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心底最深的痛(八)

    ( ..)    “只要你能救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愿意娶你。..”

    他的声音似是从遥远的天际飘摇而来,却在接近她的那一刹那狠狠的戳穿了她的心。

    唇角微扬,凌霜儿淡淡的笑了,只是那笑容分明带着一丝恍惚。

    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可为什么这一刻心里却没有半丝雀跃的感觉?她终于等到了他说“愿意”,但她却退缩了媲。

    “霜儿”

    看着她一瞬间变了数变的脸色,轩辕风逸轻轻地唤了一声,似是怕她反悔似的,他随即站了起来——

    “皇上,臣弟有一事相求。”

    一时间,偌大的轩辕人头攒动却又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到他的上不由得猜测着他即将要出口的话是什么。

    “四弟无须多礼,有事尽管说,朕定会替你做主。”

    轩辕曜笑着说道,看向他的那双眸子里幽深如潭压根让人窥探不出一丝绪。

    “臣弟想请皇上恩准,准许臣弟娶凌霜儿为妻。”

    说完,轩辕风逸俯跪在了那里,一头墨发从肩头滑落下来遮挡住了他所有的表

    似是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微微一愣,轩辕曜随后点了点头,“恩准”

    “等等”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突然传了过来。

    “大胆,大之上岂容你如此无礼。”见状,杨福安厉声呵斥道。

    “好了,退一边去。”

    随意的摆了摆手,轩辕曜淡淡的说了一句,转头看向那个跪在大中央的女子时,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凌姑娘这是要准备谢朕吗?”

    “不”

    凌霜儿斩钉截铁的说道,看向他的眸子有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坚定,“民女恳请皇上收回成命,民女份低微,高攀不上四王爷,还请皇上恩准。”

    “哦?”

    眉尖微挑,轩辕曜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目光在他们之间来来回回的游移着,脸上的笑高深莫测。

    “霜儿,你……”

    听到她的话,轩辕风逸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样照做,但是我……不会嫁给你。”

    侧头看向他,凌霜儿轻声说道,她他,这没错,能嫁给他也一直都是她的梦想,但是却绝对不是在这种况下。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最后,轩辕风逸轻轻地点了点头,“谢谢你”。

    “四弟,你意下如何?”

    看着他们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共识,轩辕曜遂出声问了一句。

    “是臣弟考虑的不周到,让皇上见笑了,既然凌姑娘不愿意嫁给臣弟,那就恳请皇上收回成命吧。”

    说完,轩辕风逸的子深深的伏了下去,或许是动作过猛,也或许是气一时间没有喘匀,下一刻,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就这样传了过来。

    心头一震,慕容清婉蓦地抬起了头,当看清中央跪着的那个男人时,她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依旧是一浅浅的蓝色,穿在上给人一种特别干净的感觉,只是那张脸上病态的苍白让人的一颗心也不由得紧紧的揪了起来。..

    他曾经告诉过她,那是宿疾,每年到了冬天的时候发作的尤其厉害。

    只是才短短半年的时间,却完完全全的让他变了一个模样。

    “婉儿”

    就在她神思恍惚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温润的嗓音。

    “啊?”

    慕容清婉下意识的应了一句,慌忙转过头,迎面便撞进了一泓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皇上有事吗?”

    “没有,看你的头发有点乱了,来,我替你理一理。”

    一边说着,轩辕曜当真伸出手将她垂落在腮际的一绺发丝拢到了耳后。

    “谢皇上”

    低眉敛眼,慕容清婉淡淡的说了一句,顺手端过一旁的茶水浅浅的啜了一小口,借以避开那探究的目光。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薄唇微抿,轩辕曜终是没再说什么,只是将面前的一盘八角酥端到了她面前,“呶,你不是吃这个吗?多吃一点。”

    “嗯,谢皇上。”

    微微的点了点头,慕容清婉随手捏过一块放进了嘴里,细细的嚼着,却显然是食不知味,只是觉得口烦闷异常。

    “皇上,臣妾微感体不适先回宫了。”

    片刻过后,她缓缓起,双手下意识的抚向腹部,眉头不自觉的拢成了一团。

    “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传太医?”

    见状,轩辕曜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刚想要扶她,却被她不露痕迹的给避开了。

    “不用了,臣妾只是觉得累,回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臣妾告退。”

    说完,微微福,慕容清婉转在泪儿的搀扶下向外走去。

    大之中依然是歌舞升平,笑语喧哗声不绝于耳,可是自她走后,轩辕曜便再也没有笑过。

    一直默默地坐在那里喝着茶,当看到她离开时,轩辕风逸的神一愣,可也只是一瞬间,随即又恢复成了惯常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握着杯盏的手在不自觉的使力,骨节一片泛白。

    “心动了?既然那么想去找她就去吧。”

    就在这时,一道状似随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转过头,轩辕风逸淡淡的笑了,“鬼灵精,你想的太多了。”

