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心底最深的痛(十)

    ( ..)    “皇上,不好了,珍妃娘娘刚刚殁了。..”

    前行的脚步硬生生的定在那里,轩辕曜整个人愣住了,“你说什么?”

    “刚刚莲月宫的小宫女来报,珍妃娘娘殁了。”杨福安又重复了一遍。

    “去莲月宫”

    片刻的呆愣过后,轩辕曜随即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丫。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黑暗中就好像是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们,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才刚刚有了这个想法,苏羽衣便已经死去非命了。

    等到他们赶到莲月宫的时候,内已经站满了人,他一出现,众人便呼啦啦的跪了下来媲。

    “还请皇上节哀顺变吧”

    微微福,叶青莲轻声说道,一边说着,还拿丝帕拭了拭眼角,脸上露出了一抹很惋惜的表,“都是妹妹福薄,无福承受君恩。”

    “起来吧”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轩辕曜沉声说道,那双深幽的眸子里暗潮汹涌,大步走到前,看到苏羽衣那狰狞的死状时,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沫,他缓缓地伸出手将那双瞪大的眼睛给慢慢合拢了。

    三前,贵妃娘娘中剧毒至今未醒,今珍妃又死于非命,一时间,宫内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将珍妃按照贵妃仪制厚葬吧”

    说完这句话,他转走了出去。

    “恭送皇上”后再次传来那整齐如一的唱诺声。

    看见他离开,手轻轻的掩住鼻子,叶青莲也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此时,天际已经隐隐的露出了一道鱼肚白,九重宫阙静悄悄的,似是酣睡未醒,整片大地被薄薄的雾霭层层笼罩着,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暗淡无光,一季的红梅终于在天即将到来的时候落败,只有那残留的花瓣随风飘飘的坠落,沉入泥土,化作下一季的花肥。

    摒退所有的人,轩辕曜静静的站在相思湖畔,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一颗心便如那涟漪向四周漾开来。

    到底是谁?

    三天之内,后宫里接着有两位主子一伤一亡,他们想要什么?

    这与天煞门又有什么关系?

    珍妃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另一次的谋?

    ……

    无数个疑团一股脑的涌上脑海,可是他却找不到半点头绪,第一次,一向自信满满的他有了挫败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下一刻,一件披风披在了他的上。

    “湖边风大,皇上应当小心子才是。”

    闻声,轩辕曜慢慢的转过,就看见叶青莲立在他的面前,仍是一如既往的端庄贤淑。

    “臣妾扰到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微微福,她轻声说道,眸眼低垂让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

    “免了,起来吧。”

    一边说着,轩辕曜扶着她的手将她托了起来,“皇后不在宫中好好休息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视线投向远处的湖面,他淡淡的问着,或许是湖面的风真的太大吧,他用力的裹紧了上的披风,也适时的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臣妾不能为皇上分忧已是罪该万死,就让臣妾陪陪皇上吧。”

    叶青莲柔声说道,摊开的手掌依然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可是他却再一次将背影留给了她。想到这里,她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下一刻,她的眉紧紧的蹙了起来,“好痛”

    “你说什么?”

    没有回头,轩辕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一纯白的衣袍在冷风中衣袂翻飞,看起来飘飘然若谪仙,尤其是那侧面的轮廓美的惊人!

    “没什么,臣妾只是有些痛心,贵妃妹妹至今未醒,如今珍妃妹妹又走了,臣妾觉得会不会是有妖魔作怪?不如臣妾找几个法师入宫做做法事如何?”

    连忙将手收入袖中,叶青莲轻声说道,慢慢的走上前和他并肩看着那旖旎的湖面风光。

    他们有多久不曾像这样站在一起看过风景了,五年了?不,或许更久。

    “皇后觉得可以,那就做吧。”

    侧头看了她一眼,轩辕曜随意的应了一声,“时候不早了,朕还要早朝,皇后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说完这些话,不等她回答,他便径自离开了。

    “臣妾恭送皇上”

    看着他的背影,叶青莲的语气仍是惯常的温柔谦恭,只是他没看到的地方,那双眸子已经褪去了所有的温度,一片冰封。..

    见状,碧荷连忙从一旁的树林里走了出来,“娘娘,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如今珍妃已死,她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那最强的对手依然存在,只要她在一天,始终是心腹大患。

    因为那一晚……

    她的话刚刚说完,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在这静寂的湖边响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谁让他们动手的?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本宫的。”

    叶青莲沉声说道,后宫本就不充盈,这三天之内,两位妃子更是一伤一死,饶是轩辕曜再无也不会置此事不理的。

    “奴婢该死,可是奴婢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

    碧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在得知珍妃遇害的那一刻,她比谁都震惊。

    “你说什么?”

