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赌!

    ( ..)    卫绾要瞧我,我僵了一下,然后就决定放心大胆地让他瞧了。..

    小爷今个儿易了容,和那天进宫时不一样的容,你癖好小厮又怎样?就不信还能穿透小爷普通的外表,看到小爷的内心了!

    所以,一句话——小,爷,不,怕!

    思索完毕,我动了动子,准备转让大皇子看,谁料一直扯着我手的卫雨却不许了,他攥紧我,不许我转,然后回头警惕地看了醉意醺然的大皇子一眼,眉一皱,懵懂地问我们的便宜舅舅,“他谁啊?”

    ——前文已述,我们是两个农村来的娃丫。

    农村来的娃都实在,我们没见过什么皇家贵胄,也不知道什么礼仪尊卑,真亏了卫雨这个五皇子边的少年高手,居然能将一个刚刚携弟弟背井离乡的农村小伙扮演得如此娴熟……我忍不住在心底赞了他一下。

    可我们的舅舅却没觉得我们赞,他额角青筋跳了又跳,先是惴惴地朝大爷卫绾脸上看了一眼,再是转头怒视卫雨,一把将他扯到了一边,压低声喝,“他是尊贵无比的大皇子下!小七,舅舅不是说了,不许多说话?!媲”

    卫雨是不说则已,一说没边儿,他毫不掩饰自己一脸的敌意,盯着卫绾酒醉后愈发白皙的俊脸瞧了两眼,执拗地说,“他不是好人,我弟弟傻,不能跟他。”

    一句“不是好人”瞬间就把李三的脸给激白了,卫绾也听到了,一手揉额,一面浅笑,“哦?本宫不是好人?为何这么说?”

    卫雨直肠子似的就往外倒,“你刚刚亲那个青衣服的,你色,你也会亲我弟弟吧!”

    “小七!”李三彻底被我小七哥弄疯,恼火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作势就要抽他。

    眼看巴掌即将甩下,卫雨也不躲,梗了脖子,黑着一双漆黑漆黑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瞪着卫绾,一副“我死也不会把弟弟交给你”的样子。

    卫雨镇定,我却不镇定了,眼看李三巴掌即将扇来,我狠狠扯了卫雨一把,一面在他掌心飞快地写,“能近卫绾边再好不过!”一面傻兮兮地脱口而出地说,“不许你打我哥!”

    两个外甥,一个憨直憨直得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一个傻缺傻缺的啥也不懂倒还知道护着他哥,李三一时之间只觉得悲酸又无语,场面一时混乱,我们舅甥三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统统无话。

    卫雨那货也许是没注意到我在他掌心写的字?他仍是梗直着脖子,紧拉着我。我暗暗有些焦急,一面生怕他再这样会激怒李三,一面又害怕他再这样会惹得卫绾对我们没了兴趣——那样我们可就进不了大皇子府了!

    我正焦急,无措,愁眉不展的空隙里,却听一直无言的大皇子下笑了。他笑得有些似笑非笑的,斜飞入鬓的秀丽眉宇微微上挑,话明明是对李三说的,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却是瞥着我们两个,“这对儿小兄弟,怪有趣的……”

    他拖了长长的尾音,目光也一直在我与卫雨的上飘啊飘的,明明是夸奖的话,李三却腾地白了一整张脸,有些忧虑地剜了我与卫雨一眼,上前一步解围说,“乡下来的孩子,不懂规矩,竟是冲撞了下。下您瞧,”他扯过卫雨的衣襟,皱眉厌恶地说道,“您瞧他这一的土,哪配去伺候下?还是奴才快快带他们下去洗澡换衣,再为您另行安排妥当的人——”

    “人”字刚落,下已皱起眉了,抬起纤纤手指,直指着我,他强调,“要他。”

    我当时那个感动啊,唏嘘啊,几乎泪盈于睫,我勒个天啊大下,还是您重重义不食言啊!

    我激动,一激动就有些忘形,手指一动,要松开卫雨,手腕却猛地被他反扣住了。..

    卫雨用力地拖住我,不许我往前走,他没看我,看着卫绾,一字一顿地说,“你要我弟弟也行,但是,也得要我。”

    “哦?”卫绾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看看卫雨,又看我,也许是喝醉了,今的他比起那在竹林偶遇时的他竟然邪得像妖似的,他翘着被酒意氤氲得靡红的唇瓣,问我,“你哥和你,是连体么?”

