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心底最深的痛(一)

    ( ..)    风透过窗棂依旧在冷冷的吹着,轩辕台那边的笑声似乎更大了一些,站在那里,慕容清婉却忘记了所有的动作。..

    “公主,您在哪呢?我们该走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泪儿的声音丫。

    “哦,来了来了。”

    下意识地,她一迭声的应道,慌乱之中,连忙扯过一旁的薄被胡乱的盖在他的上,在泪儿进来之前,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媲。

    “公主,你怎么了?”

    看着她那异常苍白的脸颊,泪儿一脸狐疑的问道,探头往里面瞅了瞅,没发现什么异常啊。

    “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我们走吧。”

    将外袍上,又披上那件貂裘,慕容清婉转向门口走去,坐上轿辇的前一刻,她轻轻地吩咐了一句,“锦绣,在我回来之前不准任何人到内去。”

    “是,娘娘。”

    端坐在轿辇里,手里捧着一个散发着袅袅清香的小暖炉,慕容清婉无声的呼出了一口气,那些已经尘封在心底的记忆随着那个人的到来又一次被挖了出来,如同是早已结痂的伤口又一次将那血模糊的样子呈现在世人面前。

    渐渐地,丝竹之声越来越近,透过那层薄纱窗,她看到了正中央那个一明黄的男子,此时,他的视线正好转到这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不由得笑了起来,那种独属于幸福女人的甜蜜笑靥。

    “婉贵妃到”

    随着一道高高的唱诺声,她在泪儿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走下了轿辇,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她的上。

    嘴角勾起一抹无懈可击的完美笑意,她缓缓的走到大正中央跪下,“臣妾给皇上请安,给皇后请安,臣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平,来,坐到朕边。”

    轩辕曜笑着说道,自她进后,那视线始终不曾在她上偏离一分一毫,天知道,才分开没多久,他就已经疯狂地思念起她上的味道,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之下,他真想将她用力的搂在怀里好好的-抚一番。

    她就像是一剂毒药,明知道有毒,却依然让人忍不住沉沦。

    “臣妾谢过皇上”

    说完,慕容清婉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主位上那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微微一笑,然后走到他的旁坐了下来。

    “给贵妃娘娘请安”

    台下呼啦啦的跪倒了一大片,能够坐在这里的人心里自然也知晓,如今在这后宫之中谁才是最受宠的女人,据说皇上对她的宠简直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对于这些惯常便会见风使舵的人来说,在这种况下,心思转的比平时更加快了不知多少倍。

    “都起来吧”

    慕容清婉轻声说道,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唱诺声。

    “婉儿,你今晚好美,我的眼睛里真是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了。”

    凑近她的耳侧,轩辕曜麻兮兮的说道,她一向都是喜欢素雅的颜色,今晚的一袭艳红衬得她真是人比花、雍容华贵。

    “皇上这是在取笑臣妾吗?”

    眉尖微挑,慕容清婉淡淡的说着,对于他眸中的炽烈之色自动忽略。

    “我哪里舍得取笑你,要不是这里人多,我真想将你搂在怀里好好蹂躏一番,这张小嘴真是越来越刁钻了。”

    点点她的鼻头,轩辕曜一脸宠溺的笑了,丝毫没觉得这样的动作看在别人的眼里有多么的惊世骇俗,更是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死了那个独受专宠的女人。

    “皇上”

    慕容清婉的脸不由得沉下了几分,那些从四面八方投过来的目光宛如一根根的倒刺扎向她的上,让她如芒刺在背,冷汗涔涔。如果目光真的能化作利剑的话,不用怀疑她现在早已是万箭穿心而亡了。

    “好了,我不闹你了还不行吗?”

    看到她是真的生气了,轩辕曜也适时的收敛了起来,只是执起她的小手放在掌心里暖着,“看看你,不是让你多穿点吗?怎么这会子手还是这么凉?”

