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炎的夏季,人声嚷嚷的大街上,正有一个鬼鬼祟祟躲藏的影闪避在人群中。

    “喂,你干嘛遮遮掩掩的,穿我的衣服很丢人是吗?”秦筝筝不爽的看着别走别紧张的拉紧衣服,生怕别人注意到她的衣着打扮,小嘴嘟囔穿我的衣服还敢嫌弃不成?

    柳芊芷这时浓妆早已洗去,穿从秦筝筝淘汰下来的粉红长袖外,和一件牛仔长裤,比起以前那个浓妆美人,更别有一番风味。

    忍不住的吐槽:“你没必要这么穷吧?衣服没一件好的,都是缺袖短脚,这样子怎么可以穿出去见人呢?简直是不成体统!”

    “那是流行!懂毛你?再说了,我不是拿了一件外给你披上了吗?你怎么还嫌弃啊?”秦筝筝不满反驳

    柳芊芷从鼻孔哼了一声,看了看这件所谓的外,粉红的耀目,上面还印着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古怪图画,很想说我们的审美观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出来干嘛啊?在家吃不就好了”

    一语提到秦筝筝的伤心事,一脸温柔看着柳芊芷:“是呀为什么我钱包鼓得厉害要跑出来吃呢?”随即立刻炸毛:“昨天也不知道是谁把我一星期的存粮消灭了?”

    柳芊芷掩了掩耳朵,小声嘟囔:“有什么嘛,比唐材还小气!”

    “老板,麻烦你煮两碗素粉呀!”秦筝筝率先走进路边的一家粉店,虽说是承诺她请吃饭,不过可别指望我请你吃什么好的哦!

    柳芊芷好奇的打望这个千年之后的客栈,吃吃不进店里买去,看了看招牌,又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菜单。

    秦筝筝一回头就看到柳芊芷一直盯着菜单看,不由自主的想起柳芊芷昨晚堪比巨无霸的饭量,赶紧一把拉着柳芊芷在店里找了个空位。其实秦筝筝根本就不用这么紧张,柳芊芷根本不认识这个时代的字,刚才之所以一直盯着菜单完全是被这些奇怪的字符给吸引过去了。不过秦筝筝并不知道,以至于坐下后还怕柳芊芷叫什么古怪的东西,自己又打不过她,连忙转移柳芊芷的注意力,一脸相问道:“喂喂,那个柳女侠,你觉得这个时代怎么样?比你那个时代好吧?”

    柳芊芷嘴角抽了抽,她才出来逛了一会儿,一个陌生的世界,又岂是一会儿就能适应的?只顽皮的挑挑眉,调笑的说了一句,:“现在吧,我只觉得这里很奇怪很奇怪!”有些激动的拍了拍桌子,一脸激愤:“老实说吧,我为一名游侠捕快,常年奔波于各地,历经无数奇闻佚事,但无法于今所见相之比拟。百姓衣不遮体也就罢了,还有人在铁棺材里面在大街上跑来跑去,男子还和女子勾肩搭背…光天化啊朗朗乾坤啊真是不成体统啊!”

    衣不遮体?勾肩搭背这个秦筝筝倒是可以勉强理解,但是……秦筝筝惊讶的四处张望,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敢拖着铁棺材就出来了:“铁棺材?什么?在哪里?谁敢在大马路上拖着棺材跑”

    柳芊芷翻了大白眼,指着满大街那些来来往往的汽车上,竟然还有大有小:“满大街的不都是嘛!”

    秦筝筝思想停顿了零点零三秒刻钟时间,这个笑话真的很有冲击力啊!:“拜托,女侠,那是车啊!是和你们的马车一样的交通工具!才不是什么铁棺材,听你这么说以后还让我怎么敢做车啊!”

    柳芊芷一听那是和马车一样的交通工具,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什么嘛,马车就马车嘛,干什么做得四四方方的,不像棺材像什么,害的我误会!