    眸眼低垂,一道无声的叹息就这样缓缓地逸出唇间。

    他也想去找她,可是在这深宫之中,皇上耳目众多,他不想再给她招惹任何麻烦。

    “真的是我想多了吗?我认识的轩辕风逸可不是一个胆小鬼。”

    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凌霜儿端起面前的酒杯浅浅的啜了一小口,登时,那股辛辣的触感透过喉咙席卷全。下一刻,她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喝酒,并没有想象中的甘甜,有的只是那种苦涩和辛辣,可似乎每一次见到他都是和酒离不开的,每一次的他不是酩酊大醉就是醉意微醺,那时候总以为酒是好东西,直到有一天突然间看到了一句话——

    借酒浇愁。

    “霜儿,你不懂。..”

    说完,轩辕风逸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再睁开眸子的时候,里面的悲伤逆流成河。

    “我是不懂,如果我懂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

    嘴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凌霜儿喃喃的说道,在认识他之前,她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可是见到他的第一眼,她相信了,可是这个男人的心里却始终都不曾有她的位置。

    看了她一眼,嘴巴张了张,轩辕风逸终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又是一轮歌舞开始,看着场中那一个个曼妙妖娆的姿,他竟然有着丝丝恍惚,这样的生活似乎已经是前生的事了。

    “喂,愣着干什么?我不认识这宫里的路,你去把这个香囊给她。”

    就在这时,凌霜儿用力的撞了他一下,一看到他心不在焉的模样,就知道他又在想那个女人了。

    “香囊?”

    眉心微拢,轩辕风逸一脸不解的看向她。

    “放心,毒不死她,这是防着别人下毒的,你没看到台上那几个女人恨不得要吃了她的表吗?在这里尚且如此,背后干什么勾当谁能知道?”

    说完,凌霜儿直接将香囊丢到了他的怀里,随后自顾自的欣赏起场中的歌舞来。

    “谢谢你”

    下意识的接住,轩辕风逸低低的说了一句,抬头看向高台上的那个男人,只见他正被珍妃缠着喝酒,遂起匆匆的走了出去。

    此时,月挂中天,皎洁的月华将九重宫阙层层笼罩起来,天上繁星点点,和地上火红的灯笼交相辉映,一时间,竟然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上哪里才是人间?

    “公主,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风是越来越大了,您的子不宜在这里久坐。”

    看着端坐在青石凳上仰头看月的人,泪儿轻声说道,在乍听她怀孕的消息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随后内心被一阵深深的自责充斥着,也是从那一刻她发誓要更加好好的照顾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

    “好”

    低低的应了一声,慕容清婉慢慢的站了起来,或许是真的呆的时间太久了,现在竟然通体冰凉,下意识的,双手裹紧了上的披风。

    “公主,要不奴婢再去给您把轿子叫回来吧?”

    看着她浑冻得直发抖,泪儿小声说道,本来轿子是一直在外候着的,可她执意要随便走走,所以甫一踏出轩辕便打发轿子先回去了。

    “算了,我们还是慢点走吧,在上躺了这么久也该活动活动。”

    慕容清婉淡淡的说着,深吸一口气,登时,一股清冽的气息顺着喉咙蔓延向四肢百骸,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

    “好吧,前面的路不平,您扶着奴婢的手小心着点走。”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泪儿小声说道,搀扶着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虽然说月光不错,可到底看东西还是模糊了一些,忽然,视线一个不经意的回转间,就看见不远处隐隐约约的似是站着一个人,影影绰绰的,让人看不真切。

    “是谁?”

    连忙将慕容清婉挡在后,泪儿厉声喝道,就在这时,一阵风吹来,灯笼里的火灭了。

    “啊……公主”

    灯笼一丢,她连忙转一把抱住了慕容清婉,头埋在她的怀里,浑瑟缩个不停。

    她怕黑,从小就是这样的,所以除非不得已,她从来不会在晚上出来。

    “好了,没事的。”

    轻拍着她的后背,慕容清婉抬起了头,“是谁?出来吧。”

    她的话音刚落,下一刻,就看见那影子向这边移动过来。

    清冷的月光下,那一的浅蓝越来越明显。

    轩辕风逸!

    一时间,慕容清婉愣在了那里。

    “臣弟给婉贵妃请安”

    在她的面前站定,轩辕风逸轻声说道,仍是一如既往的温润语调。

    “四王爷”

    微微颌首,慕容清婉淡淡的应了一句,“好巧啊”

    “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轩辕风逸向前走了几步,直到走到她面前才停了下来。

    “找本宫?有事吗?”

    眉尖微挑,慕容清婉漫不经心的问道,对于轩辕风逸,她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却深知这个男人不是自己能靠近的,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看着她的反应,轩辕风逸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你……还好吗?”

