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丝而眠

    想到自己的魂魄修为很可能会在柳芊芷的掌下化为乌有,不嘶声厉吼,在寂静的夜空化作一缕青烟,消逝在廖静的夜。

    秦筝筝宛如抽了丝一般,瘫软在地,柳芊芷扶着江万虹也没在追,现在主要是看秦筝筝有事没。

    江万虹使劲摇着秦筝筝,秦筝筝不耐烦的赶着江万虹的手,迷糊的哝语:“别闹,我要节约能量,啊~我的烤翅,我的鸡腿。”

    看着没心没肺的秦筝筝,十分担忧的江万虹不气的在秦筝筝腰上踢了一脚。

    秦筝筝这下总算完全清醒了,睁开眼帘,因疼痛从地下蹦跶起,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咋咋乎乎大叫:“谁呀?谁呀?我怎么被绑了!劫财劫色?劫财,没有。劫色,有,但是不可以!”

    江万虹一个暴栗回之:“干嘛呢?!耍什么宝啊?还要心开玩笑?你知不知道刚刚我们历经了一场生死大战!!”

    “生死大战?什么啊?你做梦还没醒吧?”秦筝筝迷迷糊糊,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

    江万虹将事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果然,秦筝筝的眼睛越睁越大:“这么说?真有鬼?而且我还被鬼附了?”越说越震惊!

    “以刚刚发生的事实总结来说……是的!”

    “……ohmyladygaga!”秦筝筝表示很震惊:“我勒个去!为什么发生这么这么如此如此精彩的事,你们竟然都没叫我看?!!”呆愣半响,秦筝筝惊叫起!

    “噢~!额滴神!拜托啊大姐!我说了半天你是都没有听懂啊?你都被附了我们怎么叫你?为了救你我可是差点连命都丢了!”为了证实,江万虹拉下衣领,显出被鬼抓的痕迹。

    秦筝筝咂舌,好吧好吧,虽然还是不太相信有鬼,但看了看江万虹上的伤痕也不可能是自己抓上去的吧?这么说来自己还得谢谢江万虹,呃,还有柳芊芷了。

    郑重的向两人鞠躬以示感激,江万虹耸耸肩,从鼻子哼出一声:“这还差不多。”

    这一得瑟的耸肩,让原本已经没流血的伤口再次裂开,冒出丝丝血迹,这疼痛来得太猛烈,江万虹也有些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

    柳芊芷焦急制止:“你干什么啊?不知道自己上有伤吗?对了你这儿有抱扎的药吗?”

    江万虹脸痛的惨白惨白的,艰难的说着:“柜子上面有我姐今天买的药还有急救箱。”

    因为柳芊芷扶着江万虹,所以秦筝筝赶紧跑去拿药。

    急救箱一拿来,秦筝筝打开箱子一看,里面的药品种类倒齐全的,感冒药、退烧药、胃药还有一些止血的,消炎的,纱布、棉棒什么的,零零散散的。不过外伤应该是用消炎和止血药吧?秦筝筝拿起消炎和止血止痛的药递给柳芊芷。

    柳芊芷拿起药,小心翼翼的涂抹在江万虹的伤口上,又拿起纱布,一圈圈的包扎起来,动作轻而娴熟,瞳孔里也是说不出的认真,两排浓密微卷的睫毛低低垂下,奇异的竟让江万虹不在感觉到疼痛,整个人被那如滴了墨点的黑亮眼眸给吸引住。

    柳芊芷这时也包扎完毕,打了一个结,抬起眼眸,不意与江万虹对上,发现他正“含脉脉”的望着自己看,不好意思的别过头,低斥道:“你看什么呐?”

    “我,我看什么了?”江万虹好像被大人抓到做坏事的小孩一样,笨拙的闪躲着。

    看到伤口已经被包扎好,纱布将伤口包扎的很结实,却又不会让自己感到束缚,不由赞叹:“咦?你包扎的可真好!”

    柳芊芷平淡的说着:“我以前包扎习惯了,自然不会太难。”

    江万虹被这双平淡的瞳孔给震住了,心里一窒,突然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生活会使一女孩对包扎这种事说习惯?

