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追逃之间

    ( ..)    偌大的惜福宫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彼此对视的那一刻,轩辕曜的笑更加的妖娆,挑起她的下巴,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似要透过她的眼睛深深的看进她的心一样。..

    “婉儿,喜欢吗?”

    他的声音近似呢喃,那样哄的语气,仿佛她是他手掌心的稀世珍宝值得他用心好好珍藏。

    “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双澄澈的眸子迎视着他的黑眸,慕容清婉淡淡的问了一句。

    别说是现在,就是五年前,在人家公然秀恩,都不是他能做得出来的,她才不信,五年的时间会让一个人大变。..

    “需要理由吗?”

    眉尖微挑,轩辕曜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直的线,“朕还以为你会喜欢呢。”

    修长的手指一一的描摹着她的眉眼,在触到她微蹙的眉心时,指腹下的力道不由得加大了几分,似乎是誓要将她眉宇间的褶皱抚平。

    看着他认真而固执的模样,慕容清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怎么做你才甘心?”

    她颇为无奈的问道,已经厌倦了这种算计别人被别人算计的子,而他对她所谓的宠只不过是让她再次成为众矢之的罢了。..

    “朕的要求很简单,等到你亲口说朕的那一天。”

    把玩着她粗糙的小手,轩辕曜一脸坚定的说道。

    在他的认知里,只有他不要的,还从来没有不要他的。

    以前不会有例外,现在也不会有,以后更加的不会有。

    

    听到这个字,慕容清婉哑然失笑,“皇上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知道的,朕想听你的心里话。”

    大手抚向她的口,轩辕曜低低的说道,曾经那里有一颗鲜活的心脏是专为他一个人而跳动的。

    “不会了,不会再有那么一天了。”

    许久,她喃喃的说了这么一句。

    心,早在五年前便被他伤的千疮百孔,纵使还有力气,她也不敢再去了,五年的惨痛经历让她深深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惹不起的,所以她唯有躲起来,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微小的愿望,他竟然都不肯成全她。

    “是吗?凡事无绝对,朕会等到那一天的,等到你心甘愿的说朕的那一天。”

    黑眸死死地盯着她,轩辕曜的语气有着毋庸置疑的坚定。

    这一次,慕容清婉没再说话,只是低垂着头,那卷而翘的睫毛半合着挡住了她眸子里所有的绪。

    他们以一种最亲密的姿势坐在一起,明明那么近,可是心却像是在天涯海角的两端,远的都触摸不到边际。

    有那么一瞬间,慕容清婉恍惚了。

    五年前,她追,他逃;

    五年后,她逃,他追;

    这究竟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又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

重要声明:小说《惑君心,弃妃也承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