    这时粉已经煮好端上来了,一位男青年服务员将粉端来,看见是两位年轻妹纸,还故意很装萌的说道“嗨~两位的好粉好面上来嘞!”

    柳芊芷见着粉也不理秦筝筝,笑眼盈盈对着这个奇怪的“大婶”道:“谢谢你啊,尼姑大姐~”

    男服务员递粉的动作顿了顿,克制了很久才没把粉扣倒在柳芊芷的头上,内心不停的劝自己,忍住!她是软妹纸!是顾客是大爷!咱得冷静!最终还是没冷静下来,狠狠的将粉“轻轻的”放在桌上,目光狠狠的瞪了柳芊芷还有秦筝筝,头也不回的走了。

    柳芊芷愣了一会儿,不解:“我,有说错什么吗?”

    秦筝筝后悔没带避雷针,从头至尾都是一脸的我和她不认识的表,不过还是忍不住的满脸冷汗问了出来:“那男孩长的也不女相啊,你怎么就能…男女不分呢?!女侠大大,难道您真就没发现那人是男的吗?”

    柳芊芷傻了一会儿,便一脸的恍然大悟:“哦,原来真的是男孩啊?我说声音怎么这么粗?”

    秦筝筝彻底晕倒,爬起来:“听不出声音,那看看他的脸,他的喉结,还有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判断的!”面对那个男服务员不时过来的愤恨飞眼,秦筝筝抱怨道

    柳芊芷反倒是有理有据的说道:“为一名神捕,我的经验告诉我,每一个案件都是从细节决定成败,看到没,他有带耳坠,太耀眼了,你说那个男的会戴耳坠之类的东西?很明显的女扮男装嘛!”

    “那是小青年的流行好吧,你不懂就不要随便乱说好不?”秦筝筝无语的吸着粉答道。

    不一会待两人吃完付帐后,在大街上走着

    “去哪呀?”酒足饭饱的柳芊芷很不爽,这什么鬼地方啊!

    “去学校报道,呃,也就是上学堂的意思”

    “那我干嘛去?我连这个世界的字都不认得”柳芊芷停住了脚步,不愿了。

    “这样告诉你吧,你不是想回你的古代去吗?”秦筝筝从上掏出一块玉佩,握在手上玉佩发出幽绿的光茫,玉四周布满了奇怪的图纹,中间有个红色按扭。

    柳芊芷仿佛出了神似的,呐呐道“…这是?”

    秦筝筝摇了摇“怎么你见过?”

    柳芊芷方才回过神“没,不过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哦,这样啊~咳!听着,我们学校有个号称全虚拟网络游戏,百分百真人,在玩游戏的同时会使玩家有临其境的感觉,而要进这个游戏,必须靠这块玉佩和在我们学校才行”看芊芷一脸懵懵,秦筝筝恍然,柳芊芷一个古代怎么会知道什么叫虚拟网络游戏:“哎,看我这脑子,这样说你一定不理解,不过不理解也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就将就着听吧,慢慢的你就会了解的。我们怀疑那个所谓的虚拟网络游戏其实是真是的另一个世界,所以我想,说不定对你找寻回古代之路会有一定的帮助。”秦筝筝解释的棱模两可,柳芊芷也晕晕乎乎的被秦筝筝拉到一座雄伟的建筑面前。

    面前一个古典、现代风格结合的大门,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传承了中华传统建筑的精髓,保持着传统建筑融古雅、简洁、富丽于一体的独特艺术风格。

    “哇!这里好美啊!”走进学校,柳芊芷不经感叹,在小路两旁开满了梨花树,恍如人间仙境般

    “还是梨花呀!呵~”随着微风飘扬,梨花花瓣片片落下,柳芊芷伸出手接住一瓣。

    秦筝筝吐槽:“真是刘姥姥进了大观院呐,也不想想这时节怎么会开梨花的,这是人工培育的,假的!”

