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挨揍

    那一夜,我睡得惊心动魄,险象环生。

    梦里,杜威一时是头猛兽,一时是个恶鬼,他面目狰狞,脾气狂暴,双手一拧就能把我撕个粉碎……我吓得满头冷汗,几度惊醒!

    觉没睡好,第二天注定就没有精神,我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残志坚地去找我爹,强烈抗议他的指婚。

    可我爹大手一挥,就把我丢到了御书房外——

    我用力捶地,又怒,又恨。

    当午后,我爹的指婚诏书下达,此事成了定局,我郁闷得在寝宫里直撞墙,但是于事无补——弯弯出去打探,回来报说,柔妃娘娘在闻讯后的第一时间内赶到现场,对我爹展开了声泪俱下的劝阻工作,可惜我爹油盐不进——他,这,次,是,铁,了,心。

    我万分郁闷。

    嫁给杜国舅的儿子,我已非常想死,嫁给一个虎背熊腰的恶霸,我生不如死啊我擦!

    子就这么生不如死地过了三天。

    三天内,皇宫里闹了好几场,均是以柔妃娘娘为领导的抗议示威,遗憾的是,均被我爹压制了下来。

    听说,我爹这次没心疼柔妃,但也没同她吵,只是在她哭闹着不肯依的时候,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合欢不嫁给杜威,嫁给子宣?”

    柔妃顿时缄默,从此偃旗息鼓,示威活动就这么被扼杀于萌芽状态。

    被关在闭室里的我,闻讯迎风落泪。

    *

    我在闭室里住了三天。

    三天内,除了弯弯,没有一个人来看我,季子宣没,卫尘嚣也没。

    傅齐天在千里之外的齐州。

    我恼得发慌,闲得蛋疼,唯有对着祖宗的牌位一遍遍念,“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哟……”

    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许是我念得次数多了,诚意打动了我们傅家的家神,五天后,弯弯带来了一则喜讯。

    ——我爹放我回自己的寝宫。

    无聊到快要长毛的我一听这句,顿时以光速从蒲团上爬起,闪电似的冲向自己的寝宫。

    进了,没耽搁,义无反顾便扑进了浴桶里头。天杀的,我恨死了杜威!

    说曹,曹到,我正泡澡,弯弯一脸惊喜并沉痛的复杂神色冲进内,抱柱直喘,朝我大喊,“公主,杜威他,他出事了!”

    杜威昨夜挨了顿暴揍。

    ……肋骨断了三根。

    *

    据弯弯说,杜威是在自己横行惯了的地方挨的揍,但揍他的似乎有两拨人。

    第一拨人是在酒楼故意挑衅杜威,然后蜂拥而上,两方开始了缠斗——听这架势,这拨人似乎是京城里的混混。

    而第二拨人,只有一个,暗巷之中从天而降,明明是孑然一,却将虎背熊腰的杜威揍得肋骨断了三根。

    我听得目瞪口呆,脑海里不可遏制地滑过一张妖孽绝美的脸,没等细想,就听弯弯捧着脸星星眼问,“公主,您说,会不会是季小公子揍的杜威?”

    我刚要脱口反驳“怎么会”,突然想到几天前卸了我手腕的季子宣,话顿时噎在了喉咙。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