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宛寓石

    杭州城………

    杭州府邸

    柳芊芷只来到了目的地杭州官府,这里的镇、压妖物的宝物被自诩为要偷遍天下府邸的第一偷江牙子给盗走了,而柳芊芷的任务就是追捕江牙子,并将宝物送回杭州城。

    柳芊芷被请到内厅里稍等,还没过上一盏茶的功夫,一袭官服的县太爷就急急忙忙的赶了上来。

    柳芊芷将抱在手上的盒子递与杭州府县太爷程青呈的手中。

    程青呈赶紧打开盒子,盒子散发强烈光芒顿时四,县太爷这才放心将盒子阖上,接着向柳芊芷跪了下来,老泪纵横:“多谢几位捕快将宝物追回,还如此及时送达,老夫……真不知敢如何感激各位!唉,都是怪老夫的失职,才让得江牙子有可乘之机,只可怜无辜百姓跟着老夫受牵连了,幸好…幸好找回来了,要不然老夫真不知道该如何向老百姓交待!”

    其实柳芊芷早略有耳闻程青呈是个清廉和为人正直为老百姓着想的好官了,他绝对是个满腹文采的才子,有着世俗人没有的淡泊名利,年轻时曾被当今圣上封为太傅,时任朝廷二品官,后因杭州发生特大旱灾,连续五个月没有下雨,土地都干涸,没有农作物生长,导致民不聊生,程青呈便主动请缨,前往杭州救灾,除了带着朝廷给的赈灾物品和银子之外,又花费毕生积蓄,为杭州人民重振灾区风景。

    杭州人开始有了信心,共同对抗旱,没过多久,天空终于下雨了,杭州人民成功的战胜了这一次天灾。

    而程青呈也对这里的百姓和土地产生了感,这一调遣,没想到却成了程青呈此生永远的调遣。

    有时候也许只有小偷才能称得上最犀利的钦差,只有他们才能察觉谁真正清官、贪官。

    此次杭州城镇、压妖物的宝盒被江牙子盗,其实就是因为江牙子在杭州府衙内找不到任何一件有意义的宝物,这才起了偷宝盒的念头。

    但其实宝物自价值并没用,它是由万国寺方丈为各个城镇镇、压的妖物宝盒开的神光,虽然对一些法力高深妖怪的没多大作用,但仍可保一方平安。

    柳芊芷赶紧拉起程青乘:“大人这是做什么?折煞小女子了!何况此事何需客气,追回被盗物乃是我们职责所在!

    不论是平民百姓被偷盗的辛苦财产,或是达官贵人价值连城的宝物,我们都有义务快速及时的将其追回,不因分高低。

    不然岂不是辜负天下百姓对我们的信任,我们穿的这一官服岂不是成了跳梁小丑穿的服装滑稽可笑。

    只是这世道炎凉,才将最本质的东西变成了人们眼中的最难得的事,说起来倒是可笑极了,大人又何必寥赞!”

    “柳姑娘说的对,怪不得柳姑娘能成为六扇门唯一的女捕快!

    早闻柳姑娘才艺无双,本领高强,却不理世俗,只愿当一个小小的游侠捕快,四处行侠仗义,不记功名,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小小年纪却比我们这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看得开。

    只是这世界又能有几个像柳捕快、唐捕头、发明怪才怪大师这般关心百姓且不计报酬的侠士啊。如今又是战乱四起,妖物横行,百姓苦不堪言,真不知这一天到何是个头啊?”程青呈又陷入忧国状态,柳芊芷无语了。

    虽然佩服人家那高尚的品德,不过自己还有事要问要等他这么忧下去的话……再三思量,柳芊芷还是决定出言打扰:“咳,大人,其实这次小民还有一事请教大人”

    “何事,但说无妨。”程青呈这才回过神来。

    柳芊芷拿出了从四颜族手视为生命的珠子:“大人见多识广,是否知道这是何物?”

    程青呈看见珠子的这一刻,整个人都惊呆了神激动的不喻要表:“这…这不是宛寓石吗?”

    “宛寓石?”

    “对,这可是传说中能开启时空命运之门的宝贝,谁要是得到它必可天下无敌,长生不老,千百年间多少人妖魔仙为了得到这宝物不惜牺牲生命,奈何却怎么也不知道这宛寓石如何开启,得而无用,即便如此仍是有无数人为之疯抢!老夫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上才能看到,柳姑娘你是如何得到的?”

    “机缘巧合罢了。”柳芊芷轻描淡写一语带过。

    “看来柳姑娘才是这宝石的有缘人啊!不过…柳姑娘可得小心了,这宝石的消息肯定会不胫而走,到时候暗杀你的人肯定会如潮水袭来,柳姑娘可得小心防范了”

    柳芊芷托着下巴思考:“……这样啊?若是敢来名目正胆来抢的人非即盗,来了更好,正好一锅端了!程大人,那在下便告辞了,多谢程大人的关心,后会有期!”

重要声明:小说《古代女捕寻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