受,不能骂恩公,那就只好骂这个撞上枪口的人了。

    “关我什么事?当然关我事了,怎么不关我事,开玩笑,你杀了人,那我不就成了同伙了吗?所以有我秦筝筝在的一天你就别想杀人!”秦筝筝信誓旦旦的说着,无视于柳芊芷近乎喷火的眼睛。

    “杀人?谁说我想杀人?我杀谁了?”柳芊芷莫名:“我说恩公你倒是快放开我呀,男女授受不亲,这样子成何体统!”

    江万虹顿时放开了手了,这才注意到自己和柳芊芷的姿势暧昧非常,在自己下的柳芊芷脸更是绯红得不行,赶紧起,与柳芊芷保持距离,不好意思的说着:“原来你不是想杀人啊?哪你干嘛拿剑指着他?害得我误会~不过这把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江万虹不解的询问

    从地下爬起来的柳芊芷,心像揣了兔子一样,左冲右撞,定了定心神,才道:“这把剑是他的,我刚才是要还给他,谁知道你一冲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扑倒。”

    “你,不是神乐教的?”柳正隐隐发现不对劲。

    “当然不是囖,我是……你女儿嘛,柳芊芷,你女儿柳芊芷!”柳芊芷在与他交战过程中,就对他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的亲切感,所以现在才会如此轻易的说出本来以为不会说出的称号。

    “不对啊,你怎么会有这么一好武功?”

    “我我我……我是遇见高人了,那么你呢?你的武功怎么练成的?酒鬼老爹?嗯?”找到了借口,柳芊芷不忘调侃一下这个喜欢喝酒的老爹。

    “我当然也是遇见高人了”柳正不慌不忙的借用柳芊芷的借口,不期然对上柳芊芷狐疑的眼光,不没好气的说:“怎地?就许你遇高人,我就不能遇吗?”

    两人同时发出嗤的一声,心中暗自吐槽:信你才怪!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