    说这话的时候,那好看的剑眉微微的竖了起来,只是眸子里却是盛满了深深的怜惜。

    轩辕台的风本就比别处大一些,所以他才特地遣人给她送去貂裘披风,谁知道她倒好,一点都不知道惜自己。

    “我不冷,真的,手脚凉那是一年四季都会有的,再说了,我这不是还有暖炉吗?拜托你,专心一点行吗?别人都在看呢。”

    慕容清婉一脸挫败的说道,虽然说他宠她是好事,可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却不知道又给她明里暗里的招惹来多少杀机,她可不想哪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看随他们看呗,我就是喜欢牵你的手。”

    一边说着,轩辕曜还恶作剧似的在她的掌心里不停的画着圈圈,当察觉到她体不自觉的战栗时,那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的明显。

    坐在另一侧,叶青莲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抹雍容的笑意,可是没人看见,在桌子底下的那双手长长的指甲已经深深地陷进了里。

    他从来都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做出这般亲密的事,就算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也从不会像这样亲亲的拉着她的手,和她说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懂的话,她一直都以为他是一个冷心冷的人,却不曾想到,原来,他也可以笑的这么暖。只是令人讽刺的是,这样温暖的笑容以前不曾为她绽放过,现在同样不是为她绽放的。

    坐在下面,苏羽衣同样是满腹妒恨,尤其是看到叶青莲眸中那一闪而过的恨意时,整个人更是如坐针毡。..

    毕竟当初可是她信誓旦旦的要替她除掉慕容清婉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拿人手短的缘故,每每在紧要关头,她又总是犹疑不定,所以直到现在都迟迟未动手。

    一时间,在座的人都是各怀心事,虽然面上仍是笑着,却各自心知肚明那笑有多牵强。

    丝竹歌舞依旧在继续,轩辕曜旁若无人的牵着她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

    “皇上,这是刚做好的烤猪,您尝尝看。”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杨福安的声音,紧跟着,一种软糯的香气徐徐的飘了过来。

    “婉儿,尝尝。”

    说话间,轩辕曜已经夹起一块嫩滑的放到了她面前的盘子里。

    “拿开,快拿开……”

    慕容清婉一迭声的说道,只觉得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一把捂住嘴,她强忍着将那种不适压了下去,只是一张小脸却是白的吓人。

    丝竹声停了,歌舞也停了,众人的目光再一次齐刷刷的到了她的上。

    坐在一旁,叶青莲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的难看,那眼神更是冷冽的能杀死人。

    “怎么了?”

    看着她,轩辕曜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传太医,太医……”

    “臣妾失仪了,还请皇上恕罪。”

    起,慕容清婉跪了下来,却被轩辕曜一把拉了起来,“子不好,不要动不动就跪,以后这些繁文缛节的就免了吧。”

    看着她那张苍白的小脸,轩辕曜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看着外,那眉头拧的更紧了,“太医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来?”

    “皇上,已经派人去请了。”杨福安轻声说道。

    一时间,众人屏气凝神,直到大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臣参见皇上、皇后和各位娘娘。”

    “免了免了,快过来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轩辕曜一迭声的说道,一只手还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给予她无言的支持。

    转头看向他,慕容清婉勉强挤出了一丝笑,“臣妾没事,就是觉得最近没什么胃口,吃点药调理一下就好了,何必弄的兴师动众的,扫了大家的兴致。”

    “你还敢说?下次要是再如此的不子,你看我怎么惩罚你,不打烂你的小股才怪。”

    轩辕曜佯装恼怒的说着,落在她上的动作则是无比的轻柔。

    那近乎耳语的话声音虽小,可是临近的人却是听的真切,下一刻,便看见叶青莲的脸色又变了,不过为了维持自己以往的端庄贤淑,她还是施施然的站了起来,“皇上,还是妹妹的体要紧,如今太医也来了,就请太医好好看看吧。”

    “嗯,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给贵妃瞧瞧,到底是怎么了?如果有半点差池,朕定饶不了你。”

    轩辕曜冷声说道,和方才温言软语的模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浑一颤,太医连忙上前,一块白色的丝绢盖住了那雪白的皓腕,深吸一口气,那颤巍巍的手指缓缓地搭了上去。

    一时间,偌大的轩辕鸦雀无声。

    半晌,太医起,然后面向轩辕曜跪了下来,“皇上,贵妃乃脾胃不和,所以不思饮食,臣马上开一副方子,按时服用即可。”

    “脾胃不和?只是这样?”

