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偷窥遭天谴(2)

    磨磨蹭蹭地挪到了湖的对面,季子宣面无表,我一脸的惊恐。

    他眉眼冷硬地看了一眼比他低了足足一头的我,语气不善地问,“你这是什么造型?”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软绵绵的右手,嘴角一抽,镇定地回,“国际最新流行的皇家风范,你不懂。”

    季子宣似乎一点都不稀罕懂,他冷眼看我,嗓音比眼神还要冷,“你看我作甚?”

    我这才想起自己的偷窥者份,有些尴尬,于是就用幸存的左手挠了挠头,“我路过。”

    “路过要那么久?”

    嘶……你丫的知道我站了很久?

    我认识的季子宣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刨根问底儿,他似乎非要我亲口承认自己是个三八、鸡婆、打听别人闲事的人……但我一向敢作敢当,我不狡辩,而是忧心忡忡地看他一眼,诚恳地道,“季子宣,我,我发现你有些不大对劲……”

    季子宣冷漠的眼神依稀动了一动。

    我发挥全部的脑细胞用来遣词造句,可依旧说得磕巴得很,“你……你似乎对相思不大关心?”

    季子宣的眼神有些意外,更有些奇怪,他紧盯着我,那副眼神竟然给我一种错觉——他好像因为我这句话……

    有些高兴。

    可这些年来他从不会因为我而高兴,于是我很惶恐,我边退边把内心的疑问和盘托出,“你,你明明主动向我父皇求了相思的婚,却对她这么冷淡,该不会是……该不会是在曹营心在汉,心底还记挂着另一个人?”

    季子宣的眼角一跳,看向我的眼神已然不再是意外,而是震惊。

    他像是有些失态,抬手要摸我的额头,眼神既惊且喜且嫌弃,他紧盯着我的眼睛,“傅合欢,你几时终于开了窍?”

    我猜对了?!

    我一脸痛心地往后退,边退边低声吼,“你,你既然真的是断了袖,为什么还要求我妹妹的婚?!”

    他那只细长的手掌顿时僵在了半空。

    我眼看着季子宣一张俊脸重归面瘫,只觉得自己的猜测当真是对,我痛心疾首地瞪着他道,“季子宣,冒名顶替你逛青楼是我不对,可,你要报复也该冲着我来,做什么骗我妹妹?”

    季子宣一张俊脸开始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我是个从来不知道察言观色为何物的人,因而我仍在义愤填膺,“若你打的是用我妹妹来退我婚的算盘,那么你大可放心!我,我已经有了要嫁的人!”

    “啪”的一声,季子宣一脚踩断了地面的树枝,脸色鸷得吓人,“你要嫁谁?”

    我翻了个白眼,“你管不着。”

    季子宣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我才不怕,我一本正经地警告他道,“记清了,我已经被指给了别人,不会再你娶我为妻,你没必要再利用我妹妹!”

    季子宣咬着牙,黑着脸,近过来劈手揪住了我的衣领,“你要嫁谁?”

    真好笑,你不娶我,管我嫁给谁?我挥舞着那只幸存的手,“放开!”

    季子宣不放开,他揪住我,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是谁伤了你的手?”

    我先是一愣,再是脱口而出,“还能是谁?卫尘嚣那个神经病!”

    季子宣勃然色变,伸过手,照着我幸存的左手“喀嚓”一扭,我哀嚎一声,“你干嘛——”

    他甩开我,扭头就走。

    我无语凝噎,彻底泪奔,他,他怎么也是个神经病!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