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酒

    柳芊芷见少了碍事的人,便示意江万虹秦筝筝二人行动。

    “哎,柳大叔,谢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仅让原谅了我们的捣乱,还肯让我们住进来,现在又做了一桌好菜来招呼我们,你这样高尚太让人感动了。

    我实在是没想道在这样一个物横流的金钱社会里,那些庸俗的人都在追逐美人金钱名利,忒肤浅、忒俗气了!

    我原本以为我就要被着粪土般的世界埋没时,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竟然还能遇见像柳大叔您这样的中人,无疑是我秦筝筝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你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人的伟大。

    你的大仁大义,宰相肚子,还有你那分沐浴般的善心,就好比黑暗中刺裂夜空的闪电,又好比撒哈拉沙漠的水滴,一瞬间就让我在垂死边缘死灰复燃、死里逃生!是你让我明白了永恒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上是真实存在着的。只有柳大叔这样具备无敌善心和广阔怀,才能作为这真理的惟一引言者。

    于是乎我陷入了很郑重很严肃的思考中。我认为,如果不能和柳大叔喝一杯就是对人生的一种背叛,就是我秦筝筝一生之中的最最最大的遗憾。因此,我决定,我必须必的要喝柳大叔你喝一杯,不然我的整个人生将是不完整的,是充满了缺陷的!柳大叔我算是彻彻底底被你的肚量给倾倒啦,那啥现在我敬您一杯叻!”秦筝筝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之后,端起一杯酒,同时又把柳正的碗里的酒灌满。

    “……嘿嘿,你这丫头说话还中听!好,我喝!”柳正虽然没咋滴听懂,不过总体好像是在夸自己,正所谓,千穿万穿马不穿,所以柳正很爽快的昂头大喝了一口酒,秦筝筝得意冲柳芊芷眨眼睛,江万虹也对着秦筝筝竖起大拇指。

    秦筝筝再接再厉继续说着好话灌酒,柳正越喝越多,可秦筝筝却一口也没喝。终于没过多久……

    柳正双颊砣红,实在是撑不下去:“丫……丫头,不……行了,我不喝了,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秦筝筝见状连忙询问柳芊芷可以了没,柳芊芷满意的点点头,拿起酒坛子,将柳正的碗中又倒了满满的酒,自己也端起一碗酒,朝柳正敬道:“不管怎么说从今以后你也算是我的父亲了,这一杯酒就算是我们父女的见证!”

    柳正看也没看酒碗直接摆摆手:“不……不行了,我,我不能在喝了!”

    柳芊芷眼神一敛:“就如此不给面子?”

    “不是,我是真……的喝不了了”柳正解释着,冷不丁柳芊芷手中的酒碗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箭般,直直飞向柳正的方向。

    柳正很自然的接住了这碗酒,正准备大喝,却猛然大惊,脑袋一下子清醒了,将酒碗“啪”的放在桌上,瞥见江万虹和秦筝筝一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鸡蛋,柳芊芷正一脸得意的看见自己的杰作:“喂,你会武功的呀?”

    “你们是谁派来的?”柳正没理会柳芊芷的调侃,满脸的霾。

    “我们是谁派来的?你难道会不知道?”柳芊芷故意挑挑眉。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