    眉头紧紧的攒成一团,轩辕曜沉声说道,看着她的反应,他还以为是……

    “是,贵妃的子骨一向弱,再加上这半年来郁郁寡欢,所以心郁成疾,只要好好调理,定无大碍。”

    “知道了,下去吧。”

    微微的摆了摆手,轩辕曜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她的时候,那双眸子里再次浮现出那抹醉人的笑意,“好了,没事就好,时辰也不早了,你的子又弱,先回宫休息吧,朕晚点再去看你。”

    “嗯,谢皇上。”

    微微的福了福,又朝一侧的叶青莲行礼后,慕容清婉转走出了大,浑然没有发觉,在听到那句脾胃不和时,有多少人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

    甫一踏出大,冷冷的风便迎面扑了过来,带着一种冷冽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起来。

    回过头,再看向那已恢复笑语喧哗的大,慕容清婉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泪儿,回去将皇上前些子刚赏赐的那对和田玉手镯拿给江太医。”

    今晚的事完全只是个意外,当初之所以隐瞒本是想着能给他一个惊喜的,可是,如今她却有了另一番打算。

    “是,公主。”

    一路回到惜福宫,摒退所有的人,她借口要休息,独自一人走进了内,深吸一口气,一种淡淡的血腥味就这样飘了过来。

    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确定周围确实没有什么人时,她才慢慢的将被子拉开——

    跳跃的烛火下,那破烂的衣衫压根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满满脸的血迹已然干涸,形成了一块块暗红色的印记,

    青丝随意的散乱下来和血迹混在一起黏在脸上,看起来格外的狼狈,深陷的眼窝,干裂的双唇,那本来丰神俊朗的脸

    此时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如果不是因为从小熟知,她压根不会想到这个人就是她风流倜傥的大哥慕容澜。..

    视线流转,才赫然发现在他的后背上竟然插着一枚箭,那箭头已经深深地没入了里。

    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蓦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大哥一向是与世无争的,是什么人居然要对他下如此狠毒的手?那个位置分明就是准备取他命的。还有,他又怎么会出现在天佑的皇宫?

    无数个疑问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公主,药熬好了。”

    就在这时,帘外传来了泪儿的声音。

    “知道了,我马上来。”

    说完,再次拿过被子盖在他上,慕容清婉转走了出去。

    “公主,您怎么了?脸色真是不好看。”

    将已经吹凉的药放在她面前,泪儿小声说道,总觉得公主有点怪怪的。

    “没事,就是觉得子有点不舒服,一会睡一觉就没事了。”

    慕容清婉淡淡的说道,平里最烦吃药的她,这一次竟然出人意料的端起碗一言不发的全喝了下去,并且那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哦,那奴婢伺候您更衣休息吧。”

    看着她漱口后,泪儿扶着她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泪儿,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准进来。”

    说完,推开泪儿的手,她转向内走去。

    “公主”

    在她的后,泪儿急急的喊道,自她跟着公主以来,像今天这样的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呢,“是不是泪儿做错了什么?”

    “没你的事,如果你真是为了我好,就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休息。”

    说完这句话,慕容清婉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是,公主,奴婢遵命。”

    再回到内室,那血腥味越来越浓了,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那张憔悴的脸上更是现出了一种死灰般苍白的颜色。

    打开窗子,任由那冷风吹入,一点一点的冲淡着那血腥的味道。

    跪坐在地毯上,她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脸,如今的当务之急便是要先取下他背上的箭,否则的话,他早晚会死掉的。

    想到这里,她迅速的站起,未免他因为疼痛伤到自己,所以直接拿出一卷干净的布强行撬开他的牙关塞了进

    去,随后,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将伤口周围的衣衫剪开,直到这时才发现,那伤口周围竟然已经现出了一圈乌黑的痕

    迹。

    箭上有毒!!!