    口胡,大下竟也会开玩笑啊!我张嘴要说,卫雨又扯了扯我,作为我哥,他再一次蛮横地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力,径直就道,“我弟弟傻,会被欺负,你不许我跟,他不去了。”

    四字一顿,四字一顿,这就是我哥的节奏。卫绾听了,哑然失笑,他揉揉额,眼睛从指缝里露出光来,又好笑又无奈的,“你们……可真是一对儿宝啊。”

    宝?

    我一听这话,眼睛直了,嗖嗖的直往外冒光。本来就是个痴儿的设定,我也就不在乎那么许多,上前一步,我满面喜悦,紧紧地盯着卫绾的脸说,“你真好,也要我哥!”

    卫绾笑,见我凑近了,他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摸我。

    我心中暗骂,娘的,色胚!站着正犹豫要不要动,手臂又是一紧,卫雨将我往后扯的同时,另一条手臂霍然一扬,呼呼风起,继而“啪!”的一声,一巴掌就狠狠地甩在卫绾的脸上了。

    四周死寂,死寂,连枝头的鸟儿都不敢叫了。李三瞪大了眼,我也瞪大了眼,卫绾……卫绾的脸颊肿了。

    静。

    静。

    死静死静的。

    我的子绷直了,彻底石化,李三也绷直了,像根棍儿似的,卫绾看着卫雨,瞳孔微缩,眸子里划过一抹疑惑的光,下一霎,他的酒意似乎醒了——

    “打我?”

    唇中喃喃,他走上前,一只手微微抬起,似乎是要扇回卫雨,我的眼皮一跳,终于从目瞪口呆中回过了神,二话不说地冲上了前,一把抱住了卫绾的胳膊,“住手!”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统统都到我的上来了。

    卫雨眼睛漆黑,一脸不惧,不悔,也瞧着我。

    我在心中拼命提醒自己是个痴儿,痴儿,忙不迭地咽了一口唾沫,瞪着卫绾,恼怒敌对地说,“不许你打我哥!”

    卫绾看我,用一种渐渐清醒了起来的眼神看我,他白皙如玉的半边脸颊都肿起来了,语气跟着也变得微微恼火,“你真的是傻子小八?”

    这话问得李三有些困惑,精明的眼神立刻就看向了我。

    卫绾酒醒了,这意味着我要装傻装得更加的敬业了,我有些紧张,忍不住下意识地攥紧了卫雨的胳膊,我瘦弱的腰板,“是我!”

    卫绾拧眉,拧完眉锐利的目光便向了卫雨,他冷笑着,“区区民,胆敢对本皇子动手,你可是活腻了?”

    纤细手腕一扬,他低声喝,“来人!”

    几道影一闪,先前空的后门,顿时就杀机腾腾了,卫绾抬手,指着卫雨,一副居高临下的睥睨姿态,“给爷教训一下他。..”

    卫雨冷笑,站得腰板极直,单手却扣住了自己的腰侧。

    我知道,他在那里藏了一柄软剑。

    局势一触即发,为农家的孩子,我与我小七哥都是不会武的,眼看着卫绾的手下鸷着脸朝卫雨靠近过来,我心如擂鼓,脑子里犹如一团乱麻——怎么办?怎么办?是一不做二不休索撕破脸跟他大打一顿出出恶气但是前功尽弃,还是继续往下装拼命地装蹲下/子抱住脑袋孙子一样的挨了这顿打?

    我正犹疑,正崩溃,正焦急,正因为打手的手已然拔了剑要袭击卫雨而眼皮直跳,忽听后传来冷冷的一句。

    “住手!”

    两个字,冰冷而没有起伏的两个字,却隐隐带着一股子令人不容置疑的王者之气。我子一绷,隐约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慢动作似的缓缓吸气,呼气,再吸气,然后一点一点转过了……就看到——

    一袭暗红的卫尘嚣,乌发如墨,面孔妖冶,正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怀搂一个天水碧衣服的小厮,在几步开外的大道上站着。

    我的畏惧,我的惊诧,连同我的惊喜,以及莫名其妙的怦然心动,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尘埃,落定。

    克制不住地动了动唇,想要唤他,下一秒,却因为他怀搂他人的姿势,而略略地窒了眼眸,视线忍不住在他拥着那小厮的手上凝固了一瞬……

    心底,莫名像被针刺。

    这边厢,卫绾已从怔忡中回过了神,他挑眉一笑,“哦?三弟。”

    完全没有意料到会在这里见到他的语气。

    没有意料到的又何止是卫绾而已?还有李三,和卫雨。李三机灵,却也被我们两兄弟给闹得要蒙圈了,此刻乍然见到又一个贵气腾腾的主子来了,他竟然忘了教我和卫雨礼仪,而是自顾自地就跪了下去,“给三下请安!”

