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带你离开这里

    又是一年樱花烂漫的时节,有风吹来,花瓣洋洋洒洒的飘落,一如五年前她初嫁他那般,美的让人心醉。

    十二岁那年的惊鸿一瞥,已让她认定他就是今生要找的那个人,所以她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嫁给了当时还只是皇子的他,本以为人生从此就圆满了,却不料——

    “吃饭了”

    突然间,一道阳怪气的声音划破了整座院落的安宁。

    一时间,整座活死人墓沸腾了。

    本来还坐在太阳下痴傻呆愣的五六个披头散发的妇人一拥而上向那个小小的食盒冲去。

    “人,都不许和本宫抢,谁敢抢本宫的东西,杀无赦。”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尖厉的嗓音。

    “死女人,还不快滚一边去,你还本宫,也不想想皇上都废了你多少年了。”

    就在这时,另一道声音响起,那语气却分明带着不屑。

    “什么?婢,你竟然这么说本宫,看本宫不撕烂了你的嘴。”

    “来啊,谁怕谁啊?”

    一边说着,两个人快速的厮打到了一起,你打我一拳,我挠你一把,不一会儿,两个人的脸上已是鼻青脸肿,满脸抓痕。而食盒里的食物早在她们打斗的时候便被别人一抢而空。

    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女子木然的看着这一幕,乱糟糟的头发也如她们一般凌乱的披散在肩上,深陷的眼眶一片乌青,发干的嘴唇勾起了一抹微扬的弧度,原本的红光满面早已被面如死灰所取代,皮肤暗淡无光,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

    无论她们之前是什么份,可是在这里,她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弃妃。

    “清婉,吃点吧。”

    就在这时,一道温润的嗓音从耳畔响起。

    侧过头,视线所及处是一个长满了红花绿毛的馒头还有半碗已经馊了的菜。

    喉头一紧,被唤作清婉的女子下意识的一把捂住了嘴,迅速的站起冲了出去。

    见状,刚刚说话的人紧跟着走了过去。而就在她们刚刚离开的时候,那个馒头还有那半碗馊了的菜已被别人抢到了手里。

    “还是受不了吗?可是就算再难,你也要吃一点,你看看你如今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那道温润的嗓音再次传来,声音分明带着一丝怜惜的味道。

    蹲在那里,干呕了几声却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抬起头,凝视着院中的一切,慕容清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子要着有什么用,最后也不过就是像她们那样,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倒宁愿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双曾经灵动清澈的眸子此时也宛如一滩死水一般。

    “哎……”

    一声长叹,那女人紧挨着她坐了下来,出神的看着那扇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大门,一道无声的叹息就这样缓缓地逸出唇间,“我听说四爷回来了。”

    “是吗?”

    低低的应了一声,慕容清婉并没有说话,只是眸子里有着一抹复杂的绪一闪而过。

    五年前,她被人诬陷和四王爷有,皇上一怒之下将她打入冷宫,压根没给她一丝辩解的机会,可怜她当时已有两个月的孕,而那个孩子竟然被他给亲手扼杀在腹中。

    直到现在,她都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碗药的滋味,那么苦,那么苦……

    “清婉,你认命吗?”

    看着未知的远方,她喃喃的问道,那张脸上满是怅然的表,“我已经认命了。”

    “认命又如何?不认命又如何?我们都出不了这里不是吗?”

    沉默半晌,慕容清婉说了这么一句。

    仰头看天,那四四方方的天空仿佛也只剩下巴掌大小,每一天她都这么静静的看着,就连天空中飞过几只鸟都是一清二楚。

    五年了,她心中最后一丝希冀也被岁月磨的一点不剩。

    “你对皇上还有期待吗?”

    侧过头看向她,话刚说完,女人便笑了,很苍凉的一抹笑滑过了整个嘴角,“你看我问了一个多傻的问题,如果他要放你出去,又怎么会关你五年,你看这里,压根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环顾四周,女人缓缓地站了起来,“清婉,我受够了,也累了,或许这一辈子我都等不到那个男人来看我一眼,忽然发现我也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说完,她踉踉跄跄的向前走去,在距离大门一米的地方突然快速的跑了起来,然后头重重的撞向了大门。

    “该死的人,自己作死呢,来人,将她拖出去扔到乱坟岗。”

    下一刻,大门徐徐打开,两个侍卫拖着她的两条腿就这样径自将她拖了出去,沿途的青石板上留下了一堆堆暗红的血迹。

    看着这一幕,慕容清婉一句话都没说,只觉得喉头一阵甜腥,甫一张嘴,一团暗红的血迹就这样喷了出来。那张本来带着菜色的脸此时竟是一片灰白,在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宛如一个游魂。

    “瑛姑,其实我对他早就没有期待了,从他亲手杀死我孩子的那一刻开始,我和他便已经势不两立。”

    看着前方,她喃喃的说着,闭上眼睛的时候,一股温的液体突然顺着腮际缓缓滑落下来。

    用手轻轻一摸,竟然是眼泪!

    “瑛姑,你看我竟然流眼泪了。”

    她轻声说着,可是这一次,却再也没有人回答她。

    方才打开的大门已经再次紧紧的闭合,只有门板上那一团暗红色的印记触目惊心。

    在这里,她连最后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阳光渐渐西斜,花瓣雨依然在洋洋洒洒的下着,那群疯癫痴傻的妇人已经安静了下来,有的斜靠在廊柱旁睡着了,有的兀自摆弄着自己那怎么理都理不顺的头发,还有的只是静静的看着天空出神。

    就在这时,那扇脱了漆的大门再次缓缓开启,一抹浅蓝色的影子出现在了视线尽头。

    “四王爷,没有皇上的手谕,您不能进去,四王爷……”

    紧跟在他后,公公一迭声的说着,想要拦他却又碍于他的份不敢动手。

    “今天本王还就进去了,怎么样?不长眼的奴才。”

    反狠狠的踹了那个公公一脚,轩辕风逸转大步流星的向她走过来。

    神一怔,慕容清婉下意识的垂下了头,脏乱的发丝将她脸上所有的表全都挡住了。

    “婉儿,跟我走。”

    在她正妄想当一只鸵鸟的时候,一股强劲的力道猛地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一时间,她就这样无所遁形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衣衫华丽高贵如神祗,一个衣衫褴褛卑微如乞丐,这样云泥之别的两个人如今却站在了同一片天空下。

    “婉儿,跟我走吧,从此浪迹天涯,我定会让你一世无忧。”

    双手扶住她的双臂,轩辕风逸喃声说道,那双漆黑的瞳眸里全是自责和内疚。

    如果当初不是他的一个玩笑,这个女子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四爷认错人了”

    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低眉敛眼,慕容清婉轻声答道,轻轻地拿开他的手,转向那间破旧的房子走去。

    “慕容清婉,不管你愿不愿意,本王今天都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在她的后,轩辕风逸一脸坚定的说道。

    此时,偌大的院子里鸦雀无声,就连那群疯妇此时都沉默异常,只是拿着那一双双混浊的双眸静静的打量着他们。

    脚步就那么硬生生的定在了那里,不过,慕容清婉并没有回头。

    “婉儿,给我一次机会,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的声音再一次随风传来,这一次,慕容清婉的子剧烈的晃了晃。

    机会?

    多么人的字眼!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回答的时候,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就这样毫无预警的传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惑君心,弃妃也承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