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栗子横空出世

    林雪雅狠狠的撕毁手中的中的纸,山中的一阵寒风吹来,林雪雅冷得一个哆嗦,手中的碎纸片已被风吹向远方“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跟我做对?连该死的风也要耍我?哈哈哈~”林雪雅悲戚的在风哭笑

    “不!不!我林雪雅就算是坏女人也没人能把我击倒!对对对,我的鉴定证明呢?把它完全毁灭就没人能知道了!”也许风雨来得太快,此时的林雪雅竟天真的以为鉴定报告只有这一份,完全忘记吴宛刚才说的林家在为柳芊芷接风这件事。

    夜幕越黑,风呼啸吹过,悬崖边上,一个人影,直直昂面摔下悬,手角紧握着的部分纸碎张张,终是咽下最后一口气,呼吸静止,手也慢慢松开。

    夜雨电雷、轰隆震天。

    风吹的越发大,夜空中忽地出现一个白茫茫大洞,从中飞出一颗白色团球,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白洞就消失不见,只有一团强烈白色光茫冲着那毫无意识的体飞奔而去,光茫落在了那具体中,原本停止心脏开始跳动,呼吸也开始逐渐平

    事幻秒变天,来不及承受,就悄然接近。

    夜天般寂廖,奢侈的幸福…终究是遗忘?

    踏空刹那时,是背离了世界?还是,已被抛弃…心,如此脆弱。

    凌晨五点一一

    即使是高楼大厦也便是熄了倪虹彩灯,夜空难得此宁静,显得更为幽暗深。在星空笼罩下,隐约可看见,就在如此高楼中有着一个穿夜行衣,脸上蒙着一个黑布,利用手中飞爪不断攀岩,自由穿梭在各个楼层之中,且不明别影子。

    似是到了目的地,黑影得意一笑,左手一动,便赫然出现一把明晃尖刀在手背上,黑衣人攀附着墙壁,轻轻用刀在墙上划了一个圈,而后小心翼翼取出玻璃,将它放置一边。

    飞钻入空洞,轻跃进屋内,从后背包取出一副眼镜,戴上。屋内布满了到处移动的红外线,被红外线重重包围中央台摆放着一把古剑,轻嗤一声,手敏捷的闯入红外线阵,随着红外线的移动,不断的弯腰、飞跃,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央,轻抚宝剑。此时警报声忽响起震天厉耳,灯光齐唰亮起,黑衣人被突来灯光晃花了眼

    “栗子,你给我听清楚了,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你已经没有退路了!”门外已经站了很多的警察,其中一名最年长的长官胡秉承拿着大喇叭喊话。

    黑衣人嗤笑,投下一颗烟雾弹,不一会大厅被烟雾弥漫,胡秉承命令到“赶紧开枪!”然而一阵乱扫并没有起到作用,当烟雾散开之际,胡秉承才看见黑衣人已站在墙边,潇洒的向自己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右手背飞出飞爪落在对面大厦中,借着刚才划好的洞,跳越天际,着落到地,又继续飞跑。

    而胡秉承这边,现场遗留着黑衣人留下的一玩具栗子,比一般栗大了三倍,胡秉承小心翼翼靠近,后小警察吼道“局长小心!”

    反而还激励了胡秉承的胆气,大胆的将那颗栗子拿在手上仔细观摩,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局长,这上面好像有个按扭耶”后面有警察提醒道。

    胡秉承按下了按扭,栗子发出怪响,不一会儿冒出白烟,“碰”的一声,胡秉承吓得卧倒在地,赶紧扔开栗子,栗子中飞舞着漫天礼花,一张纸张落在胡秉承的脸上,胡秉承拿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栗子鉴定,纯属赝品。

    纸条下方还有个栗子画的鬼脸,胡秉承愤愤揉捏纸条,大吼“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追啊!”众警察这才散开,胡秉就这现有姿势,狠捶地面“该死的栗子,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绳之于法!”林雪雅狠狠的撕毁手中的中的纸,山中的一阵寒风徐来,林雪雅冷得一个哆嗦,手中的碎纸片已被风吹向远方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跟我做对?连该死的风也要耍我?哈哈哈~”林雪雅悲戚的在风中哭笑

