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式三剑

    伍栀依点点头,大步流星的走出去。正当秦筝筝终于下定决心劈开一根粗木柴的时候,伍栀依又转回来,怯弱的问:“怎么接?”

    秦筝筝扶额:“水井旁边不是有一条绳子吗?把桶吊下去在绳子上扔下去不就得了吗?接完水以后直接拉把手把水拉上来就成,好了,快去吧”

    伍栀依听完后,又跑回水井边。

    秦筝筝立好木柴后,拿起斧头,正准备抡下去,又听到伍栀依跑回来,满头大汗:“我把桶扔下去了,可是接不了水啊?”

    秦筝筝气闷,直接把斧头扛在自己肩上:“那肯定是重力不够啦,你绑一个重的东西在桶上不就得了,所以说,没用知识也要有点常识,就算没有常识嘛也应该常看看电视嘛,没见过电视上的古装剧都这么演的吗?好啦,快去吧,别在打扰我了,否则连你一起劈了知道吧?”

    秦筝筝故做凶狠的样子,逗得伍栀依两眼笑眯眯,点点头,欢快的跑去接水。

    秦筝筝将木柴再次立起,将斧头高高抡起来,咬牙闭眼用力的砸下去,砰一声,秦筝筝悄悄睁开左眼,郁闷了,没砸着。在抡起,在砸下,一连试了几次,却没一次砸反倒是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

    柳芊芷噗嗤一笑:“你就这么砍柴的啊?”

    秦筝筝不服气:“有本事你来砍!”

    “嘿,秦筝筝,你就别用激将法来激我,本女侠还真就吃这一,你让开,就当是本师傅为你们上的第一课吧!”柳芊芷捞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秦筝筝乐得自在,颠的将斧头双手奉上。

    柳芊芷瞥都不瞥一眼斧头,在地下捡了一根非常细长的树枝,手尖弹了弹树梢,满意道:“嗯,韧不错,正好!”又对秦筝筝和江万虹说:“既然要教,我便教你们几招竹式三剑。后你们防可用”说完将树枝直指向地,脸色傲然,到颇有几分女侠气势。

    秦筝筝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喂,你说她不会是想用这玩意儿砍柴吧?这脑袋也忒秀逗点了吧?”

    江万虹目不转睛的看着柳芊芷:“你懂什么?她是练过的,一切皆有可能好不好?”

    “行了啊你?!知道两口子统一战线一致将枪口对准我这个外人了哈!”秦筝筝调侃的笑笑

    “瞎说什么呢你!我和她是绝对不可能的好不?”

    “为什么不可能,我看你们就配的,古代野蛮女侠配现代英俊小生,那不和谐吗?而且光是想想就好有哦!”秦筝筝双眼冒泡的幻想着。

    看着秦筝筝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根本没听进自己的话嘛,算了,跟这种人懒得解释。

    这边,柳芊芷绕着木柴转了几圈,对两人说道:“看好了,记住,现在地下的木柴是你们的敌人,而现在他就立在你们的面前,这个时候不要迟疑不要心软,下手要快准狠,找准致命点!”这么说着柳芊芷忽然一喝“竹式三剑第一式——竹风追电,攻之不备!”跃地而起,木柴随之跳跃旋转半空而停,哐啷落下,摇动不止。

    柳芊芷形迅幻,影不断交叉,根本不看清柳芊芷具体位置,忽而柳芊芷从天倒立而降,树梢尖落于木柴中心,木柴啪啪几声,随之整整齐齐分裂成八瓣,柳芊芷借力翻,一脚点地,手上的树枝横扫木柴堆积的地方,所有的木柴飞落半空,就着木柴踏力

    “看着,敌人这时遍布你周围,你寡不敌众,进退不得,只能搏命一斗,化危机为转机”

    “竹式三剑第二式——竹刃有余,由守为攻”柳芊芷借着树枝用力,劈、扫、踢,几下间遍布四周劈所有的木柴都以被劈成几瓣,全部至天而降,整整齐齐落到一旁堆起。柳芊芷收起树枝,潇洒站定:“怎样?看懂了没?”

    秦筝筝和江万虹只觉看的眼花缭乱,愣了半响,才齐齐摇头。

    柳芊芷惊讶大叫:“不是吧?这么简单的招式看都看不懂?”

    两人相视对望,又是默契摇头

    “完了,完了,那我要多久才能教会你们呢?”柳芊芷焦急的想着,虽然她是很想跟恩公在一起的说,但是,自己可从没当过什么师傅,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教起,忽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柳芊芷的思考。

    “小姐,小姐,我终于把水接好了!”伍栀依欢愉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接着门帘被打开,伍栀依步伐艰难的走来,抹一抹汗水,伍栀依感叹,终于活着到了。

    “噢,你回来了啊?”回答她的却是秦筝筝,把桶放好后,伍栀依转过看到自家小姐与江万虹聊的正欢呢,而刚刚出去时还是粗大的木柴,现在已经劈好整齐的堆砌在一起,不讶异崇拜万分的说道:“哇!筝筝,你好厉害啊,才一会儿功夫你就把柴都砍好了?”

    秦筝筝实在是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哪有,我……我是练过的,这不都小菜一碟麽!”

    伍栀依放心的倒水洗菜,没过过多久,菜就洗好了,正打算帮小姐连菜也切了,却感觉一阵熏烟扑面而来,实在有些受不了,伍栀依赶紧查看况。

    事实上不只是她一人受不了,柳芊芷和江万虹也很是受不了的一个劲的打喷嚏,而罪魁祸首秦筝筝却正低头捣弄灶台,手拿打火机,试图点燃干草,却屡试屡败,火没点燃,却弄的满屋子的大烟。

    最后江万虹、柳芊芷、伍栀依实在是受不了炊烟的熏陶,一个个逃命似的逃出厨房,江万虹朝着还在厨房生火的秦筝筝大吼:“秦筝筝你到底在干嘛呢?”

    没过一会儿,秦筝筝也跑出来了,不过比起其他人,秦筝筝就狼狈多了,整个脸蛋像是从非洲逛了一圈似的,漆黑无比,再加上被熏的眼睛一直往外冒泪水,整个人看起来更滑稽。

    江万虹看着秦筝筝,火气一下子消失了,忍不住喷笑:“哎哟哟,我看看这是谁哇?哇哦哦,这么黑,你是谁啊?包拯吗?怎么额头上的月亮不在了?这可太糟了,早知道,你要是脸上没月亮的话简直看不到你的脸了!哇哈哈哈~”

    “我是谁?干掉熊猫我就是国宝了!行不?还笑个,来帮帮忙啊!”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