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机锋

    何咏当然不是来找我玩。

    许是见我太过直入主题,对面那张周正严肃的国字脸上先是划过一丝诧异,紧接着,他盯着我,缓缓地说,“你与我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哦?你把我想成了丑八怪?”我不甚正经地咧起嘴巴,嬉皮笑脸,“怎么会,我可是貌美如花的傅合欢!”

    何咏盯住我,没有笑,他突然间就言归正传,“我今天来,是想问一问你的婚事。”

    猜到了。我挑一挑眉,漫不经心,“季家嫌我太衰,已经退婚了哦。”

    何咏显然是在京城之中安插的有耳脉,听我这句,他并不诧异,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恼火,而是淡淡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

    哦?这么说,他所知道的事,不止这一件?

    我顿时对他起了几分兴趣,眼睛一亮,坐直了子,笑眯眯地道,“依你之见,我该让我父皇如愿?”

    何咏瞥我一眼,并不多说,言简意赅,“季家未必就比杜家要好。”

    “谁说的?”我抗议,“你看杜威长的那副模样!”

    我一脸的嫌恶,何咏却是脸面如霜,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区区皮囊,不过是过眼云烟,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难道你不明白?”

    我自然明白。

    撇了撇嘴,我低声嘟哝,“我有错吗?就算是买东西,也想挑个好一点的卖相……”

    何咏显然比我要成熟许多,他不苟言笑,眉眼严肃地朝着我道,“何咏是个粗人,大道理懂的不多,但何咏打过仗,有个道理却是明白。”

    “什么?”

    “要杀敌,最好是一剑插进他的心脏!”

    我先是一怔,再是微笑。

    抬眼瞥了一眼外,见弯弯守着,柳姨并不在,于是我索将话说得更加明白,“你是嫌我借助季氏,是绕了远道?”

    何咏想也不想地点头,依旧是言简意赅,“对。”

    “嗐!这个道理我如何会不明白?只是,杜家是柔妃的本家,我想要打入杜家,可是比登天还难!”

    “你明白便好。”何咏见我被提点得差不多了,站起,整了整自己的衣襟,又抬起眼,字字珠玑地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我明白。

    季子宣不肯娶我,我爹又铁了心要我嫁给杜威,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借坡下驴,都是最好的选择。

    我没再说话,看着他理好衣裳,朝我施礼,转朝外走去。

    不到一刻……

    他来了不到一刻的时间。

    等了足足有一十三年,我终于见到了自己的血亲,却也是如此满含计谋的匆匆一面。

    盯着他渐渐远去,我突然有些想笑,“舅舅。”

    这是我此生第一次唤这两个字。

    他顿住脚,却没回头,不愧是军人,脊背英得一如塞外的胡杨,“公主请讲。”

    我讲,“若真是到了那一天,你是会帮我们,还是袖手旁观?”

    何咏的脊背微微一僵,转过,眼神犹如蕴着大团的乌云,晦暗不明。他说,“我帮齐天。”

    我那时蠢,没明白,他这一句,蕴含着多么深的致命机锋。

    我那时蠢,我弯了眼,满足的,高兴的,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