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陷害他

    我被我爹关了一天的闭,这一天,相思一直没醒,我终于意识到事果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这一次,恐怕真的不是柔妃搞的鬼了。

    从闭房里出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傅齐天的寝转了一圈儿。

    人去楼空,大皇子走了,这里的宫女太监都散了,只一天一夜的工夫,原本奢华闹的长庆宫,变得颇有几分萧索。

    我皱了皱眉,迈进长庆宫里,弯弯早在前面积极地指点着,“这儿,公主,听说就是在这儿发现的那条蛇。”

    我看了看,眼前是一道沟,沟里有水,不多,却足够清澈。里面有几尾小鱼,浑然不知外界的巨变,正悠然自得地游着。

    不用想,这道沟是玩成痴的傅齐天挖的。

    听说,他最近在追一个侍弄鱼的姑娘。

    我撇了撇嘴,嘲笑,“风流,风流,这下可好,把自己流出宫去了。”

    我骂的是傅齐天,弯弯的眼圈儿顿时就红了,我瞥了她一眼,转就走。

    “公主……”

    她的嗓音带了哭腔,没动,软绵绵地喊我。

    我回头看了看她,“你想养鱼?那带回咱们宫里养吧。”

    弯弯眼睛更红,咬咬嘴巴,快哭了,“大皇子他,他真的回不来了?”

    我拧了拧眉,“谁说的?”

    弯弯愣。

    我反问她,“我在这儿,我哥哥会走远么?”

    弯弯愣了又三秒,回过神,破涕为笑了,“公主您,您会救大皇子吧?”

    自然。

    傅齐天是我的软肋,要动他,除非我死了。

    *

    我又把其他的宫统统转了一圈儿,每经过一个地方,看到某样相同的东西,我的脸色便愈发的凝重一些。

    最后一站,是柔妃的婉仪宫,已经走到宫前了,遥遥看到门口挂着我想看到的东西,我顿住脚,朝弯弯道,“回去吧。”

    弯弯不解,“公主不去看了?万一,万一真的是她搞的鬼呢?”

    “不是她。”

    *

    御书房里,我再一次站到我爹面前,一脸严肃地说,“父皇,我哥哥是冤枉的。”

    我爹从一堆奏折里抬起脸,看向我,他那张粗犷的脸面色沉沉,分明又有些怒了。

    我赶在他发飙之前快速将自己的证据说完,“长庆宫里喂的有鱼,那蛇恐怕是冲鱼儿去的。”

    我爹顿时冷笑,“就凭这个?”

    “当然不止。”我补充道,“前几是端午,各宫各都赏了雄黄酒,挂了艾草叶,只长庆宫是没有的。”

    我爹皱眉,“这是为何?”

    “我哥讨厌那种味道。”

    我爹冷笑,“就凭这个,足以证明他清白了?”

    我坚持,“有人故意陷害我哥。”

    “谁?”我爹皱起浓眉,一拍桌,“你个小兔崽子,要是说不出个道道,老子再关你几天!”

    说就说,“这人对宫里很熟,也知道只有长庆宫是没雄黄味的。还有,伤了相思,害了我哥,对谁最有利?”我没再往下说。

    我爹不喜欢思考,不耐烦,“你直说是谁吧!”

    “卫国使者。”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