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奇妙的女人

    卫尘嚣狭长眸儿眯了一眯,竟毫不犹豫,“好。”

    他爽快,我就也爽快,咳了一声,扬声朝外间道,“本宫不小心把药瓶子掉了,柳姨不用担心,明早再捡。”

    柳姨仍沉浸在我上次指桑骂槐的余威中,应了声好,没有进来。

    我朝卫尘嚣挑了挑眉毛。

    卫尘嚣笑,“你后娘的人?”为了避免被柳姨听到,他离我极近,呼吸几乎吹到我的耳廓里面。

    我嫌,往后退,“谁知道。”

    他再往前凑,紧盯着我,唇角噙着一丝坏笑,“你怕爷靠近?”

    开玩笑,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我会怕他靠近?我掀睫朝他甩了一个白眼。

    却被他一把捏住了下巴。

    四目相对,再难逃开。

    绝色的少年黑眸如墨,一眨不眨地直盯着我,他的那副眼神,就像是恨不得看进我的心里面。

    我莫名有些别扭,要别开脸,就听他很高兴地笑,“你在害羞。”

    怎么可能!

    我怒,“你自重点!”

    他笑,“就不自重,怎样?”

    凑过来,照着我的嘴唇轻轻一咬。

    “轰”的一下,如同过电,我浑的血液在这一瞬之间炸开,大脑里一片空白。

    他,他……

    悚然回神,我想也没想地抬手要扇他的脸,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攥住了手腕。我瞪着他,他凑过来,照着我的嘴角又是不轻不重的一咬,他低声嘟哝,“上次五弟亲你,你也脸红,休想狡辩。”

    我怔了怔,卫尘风偷亲我,他怎么知道?

    我怔忡着,没有说话,就听他低低地笑,“被爷睡时,不声不响,亲一下倒羞成这样……傅合欢啊傅合欢,你可真是奇妙!”

    我瞪着他,用力咬牙,“你管不着!”

    “爷管不着?”他攥紧我,含笑的眉眼突然间冷掉。

    俊脸微微下移,对准我的喉管,凉唇用力一吸,我浑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见我战栗,他终于弯眉邪笑,“你再说一遍?”

    我的鸡皮疙瘩都要站起来!

    他搂住我,恻恻道,“爷睡了你,自然就管得着,以后再不许说这句,嗯?”

    他今晚邪得像妖!

    被他搂着,我好不自在,可刚扭了一扭,股就疼得厉害。拧眉吸气的间隙,我偷眼看他的头发,乌黑一片,再看他的眼睛,也无丝毫异样,心底正暗暗诧异他今晚为何比昨夜邪气许多时,就听他咬着我的耳垂儿,傲慢蛮横地道,“爷想了想,你是公主,自然是不想做妾的。那,爷娶了你,做爷的正妃,好不好?”

    我狠狠一呆,“你要娶我?”

    他挑一挑眉。

    我怔,“为甚?”

    “不是已经说了?”他一副“爷是好人”的骄傲眼神,“你那晚陪爷睡了。”

    因为这个?我瞪大眼,“你那晚不是在欺负我吗?”

    他的俊脸顿时一僵。

    我拧着眉,“很疼!”

    他盯着我,突然恼火,“也就是说,你从没想过让爷负责?”

    负责?我呆了呆。这些年来谁欺负我有负过责?

    我的反应令他瞬间暴怒起来,抬起手,指着我,他咬牙切齿地说,“你,你……你别后悔!”

    又翻窗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