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帮他洗澡……(6000+)

    从傅国国都到卫国国都,一共要走五天。

    一路向南,经随州、饶州、吉州以及平央郡诸境,就会抵达傅国的最最南部。那里,以澜沧江为界,江之南,便是卫国的国土。

    夏季溽,越往南更是越发的闷不可耐,马蹄得得,踩在官道上面发出清脆好听的声响,幽森寂静的林荫道上,一辆看起来便华丽尊贵的马车正在朝南行驶,越行越远……

    走近了看,会发现,马车的帘子被人从内卷了起来,不时会有微风吹进里面,而车厢内,正懒洋洋地歪着一个百无聊赖的少年。

    少年一宝蓝,俊容美颜,手中拿着一柄万年不会离手的折扇,三五不时的摇上一摇。没错,这少年正是卫国五皇子卫尘风是也。

    而卫尘风此刻正在无比崩溃地感叹,“卫九?好怪!三哥干吗要给你取这么个名儿?媲”

    “你”是我,我是傅合欢。

    哦,不,应该说是卫九了吧?

    唔,说起我为什么会改名叫卫九,其实与傅合欢的死相关;而说起傅合欢的死,若是我这个当事人不亲自出面交代一把,想来终归会有些遗憾……

    那么,我简单的来谈一谈——

    我死了,死在刑场上万众瞩目的圆台上面,死在所有站在地面上OR高台上的观众眼前。众目睽睽,刽子手手中的大刀的的确确地杀死了一个傅合欢,只不过,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

    是由别人假扮。

    嗯,你们肯定也猜得出她是由别人假扮,毕竟,我再怎样也是这个故事的女主,哪怕……我很2,我很衰。

    言归正传,说起假扮,也有些那么一些琐碎的细节不得不谈。这些细节与卫尘嚣有关。

    ——卫尘嚣不许我死,自然就说到做到。那一他把我从御书房里抱回了大宅,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吩咐紫卫出外寻找与我量绝似的少女。我那时哭得眼睛红肿,昏昏睡,像是落了水的猫儿似的蔫蔫地趴在他的怀抱里面,只隐约听到他对紫卫吩咐了一句,“不计任何代价,只要肯死,要什么都答应她。”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决然。

    我当时又困又累,恹恹地缩在他凉凉的怀抱里面,乍然听到这句,心中一哂,我强撑着,运足了浑残存的力气掀开眼皮,嘀咕了句,“你真天真,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替别人死?又不是笨蛋。”

    卫尘嚣听到我小小的嘀咕声后手臂微颤,然后他低下头,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很冷,很凉,一丝温度都没有,他面无表,没有笑容,完完全全是绷着那张天下第一美的脸,“我怀里就有一个笨蛋。”

    他说得对,对得很,我顿时无言。

    尴尬与羞愧的心驱使之下,我火速闭上了眼,装睡。只是心中想着:哼,笨蛋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笨蛋,你当你怀里的傅合欢是从哪里都找得出来?

    我为他的不识货而感到愤怒,同时也为他的不自量力感到感慨,睡了一觉,睡梦中我都在想,卫尘嚣,你若是真的能找出蠢得和我一样清新脱俗的人,那么……那么以后你说什么我都照办!

    结果,后来……

    事实残忍无的证明……

    话,不能说得太满。

    ——紫卫去找,居然真的找回了不少和我量相似的少女,而这些少女或家贫无以生存,或走投无路只想要钱,紫卫去找的时候,她们正在帝都的大街上准备卖,紫卫一看,哎呦不错哦,果断将她们带了回来。

    我看得目瞪口呆。

    正厅里,紫卫不苟言笑,一脸严肃地正朝卫尘嚣汇报着,“属下看她们原本就准备卖,窃以为青楼那种地方生不如死,遂以每人两万两白银的价位将她们从纨绔子弟及青楼老鸨的魔爪中抢了回来。”

    卫尘嚣闻言点头,“办得好。”

    好好好好你妹啊我摔!我一口老血几乎没当场就吐出来——两万两,两万两能换成多少个小笼包?!两万两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我这个堂堂一国公主攒了十几年统共也不过攒了十万好不好!

    “我抗议!”撸撸袖子,我蹿上前,“两万两太贵,这生意你会亏的卫尘嚣!”

