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衣服全湿了

    四目相对,他眸深若潭,我心神一晃,那……那是多么漂亮而又澄净的一双眼!

    我有些晃神儿,却见那玄衣少年冷冷瞥了我一眼,他面无表,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像是与他对视的我只是一棵大白菜一样,他的视线根本没在我上停留半秒,紧接着便无比漠然地将视线给转了开。

    靠!

    我的面颊在一瞬间涨得通红,忿忿然,你小子知不知道你无视的是谁?!

    我莫名便有些恼火,撸了撸袖子正待要冲上去朝他辩驳两句,却被弯弯拽了拽袖子,小声提点,“公主,陛下来了!”

    我爹来了。

    我魂魄附体,这才有些不甘地朝五皇子后那玄衣少年横了一眼,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面。

    五皇子有些奇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的后,一张俊朗的脸上分明写满了问号。

    我连带着也横了他一眼。

    *

    和我爹一并来的,还有我的哥哥,傅齐天。

    而我朝着五皇子随从失神的那会子工夫,我妹妹傅相思也进了,她正偎坐在她的生母柔妃娘娘跟前儿,一张小脸上笑靥如花,正作甜美乖巧状。

    我爹穿一明黄龙袍,十分气派地坐在正中的尊位上面,虎目扫视一周,见众人均已到场,便朗声一笑,“大家既已到齐,王符,宣布开宴!”

    王符尖利的公鸭嗓子传来了御膳。

    作为一名眼控,我对美丽的眼睛的喜甚至要超过食物,因而很久都没有动筷,只顾盯着五皇子边那个随从……的眼睛看。

    我只顾失神,弯弯连续推了我两三次我都没察觉出来,直到她稍稍扬高了声音,焦急地唤,“公主!”

    我悚然回神,这才意识到整个大的人都在看我的脸,气氛安静而又暧昧。

    弯弯又尴尬又着急地俯在我耳畔提点,“陛下唤了您两声啊公主,您居然没听见?”

    我汗。

    忙不迭地抬头,朝我爹笑,“父皇。”

    我爹似有若无地朝卫国五皇子那边看了一眼,也笑,“欢儿在看什么?”

    看别人的眼。

    我摸鼻一笑,顺口绉道,“合欢什么都没看,只是在发呆。”

    “哦?”我爹一张威严的脸上顿时便盈出了一抹笑,他似是很感兴趣,“欢儿为何会发呆?”眼风却莫名其妙地总往那什么五皇子的上瞟。

    我是真怕他误会,赶紧解释道,“合欢是在想……今父皇寿诞,合欢该送什么礼物才好!”

    弯弯猛踩我的脚,“礼物不是已经送了么,公主!”

    我连忙改口,“哦,我是说助兴。”多年来的历练早已让我撒起谎来根本不眨眼,“合欢在想,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让父皇今过得更加开心。”

    我爹果真被我蒙到,立刻就笑得万分愉快,他抬起大大的手掌,朝我招了招,“来来来,好合欢,让父皇看看你昨个儿可有伤到?”

    当着众人的面儿?

    我无奈,扯出一丝笑,正要起,柔妃突然咳了一声。

    邻座我妹妹傅相思手中那一盏滚烫的茶,毫无预兆地便朝我的裙子盖了过来。

    *

    (继续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公主太猖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