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石头

    头上传来一个充满雌的声音,照的低沉又魅惑。

    “美女,真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接着仿如绅士的将手伸到自己面前,示意要拉自己起来。

    秦筝筝抬头一看,口水差一点儿就流下,哇哦!这不是紫王子,帅呆了!刚刚紫王子叫我美女碍?!果然不愧是紫王子,英俊邪魅的面容,似乎多看一眼感觉就要被吸进去了耶!而且,嘿嘿,很有眼光嘛!(注:叫你美女,纯粹礼貌用语,表要自作多啦!)”

    柳芊芷江万虹看着正坐在地下不断发花痴的秦筝筝表示很丢脸的撇过头。

    “她刚刚不是还很生气嘛,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啊?”柳芊芷觉得秦筝筝这种现代生物还真是....猜不透啊!

    秦筝筝有些愣愣的将手塔在紫炎手上,而紫炎却是十分优雅的姿势将秦筝筝拉起,仿佛秦筝筝是这世界最易碎的珍宝。

    不经意间两人眼眸相视而望,良久不分。

    站在紫炎旁边的赤峰差点吹起口哨来鉴证这暧昧的一幕。

    柳芊芷觉得自己实在看不下去了,清咳一声:“咳,那个,两位自重,男女授受不亲。”

    秦筝筝这才将已经有些烫伤的手迅速抽回,侧过子只露出半面羞红绯绯的脸颊。

    “没事吧?”紫炎满是关切的问道,让人觉得无可挑剔。

    “我没事我没事!到是紫哥哥你,你有没有被我撞到,哎呀都是我的错,走路眼睛也不到处看看,撞着你了吧?没事撞伤吧?没事吧?让我看看,”秦筝筝边说着边用手到处摸,呃不对应该是到处审查紫炎上,又或者还是在吃豆腐?总之就是上下其手。

    柳芊芷无语的看着一脸阿谀奉承的秦筝筝,刚刚不是你在骂别人,怎么现在变了一副嘴脸?果然啊,这撞人啊也得有资本才行啊!

    紫炎脸色涨红的将那双不断在自己上乱动的手移开,看得出来十分的恼怒,不过还是尽量保持自己的风度,但话语也不难听出其中怒气:“不用了,果然是和林雪雅一路的人。”

    紫炎厌恶的瞥向站在一旁的柳芊芷,直直越过秦筝筝,与柳芊芷擦肩而过,翩翩而去。

    柳芊芷若有所思的看着紫炎与赤峰的背影,江万虹用手在柳芊芷面前晃了晃,却没见柳芊芷有反映,不紧哀叹:“完了完了,连你一个古代女侠都中了四虫毒了,地球的女人没救了!”

    秦筝筝听到江万虹如此污辱自己偶像,炸毛抗议道:“什么四虫毒?哼,就算是毒那也是四王子毒。你个小孩,我看你是嫉妒羡慕加恨吧?”

    “我嫉妒?我羡慕?我还恨?开玩笑吧你,本人为校草一枚,会嫉妒羡慕恨四只虫?呵!你脑壳被门给夹了吧”话到最后还冒出了一句家乡话。

    “你才被门给夹了,而且你还是被大铁门夹的!”

    柳芊芷终于发话,瞥了瞥两人,道:“我觉得,刚才那俩人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见过他们?”

    秦筝筝默念,熟悉?…心中忽然明了,大叫:“不是吧?柳女侠你们古代也用这种方式搭讪?”

    “什么大扇?我没有扇子呀。”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说哪凉快你哪呆着吧你,你还和谁都熟悉呢!”

    柳芊芷不理会秦筝筝的嘲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你不信就算,把你从那个男的上偷的东西拿给我看看!”

    秦筝筝不明所以,乌黑明澈大眼珠子左右转了转,觉得柳芊芷纯粹瞎说,自己要镇定点,定了定心神道:“什么偷呀?你别瞎说哦,告诉你我们这里法律有条罪叫做诽谤的哦,知道诽谤吗?诽谤就是说人坏话,诋毁和破坏别人名誉。你在乱说我可就要不给你面子告你了哈!”

    柳芊芷也有些不耐了,大抵是觉得像秦筝筝这号人物的厚脸皮程度,百年难得出一个,看来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管你什么诽谤,得了,你也别装了,就在你刚刚摸那个人的时候,你偷拿了他上的某样东西,怎么样?没错吧?这点小伎俩你也想瞒过本捕快?”

    秦筝筝瞪大双珠,还是心不甘不愿的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东西:“好啦,给你看啦,不过我可要告诉你,我可没有偷,我只是想收藏紫哥哥的一个贴物品做纪念,你看完后要还给我哦”

    “好啦,啰嗦什么?!”柳芊芷直接抢过过东西,不理会秦筝筝哀怨的目光,放在手上仔细观摩着,这是一块散发着幽幽紫色的石头,紫色石头透出光芒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可以将人吸食进去,一旁的秦筝筝尖叫道:“哇,紫哥哥的紫色石头都和他人一样邪魅帅气啊!”

    柳芊芷在疑惑着:“这块石头也很熟悉,究竟是在哪见过呢?”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