    闻言,叶青莲愣住了,“珍妃遇害不是你指使他们做的吗?”

    “不是,奴婢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擅作主张,还请娘娘明察。”说完,碧荷又一次将子伏向了地面。

    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沫,叶青莲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你先起来吧,通知他们,暂时收手,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再入宫,本宫觉得皇上已经起了疑心。”

    “是,娘娘,奴婢这就去。”

    说完,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碧荷急匆匆的离开了。

    站在那里,沉思半晌,直到冷风将衣衫凉透,叶青莲才慢慢的向未央宫走去。

    苏羽衣死了。

    她本该放下心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心里更加的不安。

    第四的黄昏,晚霞漫天,如血般的残阳将整片天际都晕染的美轮美奂,站在窗前,轩辕曜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一双好看的眉却是紧紧的皱着。

    这几一向安稳的帝都并不安宁,接连有民众暴动不说,在靠近帝都的几个山头竟然有为数众多的山匪出现,再加上这几发生的事,让人想相信这是一场意外都难。

    只是,那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皇上,苏大将军求见,正在外候着呢。”

    就在这时,杨福安走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看了一眼上依然沉沉睡着的女人,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都说自古红颜多薄命,但愿贵妃娘娘不要应了那句话才对。

    “让他在外稍等,朕马上就去。”

    说完,轩辕曜转过走到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仔细的给她掖好被角后转向外走去。

    “臣参见皇上”

    看到他出来,苏毅躬行礼,不过几的时间,他整个人似是苍老了许多,脸上胡茬丛生,神色间难掩憔悴。

    “免礼,苏大将军要惜自己的子才对。”

    在软榻上坐下来,轩辕曜低声说道,“苏老将军的体如何?”

    “家父得知小妹亡的消息一病不起,承蒙皇上关心,让太医随侍左右,如今已无大碍,倒是心郁难解,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好转。”

    苏毅沉声说道,想起那个曾经刁钻古怪的小妹,眼眶不由得红了。

    “嗯,节哀顺变吧,朕已命护国寺主持主办了一场法事,念七七四十九天经为羽衣超度,相信她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说完,轩辕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端起面前的茶水浅浅的啜了一小口,视线转向了窗外。

    “臣替小妹谢皇上隆恩,臣定会亲自找出凶手为小妹报仇。”

    说这话的时候,苏毅的眸子里有着一抹不容人质疑的坚定,薄唇紧抿,垂在侧的双手更是紧紧的握成拳状。

    无声的点了点头,轩辕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皇上,臣下午刚得到的消息,据手下回报今天上午曾看到慕容澜在帝都出现过,不过他的形极快,所以并没有查到他的具体行踪。”

    “他的事先暂且放到一边吧,当务之急是要查出天煞门的下落,弄清楚到底是谁在幕后买凶?另外,你亲率护城军将帝都附近的几个山头全平了,朕就不信那些山匪能有多猖狂。”

    “是,臣即刻去办。”

    说完,躬行礼,苏毅慢慢的退了出去。

    偌大的寝里再次回归一片死寂,就在这时,内里突然传来了泪儿的惊呼——

    “公主,您醒了。..”

    闻言,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急匆匆的向里面走去。

    榻上,慕容清婉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帐顶,那神依稀有一丝恍惚,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眸子是没有焦距的。

    “婉儿”

    靠近畔,轩辕曜轻声唤道,想要抓住她的手却在看到她脸上突然露出的戒备神后,伸出去的手又讪讪的缩了回来,“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慕容清婉并没有回答,半晌,她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沫,轩辕曜在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她,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过四五的光景,她已瘦的皮包骨头似的,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血色全无,眼窝深陷,更加衬得那颧骨高高凸起,就连往里潋滟的红唇此时也泛出一层淡淡的灰白。躺在那里,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直到夜幕徐徐降临,慕容清婉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当明灭的烛火在不停的跳跃时,凌霜儿被紧急召回皇宫,脸上挂着万般不愿的表,倒是她后的轩辕风逸脸上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狂喜。

    她醒了,真好!

    “给皇上请安”

    在走过轩辕曜边的时候,微微颌首,她淡淡的说了一句,也不管他是不是理会就径自将手指搭在了慕容清婉的脉搏上。半晌,她缓缓地转过了,眉心微拢,片刻后,又将手指搭在了她另一侧的脉搏之上。

    站在一旁,因着她的表变化,轩辕风逸的一颗心也紧紧的揪了起来。

    “怎么样了?”

    看见她松开手指,他连忙问道,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急切的缘故,抚着口,他剧烈的咳嗽了出来。

    “让你别跟来你就是不听,你还嫌我不够烦吗?”