    目光一凛,她无声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后双手握住箭柄猛地往外用力,可是只听到一声闷哼,那箭头依然纹丝不动的插-在里。

    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额头上已经有豆大的汗珠在一颗一颗的落下来,滴在他的衣服上,和干涸的血渍晕染在一起,那颜色莫名的诡异。

    此时,轩辕台的笑声依然不绝于耳,伴随着梅花清幽的香气,透过夜风清晰地传了过来。

    用力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她的手再一次紧紧的握住了箭柄,咬紧牙关,用尽全的力气,她猛地将箭柄往外拔出。

    一瞬间,就看见血柱冲天,溅的她满满脸都是血,慕容澜的体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来不及多想,她直接拿

    起干净的布堵住了伤口,可是黑色的血很快便将白布浸透了,而且那种带着腥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即使夜风依然吹

    拂,也再闻不到梅花的清香。

    慕容清婉慌了,下意识的拿过更多的布盖在上面,可是很快的,一块又一块的布被打湿,那血就好像怎么都流不完似的,誓要把他体里的最后一滴血都消耗殆尽。

    “大哥,醒醒啊,你不能死,听到没?”

    她用力的摇晃着他的体,可是曾经那个对她浅笑微然的男子此时却是紧闭双眸,周再也没有了一点生命的气息。

    此时,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她还有很多疑问没有找到答案呢。

    想到这里,她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将所有能找到的药全都找出来,吃的吃,敷的敷,不知道忙了多久,她终于筋疲力尽的瘫坐在了一旁。双眸呆滞的凝视着他,觉得浑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似的。

    “父皇、母后,求求你们一定要保佑大哥活下来,求求你们……”

    双手合十,仰望着璀璨的星空,她虔诚祈祷。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佛,那么她愿意向众神祈祷,保佑大哥平安!

    夜,渐渐地深了,轩辕台的笑语喧哗声似乎也渐渐远去了。

    轩辕台?

    当脑海中突然闪现过那一抹影时,浑一激灵,她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是视线所及处,一片狼藉,她想收拾却压根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就在这时,重重帷幔外突然传来了泪儿的声音——

    “皇上,公主已经服过药睡下了。”

    “嗯,朕过去看看她。”

    说话间,轩辕曜便要往内走去,知道她可能已经睡下,所以他才没有让人通传而是就这样悄悄地走了进来。

    “皇上,公主说今晚谁都不能打扰她。”

    在他后,泪儿战战兢兢的说了这么一句,低垂着头,后背上的汗毛却分明立了起来。

    天知道,她现在可是在老虎嘴上拔毛啊,一个不小心,那可是尸骨无存的。

    “谁都不能打扰?”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看见轩辕曜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也包括朕吗?”

    “回皇上,公……公主是这么说的。”

    一边说着,泪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前行的脚步就那样硬生生的定在了那里,看着被层层帷幔遮挡起来的内,轩辕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受伤的神

    宫宴甫一结束,他便眼巴巴的赶了过来,本想耳鬓厮磨一番,谁曾想竟然吃了一记闭门羹,真是让人懊恼。

    “皇上,您看您是……”

    话说到这里,一记凌厉的眼神过来,泪儿登时闭了嘴,伏在地上,那头垂的更低了。

    深深的吸进一口气,眼睛死死的盯着里面,终于,轩辕曜还是大踏步的向里面走去。

    “泪儿,你真是越发的不懂规矩了,怎么皇上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就在这时,帘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如泉水叮咚,悦耳动听。

