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私会

    火红的灯笼照亮了水塘,照亮了我与卫尘风,也照亮了来人。

    乌压压一片的宫人前头,端端立着的两位,分明是我那风万种的后娘,与天真无邪的妹妹。

    唔,视线微移,就看到,在我妹妹旁,站着我的未婚夫——哦,确切地说,该叫作“前未婚夫”——而我那前未婚夫边的不远处,是一袭玄衣……

    卫尘风的随从站在一棵花树下,盯着我与他的主人相拥,他眉眼莫测,也不知道来了有多久。

    我妹妹与我后娘对视一眼,纷纷现出了冷嘲讽的笑容。

    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有多么的不成体统——

    堂堂一国公主,夜深人静的不回宫去睡,却偏生坐在这水塘边哭;

    哭也便罢了,还搭上个男人;

    而这男人又好死不死地把我抱在他的怀中……

    天可怜见,寡妇门前是非多,瓜田李下多小偷,我纵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

    而有的人也根本就没耐心等我来说明。

    英俊的武夫黑着一整张脸,那副样子就像是白里是我退了他的婚,他冲上前来指着我便骂,“傅合欢你,你……”

    他像是气坏了,居然气极反笑了出来,“白里你不还说要立那个随从为驸马么,怎的突然又心仪于卫国的皇子了?”

    他骂我朝秦暮楚。

    我妹妹傅相思是我们傅国最最有才学的公主,因而按道理说,她说话应该要比我那前未婚夫要有格调一些,可她没有。

    她说得更加直白,也更加露骨,“哟,姐姐,大晚上的怎么不睡觉,来这里与男人私会?”

    她骂我不知羞耻。

    说起来,我妹妹确实优秀,她明明比我还要小一些,却已经十分精妙地掌握了冷嘲讽的奥义,且运用得十分娴熟。

    饶是我脸皮厚,那一瞬间,当着那么多宫女太监的面儿,我也觉得有些脸红。

    我后娘那可就更是嘲笑人门派当之无愧的掌门人,她盯着我,艳丽的面容上浮起一层浓郁无比的鄙夷,干脆就冷笑一声,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曼妙地问,“好一个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合欢公主在这里与人卿卿我我,可知道你皇祖母突然间抱了病?”

    皇祖母生病?

    我愣了愣。

    下一霎,注意到在场的几个人的份,我顿时恍然大悟。

    哦哦,难怪大晚上的大家都不睡。

    也难怪季子宣在宫后会再度出现在皇宫。

    想明白了这些,我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依旧是缩在卫尘风的怀里,我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众人前头那唯一一个没出言讽刺我的人:我和你家主人在这里私会,要骂我么?

    玄衣少年漆黑的眼眸盯着我看了几秒,嘴唇紧抿,然后,他硬生生地别开了头。

    我笑。

    拍了拍卫尘风,示意他把我放开,站起子,掸掸衣裳,小心谨慎地将玉玦的碎片仔细放进了怀中,我无心解释什么,只挑一挑眉,在众人或鄙夷或打量的视线中落落大方地问,“皇祖母得了什么病?”

    *

    (有没有人在看啊?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