    凌霜儿恶声恶气的说道,一边说着,从随携带的锦囊中掏出一颗通体血红的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贵妃娘娘已经没事了,请皇上放心,只是——”

    说到这里,她一下子顿住了,脸上有着一抹迷惑不解的神

    “只是什么?”

    一直默不作声的轩辕曜终于开口了,不过因着她的那句话,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大半,可是一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蹙了起来。

    难不成是孩子出了问题?

    太医曾断言这个孩子就算是能平安出生,可是娘胎里带的弱症也不会让他存活太久,但是他仍然期盼着,期盼着这个孩子能平平安安的降临到这个人世间。

    “在我诊治期间,皇上是否还请别的人为娘娘诊治过?”

    牙齿轻轻地咬着下唇,凌霜儿低声问道,心中已隐隐有了答案。

    “没有,有什么问题吗?”

    轩辕曜一脸不解的问道,总觉得她是话里有话,却又不便说明的样子。

    “没事,娘娘吉人天相得贵人相助,静养一段时子就可痊愈了,晚点我会再开一副方子过来,民女告退。”

    微微施礼,凌霜儿转向外走去,在经过轩辕风逸边的时候,用力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一个踉跄,他险些跌倒在地上。

    “皇兄,臣弟也先行告退。”

    说完,他随后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抄手游廊里,凌霜儿斜靠在木制栏杆上,十根手指不停的绞来绞去,牙齿更是紧紧的咬着下唇,看起来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

    “你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见她,轩辕风逸轻声问道,纵使他有点心不在焉,可是依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除了我之外还有第二个人给她诊治过,并且那人的医术绝对在我之上。不过幸好那人是在救她,如果是为了害她的话,就算大罗神仙在世,她也必死无疑了。”

    良久,凌霜儿喃喃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蓦地睁大眼睛,轩辕风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最近发生的事已经够多了,这一次不知道又是谁掺进来这么一脚?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还以为你早就看透了呢。”

    斜睨了他一眼,凌霜儿凉凉的说道,看向远方的目光悠远而绵长。

    看着她,轩辕风逸没有再说话,眼眸微垂,那如蝶翼般的睫毛遮挡住了他眸中所有的绪。

    “轩辕风逸”

    就在这时,凌霜儿突然唤了他一声。

    “嗯?”

    低低的应了一声,轩辕风逸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她,脸上仍是惯常的云淡风轻的表

    “我准备回大漠了”

    定定的凝视着他,半晌,凌霜儿说了这么一句,唇角微扬,一抹几不可见的笑容过后,将视线投注向了未知的远方。

    “这么快?”

    眉心微拢,轩辕风逸轻声问道,此时,冷风萧瑟,吹打在人的上有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凉。

    “嗯,以前一直都好奇你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来了,才发现也不过就是如此,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大漠吗?”

    说这话的时候,凌霜儿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生怕漏掉了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

    神微怔,轩辕风逸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一次我不回去了。”

    “是因为她吗?”

    凌霜儿急急的问道,当这句话出口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失言了,随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你看,我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

    “霜儿,对不起。”

    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沫,轩辕风逸一本正经的说道,那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他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不是你想就一定能得到的,如同感一样,不是有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

    “对不起?”

    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凌霜儿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眼眶中分明有泪的,“你不用给我说对不起,毕竟你的这条命还是我的,只要我想要了,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拿到手。”

    “好,如果你想要,我定会亲手奉上。”

    唇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轩辕风逸微微的点了点头。

    夜色渐渐地沉了下来,就连天边的最后一道晚霞也终于消失在了天际的那一端。

    慕容清婉依旧静静的躺在上沉睡着,和那四天一样,看不出一点生命的气息。

    轩辕曜用温水仔细的擦拭着她的每一根手指,偶尔抬头看她一眼,那眸子里的温柔都能溢出水来。

    “婉儿,累了就好好睡一觉,睡醒之后,从此快乐无忧。”

    执起她的手,在那瘦骨嶙峋的手背上印下轻轻一吻,他低声说道,随后,一道几不可闻的叹息声从唇间缓缓逸出。

    可是……依然没有回应!

    就在这时,杨福安急匆匆的从外走了进来,附在他的耳朵上低低的说了几句什么,登时,就看见轩辕曜站了起来。

    “泪儿,照顾好你主子,一旦醒来,马上通知朕。”

    在踏出门的那一刹那,他冷声说道,随即急匆匆的向外走了出去。

    “是,皇上。”

    说完,泪儿转向内走去。

    夜,沉寂无声,偶尔有风吹树叶发出一阵阵“沙沙沙……”的声音,内的烛火不停的跳跃着,偶尔暴起一阵灯花,偌大的宫在短暂的明亮过后重新变得昏黄一片。忽然间,只觉得一阵劲风闪过,下一刻,一抹紫色的影出现在了榻边。