    卫尘嚣根本就没有看我,只是朝紫卫道,“人呢?”

    紫卫也仆随其主地忽视了我,恭敬地道,“都侯在院子里面。”

    卫尘嚣点了点头,“带进来。”

    我急,急得厉害,一个箭步蹿上去扯住了卫尘嚣的胳膊,脱口而出地道,“你这样,你这样我欠你的一辈子都还不完!”

    “那就用一辈子来还。”丢下这句,他起了,眉眼笃定地将我的手从他的手臂上扯了下来,他面无表,走到了另一个椅子跟前。

    我愣,为他那句话而愣,可没等我愣上几秒,就听门口传来嘈杂且哭哭啼啼的声音,我一抬头,看到一大波美貌少女正在朝我们走来……

    环肥燕瘦。

    各有千秋。

    真的是一大波美女,美貌的少女!

    我看得再一次目瞪口呆。

    下一秒,才意识到,卫尘嚣他……他会不会也觉得她们好看?

    心尖一颤,莫名其妙有些酸,我转头去看卫尘嚣,就见他拧了拧秀丽的眉。

    “闭嘴。”

    我愣,美女们和我一样愣了愣,不明白这个宅子的主人何出此言,就听卫尘嚣又清冷冷地重复了一遍,“谁再哭爷让她这辈子都哭不出来。”

    ……警告。

    赤/的警告。

    我回过神,美女们也回过了神,立刻止住了那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泪。

    卫尘嚣侧了侧脸看向紫卫,以眼神示意他可以对比着我进行挑选,紫卫正要挑选,不料美女堆中竟有一人忽然就尖声叫了起来,“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公子!少爷!我愿意……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请你许我留下来!”

    众人一愣,只是一瞬,现场顿时陷入了失控的局面——每一个少女,是的,每一个少女,都瞪大了一双闪着桃心的大眼睛目光灼地望着卫尘嚣,她们争先恐后地表达着自己的慕之心,“是的公子,我们,我们可以不要钱!”

    “只要能让我们留在公子的边!”

    “公子这么好看,一定是天上的神仙,我,我,我从小的心愿就是长大了能够伺候神仙!”

    我汗。

    紫卫也汗。

    美女们见到美男瞬间就满血复活,腰不疼了,腿不酸了,大眼睛里因为生计或父母抱病而流出的泪也于一瞬之间骤然烘干——她们变脸太快,太过慕,眼神像是恨不得把卫尘嚣上的衣服统统给扒下来!

    况有些出乎意料,紫卫和我面面相觑,卫尘嚣也是有些怔然,不过是微微一怔的工夫,突然有一名少女意盎然地叫了一声,“公子可以看看,我,我很快伺候人的!”

    一道影从美女群中蹿出,迅速地扑到了卫尘嚣的面前,她手拿巾帕,满面酡红,开始柔似水地给卫尘嚣的额头拭汗……

    全场惊呆!

    可也只有一瞬,下一秒,其他众女不甘落于人后,齐齐朝卫尘嚣冲了上去,口中叫着,“公子请看,我的工夫比她的还要好!”

    众人迅速将卫尘嚣黑色的影掩埋,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副景,我忍不住抽了抽僵硬的嘴角,看向紫卫,用眼神问,你确定她们还没有被老鸨带进窑子里头?

    紫卫汗颜,抬手擦了擦额角冒出的汗,作势要上前将众女挥散,就听美女圈中那本该正享受众美环伺的人强忍怒气低喝一声。

    “滚开!”

    众女一惊,却也只是一惊,美男长得太美,虽然态度冷些,但多施温暖总是会融化的吧?她们一扭腰肢,再度扑向前献殷勤献得愈发的厉害,“公子好凶!来,消消气——”

    “死开!”

    一声暴喝,携着一记掌风齐齐飚了出来,“咻”的一声,人影闪动,我眼睁睁地瞧着三个凑得最最靠前的少女骤然间就飞上了天!

