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什么武器

    映入眼前的是高耸立的房屋大厦,来来往往的车辆,攘来熙往的人群。

    一切,物非人也非!

    “看吧,看吧,现在知道我没骗你了吧!”还未等她得意完,一只毒爪又伸到她的脖子上!

    “就算你先前没骗我,但是,你们后来所说的打草惊蛇是什么意思?”

    秦筝筝哆嗦道“女…女侠,有…有话好说,别动不动就掐奴家的脖子嘛…”

    “别给我嘻闹,真不要命了?”从来没有人对自己的话会如此的视若未闻,掐的力道加大。

    “我说我说”秦筝转着灵动的眼珠子,突然闪动亮光,娓娓道来:“误会,大误会,天大的误会,这一切都是红果果的误会呐!其实这事是这样的,看那小子了吗?还记得他吗?”指着江万虹,见柳芊芷思索,秦筝筝赶紧补充道:“他就是你跌落崖底,将你救起的那个人呐”

    “你说他就是那个和尚色鬼恩人?唉!我怎么又不记得了”柳芊芷很是懊恼,自己怎能恩将仇报啊!

    秦筝筝脑袋当机“嘎?色鬼和尚?”随后淡定起来:“是的,他就是救你的那个人,知道他为什么救你吗?那是因为他暗恋你!”

    “暗恋?!什么意思?是暗算的一种吗?”这,又是什么功夫?

    “哎呀,也算啊,不过不是暗算你的人,而是而是暗算你的心呐”

    “还敢暗算我的心?不想活了?”

    “不是那个意思,暗恋的意思就是说他对你一见钟、一见倾心、一见如故、一往清深、一拍即合…总之就是喜欢你极了的意思!”

    如果此时有人能注意道江万虹这边,大家就能知道怒发冲冠一词的解释。

    而这边秦筝筝还在说着江万虹如何如何迷恋柳芊芷:“……所以,刚刚我就是想问你,你对那小子有意思么?那小子真的很喜欢你呐,但那个…你不是古代来的麽~所以那个…他呀,考虑要矜持点,要我别问。这才造成了这天天天大的误会!”顿了顿口气,用本口腔道“女侠,你的明白?”

    “哦~行了,我明白了,那你怎么还不赶紧替恩人松绑?”柳芊芷淡定的瞥了秦筝筝一眼,实则心跳脸红不已!

    “为什么是我是我?”明明就是你绑的呀?当然,后面这句话没秦筝筝,因为接收到柳芊芷杀人般目光接受如此光荣的任务~脚一步步走向江万虹,细语且愤恨道:“呜呜呜,好想哭,为什么我要受这女魔头折磨?江万虹!这都是你害的!!!所以…我给你松绑后,表要骂我?”抽出江万虹口中的毛巾。

    江万虹虽也真很想大骂,但碍于大魔头柳芊芷,也只得用眼神瞪着正在解绳子:“秦筝筝敢坏我名节?你就等着胖姨的催残吧?”

    秦筝筝用眼神哀求:“别介啊,江大哥,我也是没得法子嘛,这种时候,生命安全第一呐”

    “那也不用着说我暗恋她呀?”

    “那你到说说咱还能用麽子理由?”秦筝筝一句话堵住了江万虹的嘴,这一下江万虹倒也在找不出其它理由。

    秦筝筝赶紧扇风点火,用眼神示意:“还考虑个啥?又不是真的,结了婚的还都可以离婚,何况你们连恋都不算,顶多是蒙笼的嗳昧罢了,保命要紧啊”

    此时大摇大摆的座在沙发上的柳芊芷,不打断两人的眼神交流:“喂,那谁谁谁,你解个绳子怎么这么慢呐!”

    “好了好了,来了!”扶着发软的江万虹走到芊芷面前

    “咳,恩人之前多有得罪,望请见谅,我没想到事是这…”脸微发红,言又止。

    秦筝筝赶紧接茬,十足汉相!“没啥没啥,要怪也得怪小虹忒含蓄了”

    柳芊芷双合拳,微鞠躬:“即然误会解除,那我就不便叨扰两位”

    又扭头对江万虹“多谢恩人救命之恩,后有需我帮忙的尽管提就是,除了…”脸中又染上可疑的红晕:“那个啥的,咳…告辞!”

    秦筝筝拉住门走去的柳芊芷”“女侠呀,你这是往哪走啊?”

    “武林中人,不拒小节,以天为盖地为庐,何处不是家?何况我还必须找到回去的路”

    秦筝筝无奈:“拜托碍大姐!你这是穿越不是迷路?我就怕你还没找到回去的路,就被当做嫌疑人给逮了!”

    “啊?!什么?仙衣人?是穿着仙人衣服做坏事的人吗?”

    秦筝筝辩道:“是嫌疑人,不是仙衣人!”

    “闲医人?治病的?为什么逮他?是他闲着不肯治病吗?”

    秦筝筝还争辩,江万虹翻了个白眼:“得了,和她讲这些她能懂吗?讲些正经的”话未说完,只听“砰”的一声,刚才还完好无损的木板凳,倾刻间粉碎骨,柳芊芷手背合紧‘咯咯’的响,臭小子,若不是你是我的恩人,敢瞧不起我?哼,不打你个落花流水,让你认识认识我的厉害!

    回过神却发两人定定看着她,随即微微一笑:“没事,你们继续说”

    秦筝筝和江万虹不由吞吞口水,秦筝筝心在哭泣:“我的红木小板凳啊~伴随我走过无数风雨的板凳呐,你咱就先走了呢?上帝啊佛祖呀,把我也给…咳!不行,你们还就先带小板凳去吧,在过个几百年在来接我和小板凳团聚吧,阿门!”

    江万虹惊了:“好厉害!要是我能学会的话……嘿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