    柳芊芷想着,道:“可为什么会这样,秦筝筝你不是说你们这个世界鬼怪那都是传说中的,虚无缥缈的吗?可就算是我们那个妖怪横生的世界,妖怪也是决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扰人类的。”

    秦筝筝歪着头,自己也是很纳闷呐,她从小就是一个无神论者,不过自从遇到柳芊芷那天就被打破了,但是鬼什么的,她依然是觉得不靠谱的,出了今晚这种事,她算的上事与鬼零距离接触了吧?至于鬼为什么会上她的她还是想不明白,不过如果是男鬼还可以说明是自己魅力忒大,已经超越了生死界限了!咦?这么越想就觉得这个原因是最有可能的呢?嘻嘻嘻~

    江万虹用手在秦筝筝眼前晃了晃:“我说你又一个人在那里瞎乐什么呢?”

    秦筝筝回过神来:“哦,没,没什么啦……哎,不过我说你们能不能给我但松绑先?”

    尘埃落定,柳芊芷依旧倚在边,单手托腮,想着刚刚那鬼为什么冲着自己要宛寓石?难道它知道自己是被宛寓石带来的?据说宛寓石的确有增强妖怪法力的说法,不过现在我也没宛寓石啊?话说宛寓石到底去了哪里?

    秦筝筝揉了揉发酸的胳膊小腿,无力的走到边,坐柳芊芷的旁边,摸了摸已经瘪下去的肚皮。

    江万虹收好绳子从两人面前走过。亲昵的摸了下绳子:“宝贝,今天可多亏了你”

    秦筝筝却越想越觉自己倒霉,不带这样的吧,被鬼附也就算了,但但但最重要的是,收妖如此精彩的战斗场景自己就给错过了?!忽地跳起,吓得另两个现在已经有些敏感两人也跟着跳起,当察看周围没有异常,才松下一口气:“秦筝筝,你又在搞什么啊?快睡觉吧!别到时候我们没被鬼吓死,反到被你给吓死了。”

    “不行不行,你都看了柳女侠的战斗场面,我也一定要看的!”夺过江万虹手中的绳子,蹬蹬蹬的跑到柳芊芷面前,讨好似的望着柳芊芷。

    看着面前的这根绳子,柳芊芷呆呆愣住,这女孩儿?:“干……干嘛?”

    “没什么,没什么,那个你会那个悬丝而眠吗?就是在一根绳索上面睡觉的绝招。我看过电视,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就能在绳索上睡觉。来嘛来嘛,表演一个看看嘛”秦筝筝双手合十,祈求状。

    “这都什麽跟什麽呀?赶紧睡吧!”柳芊芷果断决定不理她,一下躺在上。

    秦筝筝赶紧上前摇晃柳芊芷:“起来嘛~就表演一个给我看看好不好嘛?”

    柳芊芷实在是被烦的不行了,加上实在累得想睡觉,不十分不耐烦,鲤鱼。睡眼惺忪抹了抹眼睛提神:“不好!我现在困了!”

    秦筝筝锲而不舍的继续将柳芊芷拉起来:“柳女侠,就表演一个嘛~!”

    老实说,柳芊芷真还是不知道这个现代女孩在想什么:“去死啊,求你了,就睡了吧,阿?乖!”说完又倒在枕头上。

    秦筝筝将柳芊芷拉起,眼神虔诚:“哎哟,别嘛,别嘛,就一次,我保证就一次好不?!”

    柳芊芷勉强打起精神,虔诚的回望过去,带了那么一丢丢的不怀好意的味道:“你确定?真要看?”

    嗯嗯嗯,秦筝筝不停的点头,一点也没注意到。

    柳芊芷叹气:“没办法了,好吧,把绳子拿来”

    见柳芊芷终于同意了,秦筝筝连忙将绳子递给柳芊芷

    “现在你闭上眼睛。”柳芊芷吩咐道,

    啊?秦筝筝很不解,但转念一想高手都会有些奇怪的癖好吧,为了看柳芊芷表演听话的闭上眼:“柳女侠,可以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