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巷

    两人像往常一样的争执不休,以至于在柳芊芷忽然停住脚步后,紧跟后的江万虹秦筝筝没有及时刹住车,撞了上来。

    “哎哟!怎么了?”秦筝筝一个吃痛,想知道发生什么事

    柳芊芷食指伸在嘴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耳朵敏锐的感知周围环境,缓缓开口:“嘘,我听见有人在哭。”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在哭?难道是鬼?”秦筝筝自从经历过鬼附体的那件事后便开始有些疑神疑鬼了。

    “瞎说什么,大清早的哪有什么鬼啊?若真想知道,去看看不就行了。”江万虹翻了个白眼,哪来的那么多的鬼啊?想太多了吧?

    在柳芊芷的带领下,三人循着声音走去。

    在路边的一个灌木丛边,路旁修建的隔离栏石阶蹲坐着一瑟瑟发抖的人儿,一青衣白色素裙,虽然十分整洁,但也看得出来一定穿了很久显得老旧。

    长发静静披露在纤细的背脊上,少女沉浸在悲伤之中,低低的抽咽着,没有发现已经有三个人来到自己面前。

    秦筝筝以为她遇到坏人了,毕竟在凌晨的时候这段街的治安并不算太好,前一段时间抢劫犯尤其猖狂,看这个女孩,该不会是被抢了吧?因此不动了恻隐之心,上前一步,柔声道:“喂,美女你…你怎么哭了呢?发生什么事了?放心,我们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

    少女这才微微抬起头,迷茫的眼睛闪动着,眼角还挂着泪珠,到使得红肿的眼睛周围闪着灵动的光,还挂着泪珠的睫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神里释放出无可言喻惊喜光芒,激动的站起扑倒在柳芊芷上,紧紧抱住。

    秦筝筝瞠目结舌:“不是吧?蕾丝边?可别看上我”秦筝筝一脸小生怕怕,紧张的护住部。

    江万虹发誓自己绝对是绅士,绝对是君子,绝对不能与一个小女子计较。但是……还是忍不住狠狠给了一个暴栗,怒吼道:“秦筝筝!麻烦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是谁在乱叫好吧?!!”

    秦筝筝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听话的抹了抹眼睛:“呀?原来是伍栀依你呀?怎么早你这么在这儿哭啊?真是,演贞子那也得给个预告先好吧?”

    柳芊芷正被抱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听伍栀依哽咽哭的喏喏讲:“雪雅小姐,我找了你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你,我到秦筝筝原来的房子去找你们,可那里的房东说你们已经搬走了,我就想着问江万虹,可是他的电话打不通,我只好来江万虹住的小区。我来的时候太晚了,保安不让我进去,我只好在这里等着。我还以为雪雅小姐我以为你又要消失不在了,我好担心你。”

    虽然自己并不认识在自己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孩,不过,这个女孩好像是关心“自己”吧,自己怎么着也不能放着不管吧。

    抹掉伍栀依脸上的泪痕,柔声安慰:“没事了,我不会消失的了,你上怎么这么凉啊?你该不会是傻傻的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吧?”慌忙的拭去伍栀依的眼泪,却发现这眼泪怎么越擦越多啊?在看到伍栀依默默地的点头时候,柳芊芷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无力感,该怎么解释我并不是她所牵挂着的雪雅小姐呢?也许她的雪雅小姐在掉落山崖的那刻就已经死了,而我,只不过是一个霸占她小姐躯壳的人。

    “你不是回去林家了吗?况怎么样?我们可以在那里住吗?”秦筝筝突然想起该关心关心她们的住行了,现在真有点不知道该在那里睡了,如果能去林家那个豪宅睡几天,那真是太划算了!

    伍栀依突然垂下眼睑,对着柳芊芷歉然道:“雪雅小姐,对不起,我……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

    “陆伯伯说因为刚把那个柳芊芷接回去主屋,我们,回去不方便,所以我们回不去了,不过小姐你别害怕,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陆伯伯是林家的大管家,从小看着林雪雅长大的,虽然出了这种事,但打心底还是心痛林雪雅的,不过他也只是拿钱替人办事,上面如此吩咐了,他也只能去执行,对于伍栀依的恳求他也没办法。

    “那现在林家也去不了啊?得,还得睡大街?”希望泡汤了,不仅睡不到豪宅,可能还得去睡大街,秦筝筝说不出失落。

    江万虹又一个暴栗,吹了吹拳头:“老实说,我还真搞不懂你的大脑结构怎么长的,三个女孩子睡大街能安全吗?”