    三下根本就没瞧和他排行一致的李三,而是用那双漆黑如墨也不知究竟是装的还是真的澄澈清明的眸子看着卫绾,似笑非笑地问,“皇兄因何在此?”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瞟一眼我和卫雨。

    我的心思复杂,一面觉得能在此刻见到他真的好惊喜,一面又觉得心底闷闷的,卫雨倒是实诚,趁那皇家两兄弟正在你来我往的装亲昵,他偷偷地扯过了我的手,用指尖飞快地在我的掌心写,“完了,三爷在生气!”

    我怔了怔,下意识地看了卫尘嚣一眼,他生气?没等多想,卫雨已飞速地写出了下一句,“属下方才不敢让您同大皇子走,就是生怕会被三爷给剥了皮,没承想……带着您陷入险境,竟恰好又被他瞧了去。”

    饶是手指写的字,仍带着委屈和畏惧的意思,我汗,偷偷掀睫看了卫雨一眼,见他那张易容极佳的脸上虽八风不动,眼睛里却泄露出了浓郁的苦恼之意,不由得想,卫尘嚣是……

    是有多可怕啊?

    就听那边的卫绾笑吟吟地答,“不做什么。”狭长眼睛一溜,瞟了我与卫雨一眼,他低下头掸了掸自己雪白衣襟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眉目淡淡地道,“自家小厮不怎么懂事,为兄正在教他们呢。”

    卫尘嚣顿时便笑了,他笑起来和往常一模一样的俊逸,“今侍郎大人做寿,皇兄不是来庆寿吗?既是喜事,又何必动气。”

    卫绾但笑不语。

    卫尘嚣垂睫笑了一笑,声音较方才略略放轻,但语气却不知为何加了一分凝肃之意,“父皇前一阵子被人行刺,此事闹得极大,连我这个不在卫国的九城兵马司主事皇子都被叫去训了好一阵子。皇兄不在其位,不知谋事者的艰辛,您今……您今若是在自家府里教训自己的小厮,小弟也便不说什么了,只是在这大街之上……”

    说到这里,他恍若无意地朝四周扫视了一遍,目光敛住,再笑,“侍郎大人人缘极好,朝中大员来了不少,皇兄若是在这里教训奴才被他人看到,怕是……怕是又要参小弟的本子。”

    说到这里,卫尘嚣为难地低声笑了。

    但卫绾的眼眸却难以掩饰的眯了一眯。

    九城兵马司主事皇子协管全京城的治安并大小一切琐事,卫尘嚣的语气虽然谦和,意思却十分的明了,他是在提醒卫绾:你想干吗干吗,但不要在大街上干,回你家去。

    卫绾的眸色微动,他看着卫尘嚣,定定看了一瞬,然后才笑,“三弟说的有理。”

    卫尘嚣微微一笑,不再多说,垂睫一脸怜地看自己怀中的小厮。

    他在玩弄她的手指。

    卫绾凝视着卫尘嚣的眸子,凝了好几瞬,然后才恍若无意地问,“三弟前一阵子不是病了?这就好了?”

    一个“这就”,清楚明了地彰显出大皇子下是发自内心的不希望自己的弟弟病愈。我一听这话,这才想到了方才被自己忽略了的要紧的事,也立刻向卫尘嚣看去——

    他今露面,眼睛是黑的,头发也是黑的,看起来一副完完全全正常人的样子。看着他坦然而立,妖冶的笑,我不由得疑惑——他的毒呢?烬呢?不可能这么快就解啊。

    我正惊诧,就听那一出面就给人惊喜的人笑得和煦,“托皇兄的福,小弟硬了几,竟找到了一名真正的神医。这位神医不大会讲故事,但,医术,还算可以。”

    一句话,含沙影,指桑骂槐,将卫绾给骂了进去,也让我瞪圆眼了,他……他知道了?!

    ——原本以为卫阳是死也不会让卫尘嚣知道那个老神医影我太衰克人的事的,没承想他竟然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有,遇到真正神医的事,神医医术很好的事……是真的?

