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一个,嫁给他

    趴在地下的秦筝筝还在不满的嘟囔着呢,突然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拎了起来。

    看着那人近距离放大的英俊的脸庞,秦筝筝双眼差点化成红心样。

    谢韦廷厌烦的拎着这个又臭又脏还一脸羞怯望着自己的女孩,拉着她衣领使她更靠向自己,扬了扬尖锐的下巴,在秦筝筝耳边言语暧昧的说着:“你还可真是“五彩斑斓”“五味俱全”啊~?”

    如王子般温柔在秦筝筝的耳边轻呼一口气,引得秦筝筝面红心跳。

    不过下一秒却粗鲁的将秦筝筝扔到地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喂,我说童鞋,这下玩够了吧?快把令牌交出来!”

    在被扔在地下的那刻,秦筝筝发四,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变脸祖先,不过……敢和我玩暧昧?哼哼?

    秦筝筝内心笑着,面上却佯装一副怨妇样,死求白赖的一把抱住谢韦廷的大腿,哽咽不止:“呜呜呜~相公啊,求求你,你不要抛弃我啊~!我发四,以后我全都听你的依你的,我不会在阻挡你与那个女人约会了,就算是你在外面在找了别的的女人我也绝对不会在拦你了,就…就算是你不给我一个名分我也就认了,可素可素,相公,你表要抛弃我啊!我哪做错了你说了我都会去改的,就是表要抛弃我,没了你,让我可怎么活啊?!!”

    秦筝筝哭的那可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眼泪鼻涕都抹在谢韦廷的腿上,谢韦廷高深的笑笑,他到想看看她想干什么

    秦筝筝看现场气氛还不够浓烈,站起来,脸上满怀畅想之意,满是幸福的憧憬:“还记得,初相识,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啊呸呸,谈天,你我初相遇相知相,你说你从不相信一见钟,但是遇见了我以后,便知道什么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那月夜,风是那么的潇洒,天是那么的黑,月亮还是那么的圆,你拉我的手,放在你的膛,向我许下那感人肺腑的、惊心动魄的、动人心弦人心腑的浪漫盟约——今生今世来生来世,都将疼我我宠我不惹我生气,好好珍藏我,还说什么我的表是你的心;我的家人是你的亲人;我的命令是你的动力;你的嘴巴生来就是为了说我喜欢听的话,你的耳朵长脑袋两边就是为了随时随地的听我的话,你眼睛跑到前面来就是为了看清面前的我。怎么?曾经的山盟海誓难道都可以是假的吗?呜呜~”

    谢韦廷见秦筝筝说的越来越鬼扯了,可是周围的人们好像都相信了,不咬牙切齿:“你搞什么鬼啊?我什么时候和你花前月下了?”

    “唉,没有,是没有,你每次都是这样,前一刻温柔无比,后一刻却翻脸不认人。不过,没办法,谁叫我上你了呢?我你,我真的很你,所以我可以忍受这些瑕疵的!那夜相聚后,你留下你的令牌给我,说是定信物,没想到那之后你却又一直去追着别人了。现在还领着一大堆人追杀我,说是我偷了你的令牌,哎哟,你说我怎么就这么苦命?你说,你说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啊?你到是说说你说啊!”秦筝筝痛心疾首的冲着谢韦廷哭喊,一脸幽怨泣还休的模样:“如果你真的不我,那你就告诉我,我是…会保证我不会在纠缠你的!”

    一群看闹的终于看懂事的由来,原来又是小三门惹的祸啊!

    可怜的丫头,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委曲求全,看的几位NPC老大娘眼泪旺旺的。

    知的玩家直接蒙了,肿么回事?谢大是为了泡女人才把令牌给眼前这个女人的?不可能吧?不过这样一来一切不都能解释了吗?

    谢大先泡了眼前的这个女人,然后把令牌给这个女人做定信物,然后又看上了被追杀的雪雪飘,就一直努力不懈的追着雪雪飘,然后没想到雪雪飘竟然和眼前这个女人有联系,于是乎~新欢旧聚在一起,自然不是打就是争吵,或者边打边争吵,或是边争吵边打,反正不论是怎样,都是血腥的一幕啊!

    不知的玩家也骂谢韦廷薄寡意,花心大少,就算是个游戏也不应该这么玩弄人家小女孩的感,然后又上升到什么自古多女子薄郎,男人靠得住母猪也可以上树巴拉巴拉的一大堆之类的深奥争论。

    现场的男子这下子不蛋定了,闹哄哄的争论,一位男子忍受不住的吼道:“哎,我说兄弟,你搞毛啊你?有这么好的媳妇你不要,你还还找神马小三啊?赶紧娶回家得了!”

    “就是就是,赶紧的,在不行动我可就抢亲了!来,亲一个,娶回家!”

    这下,人群算是轰动起来了,把气氛一下子堆到了高、潮,大家都极默契的富有节奏感同时喊到:“亲一个,娶回家!亲一个,娶回家!亲一个,娶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