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

    于此同时,讯问室门外,鬼鬼祟祟的站三个人偷听,秦筝筝激动的想推开门闯进去,江万虹赶紧拉住,小声凑到秦筝筝耳边道:“干什么啊你?”

    “你看她说的那些什么鬼话啊?我是怕警察会察觉到她是未来来的人呀。”秦筝小声的回应着。

    “哎哎,别去,难道你不觉得古代女捕PK现代警察不是很有意思的吗?而且你大可放心了,他们只会觉得她是个神经病,一般人谁会相信这些?你闯进去干吗?你也想当神经病呀?”

    秦筝筝看着江万虹,十分无语,我们两个不是都相信了吗?:“你,是说我俩是神经病吗?”

    江万虹怯怯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却发现自己关顾着拉秦筝筝,却没注意伍栀依已经闯了进去。

    陆蔚和丁梓一脸莫名的看着闯进来的女孩,只见那女孩严肃之极的说:“警官先生,请你们不要在问芊芷小姐了!她已经失忆了!你们不能在刺激她了!”

    陆蔚和丁梓两眼相望,异口同声:“失忆?!”

    江万虹和秦筝筝也一下子冲进来:“对对对,我证明就在三天前她从山上掉下,导致失忆,还是我将她救起的!”

    “是吗?那你知道吗?也就在三天前城区外郊的一个乌林山上,也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一名女,十九岁,和你是同一所学校的,叫做岳婖汀,不过尸体今天才被人发现。”

    柳芊芷插嘴:“那关我什么事?你们怎么不把那所学校的所有学生都给抓了呀?办案是要证据的,这你们都不懂吗?”

    “呀!乌林山?三天前?柳芊芷也是那天掉在那里的,而且那天我上山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尸体呀?”江万虹惊讶的出声。

    伍栀依附和着:“虽然我家小姐和岳婖汀是在同一个山上出事的,但刚才江万虹也说了我家小姐也是三天前从山上掉下,怎么可能杀得了岳婖汀?”

    “请听我说完好吗?是,是,你家小姐的确是三天前掉下山崖,但是呢,她是杀了岳婖汀埋尸之后,慌忙逃跑才不慎掉下山的。”

    伍栀依气急:“你这人怎么可以乱说话?我家小姐才不可能杀岳婖汀!小姐为什么要杀岳婖汀?她和岳婖汀又不熟,一没仇二没怨,你说小姐为什么要杀岳婖汀?!!警官先生我希望你不要信口开河!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好不?”

    “听着,要证据是不?当天晚上柳芊芷被同校的吴宛和郝心晴告知,自己并不是首富林沥的女儿?”又拿出另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碎纸屑:“这是从现场勘察碎纸,经我们调查这是DAN鉴定报告,上面留有柳芊芷的指纹,而且我们也向吴宛和郝芯晴问过了,当晚她们确实找过柳芊芷,不过讽刺完柳芊芷便走了,而她们走时也看见你疯狂的撕鉴定报告。从柳芊芷的通话记录来看,就在吴宛走的之后,柳芊芷就打电话给当时正在派对上的那个柳芊芷,也就是现在的林雪雅打过电话。不凑巧,据林雪雅说当时因为要参加林家为她准备的聚会,穿晚礼服,就把手机交给了好姐妹岳婖汀,所以最后是岳婖汀接到了你的电话,岳婖汀见你还在纠缠自己的好朋友,于是就自己赴会,想和柳芊芷说清楚不要在纠缠自己的好朋友了,没想到因为言语不和,加上那时的你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你就拿出自己随携带的一把匕首刺中了岳婖汀。”

    陆蔚又拿出塑料袋,这次是一把带血的匕首:“我也调查过了,这把匕首的材质极好,削铁如泥,就是这把匕首,在世界上也是很少见的宝物。是你通过各种渠道才得到的,是准备送给暗恋对象的生礼物,平时很宝贵都带在上,片刻都离不开,相信你也有印象吧?然而你宝贝的这把匕首,此时就插在了岳婖汀的口上,这些够不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了?”

    伍栀依一下子懵了,这匕首?小姐的确是很宝贝,从来是匕首不离的,为的只是在下个星期紫炎的生会上把这把匕首送给他,此时怎么会在警察的手上,难道?不不不!不可能是小姐的!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