    “臣妾迎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微微福,慕容清婉轻声说道,一葱绿色的宫装在明灭的烛火映照下更加衬得她亭亭玉立、美艳动人,尤其是那上若有似无的馨香勾的人心猿意马、漾。

    “婉儿,你今晚好香。”

    凑近她的侧,轩辕曜深深的吸进了一口气,长臂一伸,顺势将她勾进了怀里,腮边的一个浅啄,带出了满腔的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人,这种感觉莫名的让他恐慌,更确切的说,他讨厌那种心悸的感觉,就好像她随时随地就会消失一样,所以,他只能将她留在边,时时刻刻的看着她。

    “今晚怎么还来这里?我以为你会去皇后宫中的。”

    靠在他的怀里,听着那沉稳的心跳声,慕容清婉喃声说道,闭上眼睛,任由他上那滚烫的温度一点一点的熨帖着自己冰冷的体。

    按照宫中规矩,这一晚,皇上要去皇后宫中一起守岁的,可是他居然来了她这里,其中的恩宠自是不必说的,她虽然欣喜却也知道不能坏了规矩。

    “想你了所以就过来了,感觉怎么样?好点没有?”

    在她的脖颈落下了一连串细细碎碎的吻,轩辕曜柔声说道,软玉温香在怀,那呼吸渐渐地紊乱了。

    “已经没事了,夜深了,你还是赶紧去皇后那边吧。”

    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慕容清婉轻声说道,如今她已是众矢之的,那些女人看她的眼神恨不得食其寝其皮,如果今晚皇上还是留宿在这里,那明天……

    她已经不敢想象明天会面对多么可怕的景了,不是她害怕了,而是总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这深宫之中,能安稳度,对她来说,已是天大的恩赐。

    “你赶我走?”

    眉尖微挑,轩辕曜一脸不悦的说道,执起她的小手在那雪白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下。

    “哎吆”

    一时吃痛,慕容清婉忍不住喊了出来,好看的眉心紧紧的攒成了一团。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我不管,今晚我就睡在这里了,反正这半年多我天天睡在这里,也不差这一晚。”

    一边说着,轩辕曜将她半搂半抱的拥着向内走去。

    “不行”

    急之下,慕容清婉用力的搂住了他的腰,在他错愕不满的神中,踮起脚尖,殷红的唇瓣就这样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唇。

    微微一愣,轩辕曜随即笑了起来。

    认识她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动。

    可是,在他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尝的时候,她的唇已经离开了他的唇瓣。

    “现在可以了吧?好了,别闹了,今晚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留在这里,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你也要为我想想是不是?我可不想明天出门的时候被人当做活靶子。”

    说这话的时候,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小女人的妩媚风尽显。

    “怎么?区区一个吻就想打发我?”

    双臂环住她的腰,轩辕曜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眸色却是越来越深了,“婉儿,天亮还早,我可以晚点再过去的。”

    说这话的时候,俯,他轻轻地吻上了她人的耳珠,两只大手则是在她凹凸有致的子上缓缓地游移着,小腹处传来的灼感让他不耐的扭动着子,努力的贴合着她不让彼此间留有一丝缝隙。

    “不要”

    双手努力的在两人中间撑出一条缝隙,慕容清婉哑声说道,抵在小腹上的硬物让她不由得面红耳赤,她自然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如果是以前,她倒是也不介意,反正诚如他所说,天亮还早,可是今晚……真的不行。

    “婉儿,你忍心看我这么痛苦吗?”