    目不转睛地看着卫尘嚣的脸孔,我的心中漾着满满一腔的好奇,那边的卫绾在经历了短暂的怔愣之后,也笑了。

    他笑得十分的飘忽,“好了便好,便好,呵呵……”

    那句“呵呵”真的堪称是年度虚假指数五星的绝佳例子。

    扯了这么好一阵子,卫绾的手下早就在主人的眼色指挥之下退了下去,但他们教训别人的大业被人中途截断,难免不快,遂忍不住站在卫绾的后偷偷地横了我与卫雨一眼。

    卫尘嚣就在边,潜意识里觉得有靠山,我很安心,因此忍不住便朝那些个打手瞪回一眼,又吐了吐舌,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你小子!”打手们面部肌抽搐,没敢出声,但清楚明了地朝我展示出了这几个字。

    “好怕怕!”我一缩脖子,故意的装怕,然后躲到了卫雨的后。刚躲好,一抬头,恰好撞到两双眸子正在看我,一双是卫绾的,另一双……

    正盈着似笑非笑的冷锐之意。

    我一瞧到后面那个人那样的笑忍不住就有些哆嗦,手指一颤,我的惧意顺着紧攥着的卫雨的手臂传入了他的大脑里,卫雨立刻就转头,看李三,一副憨直憨直的语气,“舅舅,什么时候带我们去休息?”

    这一句,这天外飞仙神来之笔的一句,惹愣了我,惹愣了卫绾,也惹愣了李三,唯独卫尘嚣眼梢微抬,闲闲地撩了卫雨一眼。

    卫雨顿时就是一激灵,他下意识的,谨慎的,畏惧的,把我那只死死扒拉着他胳膊的手,默默地扯了下去……

    “这……”

    李三迟疑,迟疑地看卫绾,又看卫尘嚣,按道理说,刚才卫绾是向卫尘嚣介绍我与卫雨是他府上的小厮的,这个时候,他要把我和卫雨带进侍郎府里去安置,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这种况之下,最要紧是要看卫绾的意思,只可惜卫绾不吱声,一直不吱声,李三一时之间也揣摩不透自己主子的主子的意思,有些为难地站在原地。

    “我——”我想了想,觉得此刻这么尴尬,气氛这么凝滞,应该是我这个傻子说话的时机,于是我张了张嘴,可刚刚说出这么一句,就被另一个人给打断了去。

    是卫尘嚣。

    卫尘嚣笑,笑着捏着怀中小厮纤细葱白的手指,他凤眼灼灼,妖冶地抬起,却没看我,而是看着卫绾,兴趣颇浓地问,“小弟来时,听闻皇兄酒喝多了,中途离席,那时小弟还为我们兄弟二人错过而觉得可惜。此刻偶遇,酒席未散,何不趁此良机回去再饮几杯?”

    我和卫雨一听这话,对视一眼,齐齐暗暗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虽然卫雨说卫尘嚣在生气,但是很明显的,他还是愿意帮我们的。

    正庆幸着,就听卫绾笑了,他瞥着卫尘嚣的脸,好整以暇地道,“有酒无趣,有什么意思?”

    靠,听到这里,我嘴角一抽,这厮是非要拎着我和卫雨回府收拾我们吗?!

    我正恼火,就听卫尘嚣浅笑吟吟地反问,“哦?皇兄认为怎样才算有趣?”

    卫绾立刻就道,“自然是要有些赌注。”

    “怎么赌?”

    卫绾缓缓笑了,“你我贵为皇子,赌谁喝得更多,未免有失皇家气度,所以,咱们不如来赌一赌……谁的小厮,更懂主人的意。”

    这话听得我与卫雨立刻就绷直了子,两双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地瞧着卫绾那两瓣淡红的唇,生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语。

    卫尘嚣倒是兀自平静而又镇定,他扬了扬自己远山般漂亮的眉,一个尾音逸得是千回百转的,“哦?”

    卫绾听他的语气里有疑惑,有兴趣,却没有反对,立刻就抬手指住了我,眸子灼灼地说,“规矩酒席上讲,先选定人。”

    他凝视着我,一字一字,“我与小八,算作一组。”

    卫尘嚣静,静了只有一瞬,然后便笑了。一双眸子漂亮而黑,一张脸孔妖冶而媚,他看一眼卫绾,只看一眼,然后便眨也不眨地凝视着我,眼眸,徐徐地眯起。

    手掌轻轻一推,推出怀中的小厮,他笑,“这是卫九,多多指教。”

    *

    【没有人冒泡呜呜……】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