    眼睛发直,视线紧随,目光跟随着她们的影上升上升再上升,紧接着“嘭”的一声,狠狠坠地,弱无力的子摔到了门口的柱子上面……

    众人惊呆。

    三位少女匍匐在地,微微挣扎,突然间,“哇”的一声,一口血十分整齐的呕了出来。

    现场死寂,死寂,静到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够听见。突然之间,众美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迟到了许久的尖叫声终于响了起来,众美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公子美则美矣,却是个绝绝对对不能惹的主儿!事已至此,她们哪还顾得上花痴?忙不迭的四下逃窜。

    现场一片混乱,混乱得令人哑口无言,我张大了嘴,看着这闹剧一样的一幕幕场景,就见紫卫脸色一变,骤然间想起了什么,作势要拦那些少女。

    “还爷的钱!”

    卫尘嚣笑,冷笑,“不必。”

    那么多钱都不要了?我触目心惊,这才回神,忙不迭地转脸看他。就见他正凤眼冰冷,紧凝着我,咬牙切齿地道,“统统记到傅合欢的账上!”

    我?为毛!

    我脸色勃然大变,冲上前就要和他理论,却被他劈手揪住了衣领。

    他凝着眉尖,盯着自己的衣衫,像是被什么不洁的东西给碰了似的,满脸满眼的厌恶之,“伺候爷去洗澡!”

    *

    洗澡……

    洗澡……

    洗澡当然要脱光光。

    我闭着眼,别开头,脸颊涨红地小小声道,“你脱光了跳进去我再给你擦澡。”

    卫尘嚣干脆利落地一声冷笑,“不如爷洗完了自己穿好。”

    他在讽刺,讽刺我妄想偷懒,我听懂了,可是我装不懂,立刻就往下接,“好的!谢谢!请你自便!我先闪——”

    没闪出去,腰肢一紧,被人从后一把揽进了怀,“想跑?”子紧贴,他的很凉,我的很烫,只是那么轻轻的一下触碰,两个人的体恍若过电,不由得都是一颤!

    我要疯,脸要爆,想也不想地开始叫,“你你你你,你放开!”

    卫尘嚣原本也在颤栗,却在听到我这句时一声冷笑,反手将我搂得更紧了些,他的口中讽道,“就是不放怎么样?”

    我羞,更恼,“你,你欺负我!”

    他笑,“就是欺负怎么样?”

    他耍无赖!

    我很生气,一颗心砰砰砰砰的直跳像是要跳到腔外面,正要说话,一只手竟然从背后绕到了我的前,单手握住左侧的浑圆,手的主人哑着声儿道,“怎么跳得这么快?”流氓至极的动作,语气竟无辜而又茫然。

    这个混蛋!!!敏感部位被袭,我骤然发飙,反肘就是一击,狠狠撞到了他的肚子上面,“滚开!!!”

    卫尘嚣猝不及防会被我攻击,实打实地挨到了那拳,他痛哼一声,疼得厉害,弯下了腰,一只手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面。

    我一副贞洁烈女的姿态迅速从他的怀中挣开,怒不可遏,脸颊滚烫,“你,你自己洗吧混蛋!”

    闪要逃,刚奔两步,背后传来带着嘶声的低哑警告,“你信不信我宰了傅齐天?”

    我子一僵,脚步一顿,突如其来的刹住了脚!

    惯作用,几乎没一头冲到房门上面,恶魔在我的背后咬着牙笑,“回来。”

    我子一震,脱口而出,“我不!回去你又要对我动手动脚!”

    他笑,笑得比魔鬼还要凉,“那么我就砍下傅齐天的手脚。”

    “你,你——”我转头怒瞪向他,就见他面色惨白,正衣衫整齐地偎着后的浴桶,微微地喘。看到他这副模样,我的心脏莫名其妙地揪了一揪,眼皮一跳,到了嘴边的怒骂顿时转成了一句,“你,你还好吗?”嗓音明显在微微发颤。

    他凝着我,脸孔很白,径直就答,“不好……”

    我像个流弹似的迅速蹿回他的边,抬手就去摸他肚子,“怎么样?很疼?该死,我打你时你怎么不躲远一点!”

    他抓住我手,迅速抓住,像是生怕我会再度逃开。直到攥得我的手腕都发疼了,这才冷哼一声,语气极差地道,“谁知道你会突然凿我一拳?”

    我脱口而出地骂,“谁让你这个变态摸我的!”

    “变态?”他喃喃。另一只手却准确无误地按住了我右侧口正急促起伏的浑圆,无辜地道,“摸一摸又能怎样?”