    轩辕曜的声音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嘶哑的味道,一把捉住她的小手按在那硬物之上让她细细的感受着它每一次的跳

    动,看向她的双眸更是如墨般黑亮,暧昧的气氛弥漫在宫的每一个角落,落在她颈间的吻越来越轻柔,像是随时都

    可能羽化一般。

    不停的吞咽着唾沫,慕容清婉的脸更红了,想要抽回手,却被他握的更紧,令她更加羞愤难当的是,他竟然拉着

    她的手探向了衣袍里面,隔着那一层薄薄的衣料,上上下下的***着。

    一时间,安静的寝宫突然响起了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咬紧牙关,随着她每一次的动作,轩辕曜的喉咙里都发出了

    一阵阵宛如困兽般的声音,似是很痛苦,又似是欢愉,一张俊脸此时涨得通红,罩在她丰盈上的大手揉搓的更加用力了。

    “婉儿,说你也要我。”

    他颤声说道,喉结不停的上下滚动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簌簌的落了下来,雪白的柔软在他的大掌下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我……”

    慕容清婉语塞了,手在他的引领下机械的***着,浑感觉就好像是有火在烧一般,如果此时地上有一条缝,她一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让人羞得连死的心都有的。

    “婉儿、婉儿、婉儿……”

    随着他声音的愈加急促,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迅猛,终于,当一道滚烫的液体喷出的时候,轩辕曜的子剧烈的颤抖着,然后用力的将她拥在了怀里。

    趴在他的前,慕容清婉感觉整个人像是死里逃生一般,浑都被汗湿透了,全的力气也像是被瞬间抽空了,只能无力的靠在他上,如同落入大海中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口依然剧烈的起伏着,深深的吸进一口气,轩辕曜猛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要干嘛?”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袭来,慕容清婉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像是泄愤似的使劲的在他的前咬了一口。

    “抱你睡觉”

    闷哼一声,轩辕曜转向内走去。

    今晚,他会去皇后那里,但是是在她睡着之后,他不会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另一个女人那里的。

    或许这就是温柔地慈悲吧!

    因为她,所以不舍得再让她受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轩辕曜,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句话?”

    就在这时,她的一句话成功的阻止了他的脚步,而她也趁势滑下了他的子。

    “什么?”

    眉尖微挑,轩辕曜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虽然讶异于她竟然连名带姓的喊他,不过,不可否认,那感觉貌似还不错。

    “我、、你”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慕容清婉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三个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说出的字却在这样的场合下又一次被她说出了口。

    沦陷在他的温柔中太容易,等她察觉的时候,才发现早已无可退,他的温柔就像是一张网,已经将她牢牢地网在了网中央。

    上他,就是这样简单地一件事。

    无论是十二岁那年的惊鸿一瞥,还是五年冷宫后的再次相遇,她都无可自拔的上了他。

    这个男人注定会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劫难。

    “你说什么?”

    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轩辕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狂喜的神,那样简单地三个字,竟然让他的心跳漏跳了数拍。

    “没什么,时候不早了,皇上……”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人以吻封缄,果然,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轩辕曜努力的加深着这个吻,腔里的幸福满的像是随时都能溢出来似的,他只是不停的吻着她,用力、再用力,像是非要把她揉到骨子里才罢休。

    许久许久,久到两个人快要因为呼吸不畅而窒息的时候,他蓦地放开了她。

    头依然埋在她的颈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上滚烫的温度似是要将她一举焚毁似的,箍在她腰间的手臂不自觉的加大了力气。

    “疼”

    终于,慕容清婉再也忍不住的喊了起来,精致的五官纠结成一团,那双澄澈的水眸无声的控诉着他的暴行。

    “对……对不起”

    轩辕曜一迭声的说道,眼睛定定的看着她,半晌,又突然笑了起来,“我的婉儿真美”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大手使劲的揉了揉她散落下来的长发,语气中的宠溺温柔地都能醉死人。

    脸上一,慕容清婉连忙转过了头,不敢再去看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眸,唯恐一个不小心再次沉溺进去。

    “婉儿,我也你。”

    就在这时,后幽幽的飘来了他的声音。

    浑一颤,慕容清婉猛地转过头,当看到他正张开双臂含笑凝视着她时,再也忍不住,她再次投入了他的怀里。

    皎洁的月光透过雕花窗棂洒满一室,打在他们的上,就看到两道人影再一次慢慢的合在了一起…… ..

重要声明:小说《惑君心,弃妃也承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