    秦筝筝很是不服气,凭什么自己老挨打呀,不就是拍几张破照嘛,看着吧,你就别让我逮着你的把柄了,否则……哼哼~~!不过,现在……垂头,丧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你说我们住哪里啊?宾馆?我可没钱,哎对了,不然你求你姐出去住也是可以的呀,”

    “可以什么?过几天我姐要开聚会,她不把我赶出去就好了,我还敢去赶她?在说了,不就住的地方嘛,那还不好解决?你想想看,既然那个柳芊芷住进了那个林雪雅的家,那我们这个林雪雅不就可以住进那个柳芊芷家里了吗?对吧?”江万虹说着自己的想法

    “虽然有点绕,不过我听懂了,好吧!反正也只在住几天我们就回学校宿舍了。柳女侠,你怎么看?”

    伍栀依一脸疑惑,显然不知道叫的那个柳女侠就是她家小姐:“柳女侠是?”

    秦筝筝挥挥手解释:“哎哟,那个柳芊芷不是已经成了林雪雅了吗?那这个林雪雅不就是那个柳芊芷了吗?你以后也要熟悉柳芊芷这个名字,所以她,现在,以后都叫柳芊芷了,你以后也要注意了,免得大家都尴尬。”

    对于这点,柳芊芷十分同意秦筝筝的看法,自己也很不习惯被人叫什么林雪雅这么俗的名字了:“嗯,对,还有叫我芊芷就行了,你们别叫我什么小姐、女侠的,怪别扭的,”

    秦筝筝点头,:“栀依,那个,问问,你应该去过那个柳芊芷的家吧?那她家在哪里?坏境好吗?家里怎样?”

    伍栀依歪着脑袋想想,才道:“我也只去过一次而已,是接那个柳芊芷回去的那天去过一次,她家好像住在九条巷里,是开小旅馆的,好像只有一个酒鬼老爸整天醉醺醺的在家里无所事事,所以她家的旅馆早就破烂不堪了”

    秦筝筝大叫:“我的天,什么?九条巷?”

    江万虹也有些疑惑:“九条巷?哪儿呀?好歹我也在这混了十几年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个地方?”

    “你当然不会听说过了!”秦筝筝解释:“九条巷是这个城市里最恐怖,最森,最落后,最破烂,最没人愿意去的,连提都不想提的一条小巷子,总之就是个鬼不拉屎鸟不下蛋的破地方!!”

    秦筝筝略为激动的演说着对九条巷的印象:“传说九条巷上整一条小街,道路交错复杂,弯弯绕绕的小巷里除了一间处于小巷交接处的地方,有一间十分浩大的从古时就一直保存完整的古色客栈,周围都是一堵高高的围墙,没想到竟然是那儿!那破房子都传了上千年,虽然完整保存至今,但是里面破旧不堪!以前的时候,还有人把那个地方当作古镇去参观游览,不过时至今,反正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在去了,”

    看着大家依旧一脸那又怎样的表,秦筝筝更为激力的强调:“你们难道都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那里实在是臭气熏天,乱七八糟,而且最最最为重要的是,那里随处可见,地下到处都爬满了蟑螂和耗子,而且据说还闹鬼。”恶……!终于鼓起勇气说完,秦筝筝感觉过来一个世纪之久,虽然仅是说说,秦筝筝已经全发颤,偷偷观察其他人的表

    就见江万虹早已笑的直不起腰:“哈~哈~!你竟然怕这些?”

    而柳芊芷的一脸嗤之以鼻,伍栀依则是带着鼓励的微笑望着自己:“放心吧,我去过,没鬼的,脏乱倒是有一点,不过我们打扫打扫就可以了。”

    这种时刻,当然……是不能丢面子滴!