    “本宫很好,如果王爷没有别的事,本宫先回去了。”

    说完,慕容清婉径自绕过他向前面走去。

    她不他,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所以她不能再给他哪怕一丁点的希望,否则,带给他的依然会是绝望,而自己则是灭顶的深渊。

    “等等”

    下意识的,轩辕风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却又在刚刚握上的时候慌忙松开了。

    “王爷,男女授受不亲,还希望王爷自重。”

    没有回头,她冷冷的说道,五年的冷宫生活早已让她深知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你连碰都不能碰的,轩辕曜是一个,轩辕风逸则是另外一个。

    神一怔,轩辕风逸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我来找你还有一件别的事,霜儿让我把这个香囊交给你,另外,再让你手下的人格外的注意你的饮食,明天我会再让她进宫给你详细诊断。”

    “谢谢王爷的一片好意,不过,还是不用了,宫里的御医自会照顾好本宫的这一胎,也请王爷替本宫谢谢霜儿姑娘。”

    慕容清婉依旧是淡淡的说着,那语气客气而疏离,就像他们只是陌生人一样。

    那样的漠然搅得轩辕风逸一阵阵的心痛,可是面上他依旧温柔的笑着,一如之前每次见到她的样子。

    “如果你执意不要这个香囊,那就等明霜儿进宫的时候,你亲自还给她吧,时候不早了,娘娘早些回房休息,臣弟告退。”

    说完,不等她说话,轩辕风逸转向轩辕的方向走去。

    微风徐徐吹来,一同飘来的还有他沉闷而压抑的咳嗽声。

    抬眸,看着那形销骨立的背影,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沫,慕容清婉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一左一右,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轩辕中仍是歌舞升平,看着下方那个空的座位,轩辕曜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郁,端起面前的酒杯,他仰头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只是端着酒杯的手,那骨节隐隐泛白。

    “皇上”

    就在这时,杨福安从外面走了进来,附在他的耳朵上低低的说了几句什么。

    “知道了,派人再盯着。”

    大手一扬,轩辕曜缓缓地站了起来,那双深邃的眼眸犹如一汪深潭让人无从窥探里面的奥秘,淡淡的扫了下面一眼,遂起从侧面走了出去。

    大外,冷风依旧在呼呼的吹着,月华如水般照在地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深吸一口气,鼻翼间全是梅花那种清新淡雅的香气。

    负手站在前,他静静的凝视着前方,不一会儿,就看到一抹瘦长的影从一旁的小径走了出来。

    不经意的抬头间,轩辕风逸看到了眼前的人,唇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他一脸自嘲的笑了。

    “皇兄好雅兴”

    他轻声说道,神间全是那抹淡淡的神

    “月下寻人,四弟的雅兴岂不是要比朕高出许多。”

    斜睨了他一眼,轩辕曜状似随意的说道,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那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定在他的上,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丝细微的表

    微微一愣,下一刻,轩辕风逸便意识到刚才的事已经被他知道了。

    “难不成事到如今皇兄还是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吗?如果婉贵妃真的和臣弟有私的话,冷宫的那五年臣弟早就带走了她,可是皇兄也看到了,现如今,她依然在您边不是吗?”

    “四弟倒是坦白,她是朕的女人,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朕的边,倒是四弟的行为的确是令人费解。”

    深吸一口气,轩辕曜慢慢的转头看向他,一双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你敢说你当真对她一点企图都没有?”

    “皇兄,你又绕回来了,臣弟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怎么想?如果你早就认定臣弟的心里有她,那么就算臣弟说破了天,你依然不信,不是吗?你怀疑臣弟不要紧,倒是婉贵妃的确对皇兄是真心的。刚才之所以找她,也不过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罢了。”

    迎视着他的眸,轩辕风逸淡淡的说道,这是他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袒露自己的心意,这样直白的说出来,总好过让人猜忌要强得多,至于后果,他已不想再去想了。

    “四弟的坦诚倒是让为兄很吃惊啊”

    眉尖微挑,轩辕曜不动声色的说着,眉眼间淡淡的,让人猜不透他真实的绪。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累了,臣弟知道皇兄对我一直都有诸多猜疑,但是臣弟在这里发誓,臣弟对皇兄绝无二心,婉贵妃的心更是天地月可鉴,还请皇兄好好善待她。”

    说完,轩辕风逸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这些话压在他心中很久了,如今终于是一吐为快。

    “四弟多心了,朕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好了,夜深露重,赶紧进去吧,凌姑娘该等急了。”

    拍拍他的肩膀,轩辕曜笑了,随后大踏步的向内走去。

    几不可闻的一道叹息过后,轩辕风逸随即跟了上去,那神中有着深深的落寞和无奈。

    他已经不能再为她做什么,就当这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吧,只要她能平安快乐,他已没有别的祈求。

    大中,笑语喧哗声依旧不绝于耳,推杯换盏间,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意,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穿过人群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皇上,不好了,贵妃娘娘吐血了。” ..

重要声明:小说《惑君心,弃妃也承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