    “不!不!我林雪雅就算是个坏女人也没人能把我击倒!对对对,我的鉴定证明呢?把它完全毁灭就没人能知道了!”也许风雨来得太快,此时的林雪雅竟天真的以为鉴定报告只有这一份,完全忘记吴宛刚才说的林家在为柳芊芷接风这件事。

    “不不不!我要把所有的证明都毁掉,爸爸是我的,林家大小姐也是我的!哈哈哈~你们这些想看我笑话的人,破坏我幸福的人都该死,我要报仇!我得不到的东西,没人可以在想得到!看着吧,这个世界,我林雪雅将是主宰!”在这森森的山上,有一个女人,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无尽的疯狂。

    事世秒变天,来不及承受,就悄然接近。

    夜天般寂廖,奢侈的幸福…终究是遗忘?

    踏空刹那时,是背离了世界?还是,已被抛弃…心,竟如此脆弱。

    夜幕越黑,风呼啸吹过,悬崖边上,一个寂寥人影,直直昂面摔下悬崖,手角紧握着的部分纸碎张张,跌倒在岩石上,终是咽下最后一口气,呼吸静止,手也慢慢松开。

    夜雨电雷、轰隆震天。

    风吹的越发大,夜空中忽地出现一个白茫茫大洞,从中飞出一颗白色团球,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白洞就消失不见,只有一团强烈白色光茫冲着那毫无意识的体飞奔而去,光茫落在了那具体中,原本停止心脏开始跳动,呼吸也开始逐渐平静。

    凌晨五点一一

    即使是高楼大厦也便是熄了倪虹彩灯,夜空难得此宁静,显得更为幽暗深。在星空笼罩下,隐约可看见,就在如此高楼中有着一个穿夜行衣,脸上蒙着一个黑布,利用手中飞爪不断攀岩,自由穿梭在各个楼层之中,且不明别影子。

    似是到了目的地,黑影得意一笑,左手一动,便赫然出现一把明晃尖刀在手背上,黑衣人攀附着墙壁,轻轻用刀在墙上划了一个圈,而后小心翼翼取出玻璃,将它放置一边。

    飞钻入空洞,轻跃进屋内,从后背包取出一副眼镜,戴上。屋内布满了到处移动的红外线,被红外线重重包围中央台摆放着一把古剑,轻嗤一声,手敏捷的闯入红外线阵,随着红外线的移动,不断的弯腰、飞跃,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央,打开了保护剑的盒子,轻抚宝剑。

    此时警报声忽响起震天厉耳,灯光齐唰亮起,黑衣人被突来灯光晃花了眼

    “栗子,你给我听清楚了,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你已经没有退路了!”门外已经站了很多的警察,其中一名最年长的长官胡秉承拿着大喇叭喊话。

    黑衣人嗤笑,投下一颗烟雾弹,不一会大厅被烟雾弥漫,胡秉承命令到:“赶紧开枪!”

    然而一阵乱扫并没有起到作用,当烟雾散开之际,胡秉承才看见黑衣人已站在窗边,潇洒的向自己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右手背飞出飞爪落在对面大厦中,借着刚才划好的洞,跳越天际,着落到地,又继续飞跑。

    而胡秉承这边,现场遗留着黑衣人留下的一玩具栗子,比一般栗大了三倍,胡秉承小心翼翼靠近,后小警察吼道:“局长小心!”

    如此叫唤反而还激励了胡秉承的胆气,大胆的将那颗栗子拿在手上仔细观摩,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

    “局长,这上面好像有个按扭耶”后面有警察提醒道。

    胡秉承按下了按扭,栗子发出怪响,不一会儿冒出白烟,“碰”的一声,胡秉承吓得卧倒在地,赶紧扔开栗子,栗子中飞舞着漫天礼花,一张纸张落在胡秉承的脸上,胡秉承拿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栗子鉴定,纯属赝品。

    纸条下方还有个栗子画的鬼脸,胡秉承愤愤揉捏纸条,大吼:“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追啊!”

    众警察这才散开,胡秉就这现有姿势,狠捶地面:“该死的栗子,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绳之于法!”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