    “谁,谁说我怕来着,我是怕你们怕我才怕的,既然你们都不怕那我有什么好怕的,看什么,走啊!”昂首抬头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其余三人皆无奈摇摇头,提包跟上。两人像往常一样的争执不休,以至于在柳芊芷忽然停住脚步后,紧跟后的江万虹秦筝筝没有及时刹住车,撞了上来。

    “哎哟!怎么了?”秦筝筝一个吃痛,想知道发生什么事

    柳芊芷食指伸在嘴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耳朵敏锐的感知周围环境,缓缓开口:“嘘,我听见有人在哭。”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在哭?难道是鬼?”秦筝筝自从经历过鬼附体的那件事后便开始有些疑神疑鬼了。

    “瞎说什么,大清早的哪有什么鬼啊?若真想知道,去看看不就行了。”江万虹翻了个白眼,哪来的那么多的鬼啊?想太多了吧?

    在柳芊芷的带领下,三人循着声音走去。

    在路边的一个灌木丛边,路旁修建的隔离栏石阶蹲坐着一瑟瑟发抖的人儿,一青衣白色素裙,虽然十分整洁,但也看得出来一定穿了很久显得老旧。

    长发静静披露在纤细的背脊上,少女沉浸在悲伤之中,低低的抽咽着,没有发现已经有三个人来到自己面前。

    秦筝筝以为她遇到坏人了,毕竟在凌晨的时候这段街的治安并不算太好,前一段时间抢劫犯尤其猖狂,看这个女孩,该不会是被抢了吧?因此不动了恻隐之心,上前一步,柔声道:“喂,美女你…你怎么哭了呢?发生什么事了?放心,我们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

    少女这才微微抬起头,迷茫的眼睛闪动着,眼角还挂着泪珠,到使得红肿的眼睛周围闪着灵动的光,还挂着泪珠的睫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神里释放出无可言喻惊喜光芒,激动的站起扑倒在柳芊芷上,紧紧抱住。

    秦筝筝瞠目结舌:“不是吧?蕾丝边?可别看上我”秦筝筝一脸小生怕怕,紧张的护住部。

    江万虹发誓自己绝对是绅士,绝对是君子,绝对不能与一个小女子计较。但是……还是忍不住狠狠给了一个暴栗,怒吼道:“秦筝筝!麻烦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是谁在乱叫好吧?!!”

    秦筝筝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听话的抹了抹眼睛:“呀?原来是伍栀依你呀?怎么早你这么在这儿哭啊?真是,演贞子那也得给个预告先好吧?”

    柳芊芷正被抱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听伍栀依哽咽哭的喏喏讲:“雪雅小姐,我找了你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你,我到秦筝筝原来的房子去找你们,可那里的房东说你们已经搬走了,我就想着问江万虹,可是他的电话打不通,我只好来江万虹住的小区。我来的时候太晚了,保安不让我进去,我只好在这里等着。我还以为雪雅小姐我以为你又要消失不在了,我好担心你。”

    虽然自己并不认识在自己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孩,不过,这个女孩好像是关心“自己”吧,自己怎么着也不能放着不管吧。

    抹掉伍栀依脸上的泪痕,柔声安慰:“没事了,我不会消失的了,你上怎么这么凉啊?你该不会是傻傻的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吧?”慌忙的拭去伍栀依的眼泪,却发现这眼泪怎么越擦越多啊?在看到伍栀依默默地的点头时候,柳芊芷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无力感,该怎么解释我并不是她所牵挂着的雪雅小姐呢?也许她的雪雅小姐在掉落山崖的那刻就已经死了,而我,只不过是一个霸占她小姐躯壳的人。

    “你不是回去林家了吗?况怎么样?我们可以在那里住吗?”秦筝筝突然想起该关心关心她们的住行了,现在真有点不知道该在那里睡了,如果能去林家那个豪宅睡几天,那真是太划算了!

    伍栀依突然垂下眼睑,对着柳芊芷歉然道:“雪雅小姐,对不起,我……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

    “陆伯伯说因为刚把那个柳芊芷接回去主屋,我们,回去不方便,所以我们回不去了,不过小姐你别害怕,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陆伯伯是林家的大管家,从小看着林雪雅长大的,虽然出了这种事,但打心底还是心痛林雪雅的,不过他也只是拿钱替人办事,上面如此吩咐了,他也只能去执行,对于伍栀依的恳求他也没办法。

    “那现在林家也去不了啊?得,还得睡大街?”希望泡汤了,不仅睡不到豪宅,可能还得去睡大街,秦筝筝说不出失落。

    江万虹又一个暴栗,吹了吹拳头:“老实说,我还真搞不懂你的大脑结构怎么长的,三个女孩子睡大街能安全吗?”