    “我次奥!”故技重施,又进魔爪,我勃然大怒,下意识地就想要再给他一拳。愤然抬眼瞪他,却见他正看着我,眼神一派无邪,里面并无狎昵,他的眼睛漆黑得就像是黑珠子似的,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道,“你再打我我立刻就死在你的面前。”

    我一懵,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这非礼别人的人怎么还来劲要挟被非礼的人了,就听他郑重其事地又说了句,“我死之前会命人把傅齐天扔进油锅里面。”

    ……靠!

    说来说去他还是不想死的好不好!

    忍忍忍,心字头上一把刀!我急促喘息了几遍,将自己的气息调匀,这才大睁着一双敢怒而不敢言的眼睛窝火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至极的混蛋,“你究竟想要怎样?!”

    “要你伺候我洗澡。”

    “那你就去脱衣服然后自己滚进浴桶里面!”

    “我不要。”

    “那就休想老娘伺候你洗澡!”我的立场很坚定,休想!

    卫尘嚣几乎连一霎的犹豫都没有,立刻就道,“那你亲亲我的脸。”

    “啊?”

    他的要求转换太快,居然没有跟我狡辩,我一时之间有些没缓过劲来,就见他抬起纤美的手指,指着自己的脸颊,用一种再也自然不过的语气说,“那你亲亲爷的脸。”

    “嘭!嘭!嘭!”

    我的心,我的心又开始猛跳!

    卫尘嚣见我呆愣,不耐,秀丽的眉宇忍不住蹙了蹙,“亲不亲?”

    催催催,催个毛啊催!我他妈羞得真心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脸一别,咬着牙,“亲你妹!”

    他立刻欢欢喜喜地接道,“那你就伺候我洗澡。”

    只有这两个可选?想到傅齐天那随时不可保的双手和双脚,我心中郁结,牙一咬,眼一闭,二话不说凑近了,“啪”的一声亲在他脸上不知道什么地方,“好了吧?!”

    他笑。语气里面立刻就呈现出一种欢天喜地的色彩,“还有这边。”

    “你他娘的到底有没有完!”我睁开眼,瞪着他,气得真的有些厉害。天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自打他把我从御书房里救了出来,自打他抱着我一路走回了大宅,我现在,我现在越看他就越是觉得自己奇怪!他这样,他这样我居然会觉得不好意思?我,我是不是有病了摔?!

    我的愤怒,令卫尘嚣顿时就寒了那张脸,他扬声道,“卫阳。”

    卫阳是他的贴紫卫。他娘的他真的要砍傅齐天的手脚?我瞬间虚软,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我亲,我亲,我亲还不成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毫无章法地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了起来。

    卫尘嚣被急切的我弄得满脸的口水,忍不住往后退了退,他哼,“不提你哥还真的治不了你啊?”语气中尽是不满。

    我哪敢再让他想起我哥啊,一把搂住他精瘦的腰,厉喝一声,“要亲就给老娘专心一点!”

    他怔。

    却只有一瞬,下一秒就手臂一紧,箍住了我,反客为主地开始在我的唇瓣上肆虐了起来!

    我真的是有病了吧应该?被他一碰,浑发虚,发软,直冒冷汗,前一刻还汉子一样威武霸气的我瞬间瘫软得像根面条,软绵绵地挂在他的前……被他搂着,唇齿交缠……

    交缠……

    亲够了,他终于放开了我,眼瞅着我嘴唇红肿,一副再也无法见人的模样,他甚满意,点了点头,转就往自己专用的病榻走。

    我虽被亲得迷迷糊糊,可脑子里毕竟还绷着一根弦,“不洗澡了?”

    他顿住脚,转过脸,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奇怪地问,“你看哪家病人会在生病时洗澡?”

    我,我……我次奥!“耍我啊混蛋!!!”

    我尖叫一声朝他扑了过去,他往后退,眼睛里,却漾起了笑。

    *

    【汗,节没写完,有关为啥叫卫九以及究竟谁替合欢死将在下章前几百字解开!亲们可以猜猜为啥叫卫九以及老三想出啥办法了哦~PS,今天更得晚了,稿子刚写出来,昨天一整天状况很不好,所以一个字都没写,亲们见谅~pps,傅国节暂告一段落,但齐天和小季都没死哦,到卫国绝对会更精彩……and大家终于可以开始猜究竟是谁杀了合欢……死因将逐步揭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