    柳芊芷听不懂什么叫做人工培育,那着那片花瓣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好心的没去计较。

    巍峨立的一栋栋教学楼印入眼前,古式风格的装潢,倒让柳芊芷找到了一些熟悉感。

    “哎,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报名”

    “我不一起去?”

    “不用你去!反正学费早就缴了,我去帮你报个道就行了,你就给我乖乖等着,我一会就来找你。”也不等柳芊芷答应,一个箭步跑上

    看着秦筝筝远走背影,愤恨不已:“不让我去,干嘛叫我来啊?”

    柳芊芷又不了解这里的况,只好一个人在走廊的座椅上无聊的玩手指,这时走来了三个嬉闹的女孩,个个传头接耳,不怀好意的将柳芊芷围了起来。

    柳芊芷抬头看这三人,三人打扮皆靓丽时尚,第一个上着浅紫色吊带露肩衣,搭配着黑色牛仔短裤,一双的紫色的水晶式高跟鞋,气质一下子就凸显而出,那女孩眼睛化了很浓重的眼影,嘴唇上涂抹了耀人的唇彩。

    第二个穿灰色休闲衣裤,打扮十分随意,吊儿郎当的站着,望着柳芊芷眼睛里,充满了得意嘲讽之色。

    第三个女孩则显得可,长得不如前面两位女孩那么美,但是炯炯有神的神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犹如蝶翼般时常不安的忽闪忽闪的,让人对她油然而生一种保护感,上穿着柳芊芷看不懂的卡通T恤,下是雪白的七分裤。

    “哟哟喂,这不是咱们的林雪雅林大千金麽,哟!大小姐,怎么今天改走乡村路线了?啧啧啧,穿这么廉价的衣服来啊,这质量简直不敢恭维啊,不过倒也是很配你啊,反正本来人就长的质量也不行的事。”浅紫色吊带露肩衣的女孩米心媛五官长得十分精致,脸上化的妆容更为女孩添加了妖媚色彩,褐卷长发乖巧的披在肩上,纤玉手掩嘴偷笑,语言之中更显嘲讽之意。

    简单利落的短发女孩吴宛此时赶紧接话,用手比划着,夸张的做着动作:“心媛,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那是不饰妆黛美自心,清水佳人最人沁,那是你能比的啊?”

    米心媛开始嗤嗤笑道:“是啊,我哪敢和她比啊?看这打扮,那找去啊?记得我那个时代才这种打扮!我们是永远比不上的啦!”

    柳芊芷定定看着三人,不解她们为何要对自己的服装指手画脚的,难道她们就是秦筝筝说的推销员,很像,不择手段的推销她们自己上的衣服,还贬低我自己的衣服,不过可是我又没钱:“不好意思,你们是要卖你们上的衣服吗?我没钱的哦!”

    “我没钱的哦,听见了吗?和我那代说话的语气很像啊!哈哈~~”米心媛很夸张的嗤笑。

    柳芊芷很不爽,虽然在她们上没闻到妖气,不过这么找人的麻烦,难道是一群修为高深的妖?中指和食指合并,手指中悬起一个八卦图的暗影,迅速扫过三人脑门,手间不停运功着,嘴里念叨“乾傀罗,天法眼,寻五界,起!”八卦图随起随落,在三人中转过,三人只觉一时之间,怎么也动不了,全好像已经被另外一个人给控制了。柳芊芷凝神屏气,想看看这三人究竟是不是妖怪。

    试了几次确定了这几人的确不是妖怪之后,柳芊芷才停手解除了三人的锢,很是天真对着她们眨了眨眼,满是疑惑的问道:“我又没成过亲,怎么可能有你这孙女?你们不是妖怪啊?那你们的眼睛周围怎么黑黑的?这不会也是传说中的“流行”吧?真是奇怪的流行呢,害的我还以为你们是妖怪呢!”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