    秦筝筝很是不服气,凭什么自己老挨打呀,不就是拍几张破照嘛,看着吧,你就别让我逮着你的把柄了,否则……哼哼~~!不过,现在……垂头,丧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你说我们住哪里啊?宾馆?我可没钱,哎对了,不然你求你姐出去住也是可以的呀,”

    “可以什么?过几天我姐要开聚会,她不把我赶出去就好了,我还敢去赶她?在说了,不就住的地方嘛,那还不好解决?你想想看,既然那个柳芊芷住进了那个林雪雅的家,那我们这个林雪雅不就可以住进那个柳芊芷家里了吗?对吧?”江万虹说着自己的想法

    “虽然有点绕,不过我听懂了,好吧!反正也只在住几天我们就回学校宿舍了。柳女侠,你怎么看?”

    伍栀依一脸疑惑,显然不知道叫的那个柳女侠就是她家小姐:“柳女侠是?”

    秦筝筝挥挥手解释:“哎哟,那个柳芊芷不是已经成了林雪雅了吗?那这个林雪雅不就是那个柳芊芷了吗?你以后也要熟悉柳芊芷这个名字,所以她,现在

    ,以后都叫柳芊芷了,你以后也要注意了,免得大家都尴尬。”

    对于这点,柳芊芷十分同意秦筝筝的看法,自己也很不习惯被人叫什么林雪雅这么俗的名字了:“嗯,对,还有叫我芊芷就行了,你们别叫我什么小姐、女侠的,怪别扭的,”

    秦筝筝点头,:“栀依,那个,问问,你应该去过那个柳芊芷的家吧?那她家在哪里?坏境好吗?家里怎样?”

    伍栀依歪着脑袋想想,才道:“我也只去过一次而已,是接那个柳芊芷回去的那天去过一次,她家好像住在九条巷里,是开小旅馆的,好像只有一个酒鬼老爸整天醉醺醺的在家里无所事事,所以她家的旅馆早就破烂不堪了”

    秦筝筝大叫:“我的天,什么?九条巷?”

    江万虹也有些疑惑:“九条巷?哪儿呀?好歹我也在这混了十几年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个地方?”

    “你当然不会听说过了!”秦筝筝解释:“九条巷是这个城市里最恐怖,最森,最落后,最破烂,最没人愿意去的,连提都不想提的一条小巷子,总之就是个鬼不拉屎鸟不下蛋的破地方!!”

    秦筝筝略为激动的演说着对九条巷的印象:“传说九条巷上整一条小街,道路交错复杂,弯弯绕绕的小巷里除了一间处于小巷交接处的地方,有一间十分浩大的从古时就一直保存完整的古色客栈,周围都是一堵高高的围墙,没想到竟然是那儿!那破房子都传了上千年,虽然完整保存至今,但是里面破旧不堪!以前的时候,还有人把那个地方当作古镇去参观游览,不过时至今,反正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在去了,”

    看着大家依旧一脸那又怎样的表,秦筝筝更为激力的强调:“你们难道都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那里实在是臭气熏天,乱七八糟,而且最最最为重要的是,那里随处可见,地下到处都爬满了蟑螂和耗子,而且据说还闹鬼。”恶……!终于鼓起勇气说完,秦筝筝感觉过来一个世纪之久,虽然仅是说说,秦筝筝已经全发颤,偷偷观察其他人的表

    就见江万虹早已笑的直不起腰:“哈~哈~!你竟然怕这些?”

    而柳芊芷的一脸嗤之以鼻,伍栀依则是带着鼓励的微笑望着自己:“放心吧,我去过,没鬼的,脏乱倒是有一点,不过我们打扫打扫就可以了。”

    这种时刻,当然……是不能丢面子滴!

    “谁,谁说我怕来着,我是怕你们怕我才怕的,既然你们都不怕那我有什么好怕的,看什么,走啊!”昂首抬头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其余三人皆无奈摇摇头,提包跟上。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