    “澜王爷”见状,泪儿连忙唤道。

    “嗯”

    低低的应了一声,慕容澜在榻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上依然昏睡不醒的慕容清婉,眉心微微的拢了起来,随后将手指搭在了那虚浮的脉搏上。

    看着他,微微福,泪儿随即走到了外

    自从慕容清婉中毒至今,他夜夜都会来探望,每一都会开出一副崭新的药方,只是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都会觉得他比前一天更加的疲惫,可是为一个奴婢,她知道自己的本分,所以每一次都会在他来之前准备好他吃的点心权当慰劳。

    半晌,当泪儿将点心端进去的时候,慕容澜已经在一旁的桌子上坐下了,摊开的纸上是明天要服用的药方。

    “王爷,您用点点心吧。”

    将盘子放在桌上,泪儿轻声说道。

    “放那里吧。”

    揉捏着眉心,慕容澜淡淡的说道,忽然间,他猛地抬起了头,“泪儿,换药方的事没有人知道吧?”

    “嗯,奴婢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

    像是为了坚定自己的话似的,泪儿还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这是明的药方,服完这副药之后婉儿也就该醒了,我最近有点忙,可能这几就不能过来了,你好生伺候着公主,千万记住让她一定要静养,万不可动怒生气。”

    浅浅的啜了一口杯中茶,慕容澜细细的叮咛着,只是当目光转向上的慕容清婉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是,奴婢记下了。”微微福,泪儿轻声应道。

    “那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只看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下一刻,等泪儿再回神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慕容澜的影。

    从最初的惊愕到现在的坦然面对,泪儿随即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将那药方叠的方方正正的放到袖筒里,刚想去边看看的时候,内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下意识的抬起头,她浑不由的一颤。

    “给皇上请安”

    “免了,你下去吧,这里有朕盯着就好。”

    将披风解下来递给她,轩辕曜沉声说道,那张如雕刻般的脸上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疲惫。

    四天四夜,他都没有合过一次眼了,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一向运筹帷幄的他也渐渐地觉得有点力不从心。

    “皇上,您还是去歇着吧,奴婢在这里看着就行,只要我们主子一醒,奴婢马上就去通知您。”

    “不用了,朕希望婉儿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朕。”

    说完,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来,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中,轩辕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看了他一眼,泪儿终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只是无声的将炭炉里的炭加满,随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婉儿,我觉得好累,你快点醒,好不好?”

    将她的手贴在脸上,轩辕曜喃喃的说道,或许是她的手太过温暖,也或许是他最近真的太累了,不一会儿,他竟然就沉沉的睡着了。

    月已西沉,当东方出现第一道鱼肚白的时候,九重宫阙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

    “杨福安,出什么事了?”

    眉头紧皱,他压低声音问道,目光转向上的女人,唯恐惊到她一般。

    “回禀皇上,刚刚宫中发现了一名刺客,如今卫军正在全力搜捕,惊扰了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刺客?”

    轩辕曜低低的重复了一句,视线转向窗外,此时,天际已经慢慢转亮,隐隐的有万道霞光从地平线喷涌而出。

    “嗯,时候还早,皇上再眯一会吧。”

    “不用了”

    俯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轩辕曜缓缓地站了起来,“婉儿,朕现在准备去早朝,等朕回来。”

    刺客?

    他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夜闯宫。

    “杨福安,传朕旨令,务必将刺客生擒。”

    说完,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本该安宁的清晨因为刺客的出现而嘈杂不堪,轩辕曜端坐在大之上,面沉如水,嘴唇微抿成一条直线,那双眸子半眯半合着,里面的一道精光让人不容小觑。

    下站在文武百官,个个屏气凝神,静待着那最后的结果。

    就在这时,卫军的统领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启禀皇上,臣等翻遍了整座皇宫也没有找到刺客的影子。”

    “哦?”

    眉尖微挑,轩辕曜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真的是翻遍了整座皇宫吗?”

    “呃?”

    微微一愣,他慌忙说了这么一句,“除了太后的长寿宫,皇后的未央宫,贵妃的惜福宫和珍妃娘娘的莲月宫外,其他地方全都翻遍了。”

    “继续搜,就说是朕的旨意,今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刺客挖出来。”

    轩辕曜淡淡的说道,手轻轻一挥,随后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时间,偌大的轩辕再次鸦雀无声。

    就在这时,就看见一个小太监从一旁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附在杨福安的耳朵上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就看到杨福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皇上,奴才给您道喜了。”

    ====喜欢宇文澈的亲们注意了啊,下一章表哥再一次华丽丽的登场喽,嘿嘿,谢谢亲们的支持,别忘了要留言支持莫哦,你们,_谢谢粉红唇美眉的鲜花,么么哒 ..

重要声明:小说《惑君心,弃妃也承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