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

    “也是啊,咱姐妹的出头之也终于要到了,走,先把这几人送回”比较丰满但同样妖媚的女人掩嘴笑,却发现同伴有些不对劲,怎么连动也不动了?

    “……送回尾狐洞,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动也不动?”只见那小的女狐妖由于不能动口不能言,只得吃劲对着她一直使眼色,她狐疑转过子,还没给自己惊讶的时间,就已经也被定住了。

    “定术!”柳芊芷亮出泛光的白齿,手指画着圈将自己用法力幻化出来的符咒打入另一个女狐妖体内,这下子,两个小妖都被定在原地,不能动弹,不能言语。

    摆平了这边,柳芊芷焦急万分的跑到江万虹边,扶起江万虹,神色关切的询问“恩公你没事吧?”

    江万虹勉强笑笑“我……还好,不过,能不能别叫我什么恩公啊?虽然这是你们古人称呼人的习惯,不过我听着怪别扭的”

    柳芊芷耷拉着脑袋,随即一脸认真的问着“为什么不能叫?江万虹明明就是柳芊芷的恩公啊?为什么柳芊芷不能叫江万虹恩公呢?”柳芊芷扶着江万虹,心有些雀跃,不知不觉的,有恩公在自己边,小时候才有的调皮,一下子冒了出来

    江万虹被萌倒了,为神马刚刚如女强人般的人,下一秒可以认真的这么可问出这种问题,拉回思绪,正色道“都说了不是不能叫,只是听着不习惯,你可以叫我江万虹,也可以叫我万虹,总之连名带姓随便你叫,就是别叫我恩公了”

    不待柳芊芷答应,秦筝筝插入两人之间“别说这些了,柳芊芷你怎么回来,那只死狐妖你打败他了?”

    “没有,我这不是不放心你们么?只留下你这么废材在这里照顾恩公,我担心出问题,所以半道折回来了。

    不过~那狐妖估计现在还在被我的分术追得满天飞吧?”柳芊芷嘴角流露出一丝恶作剧得逞后的笑容,小小的梨窝浮现在如凝脂般的颜上,说不出来的轻灵逸动,刹是美丽。

    “什么废柴?我怎么就废柴了?就算我是柴,那是好柴,杠杠的好柴!跟废柴完全靠不上边好吧”

    柳芊芷很久都没有享受到这种与朋友侃侃而谈,无拘无束的感觉,只笑言“好好好,你怎样说都行!不过你们不打算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若不是中了狐妖的毒,可能那些埋在我心底最疑惑的问题我会真的忘了问”

    其实被搞懵了的不止柳芊芷一人,伍栀依同样充满不解,为什么小姐至从失忆后就好像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以前的小姐遇到这种况,虽然从小对人颐指气使,盛气凌人,但那些是因为小姐被林叔叔严密的保护着。就算是小姐玩游戏时也是前呼后拥,从没真正的独自经历过如此骇人的场景,要是真是遇到这种况,小姐早就吓得两腿发抖,破口大骂自己没用什么的,又那能如此镇定自若的以如此好法救出大家?

    不知小姐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直到小姐刚才的胡言乱语才着实将伍栀依吓了一跳,暗中决定,一定要治好小姐的病!

    秦筝筝顾虑到伍栀依在现场,不好做何解释,只好憨笑的摸着后脑勺。

    “这……嘿嘿~怎么说呢这……”

    (作者有话要说:看文文的童鞋们,十分抱歉,停了三天才更,跪求原谅!π_π

    因为期末了,因为要考试了,大家都晓得,考试神马鸭梨山大,求理解!)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