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倾城来京

    京城机场。

    徐斐一休闲装,站在阳光下,端是扎眼的紧,不是因为上一件白色的t恤让他看起来英俊潇洒,更不是黑色的长裤让他看起来自信非凡,亦不是他脚上那双初看一般,实则是高端定做的黑色皮鞋让他看起来品味非凡。

    实际上,不仅是他,连带着机场的其他人也都像徐斐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人女人。

    如果仔细倾听,甚至能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仔细观察,滑结的滑动已经证明这是吞咽吐沫的声音。

    到底是谁,能让这帮社会精英如此失态?

    顺着他们的眼光望去,只见一个着黑色职业裙的女人映入眼帘,上是一件普通的黑色小西装,略显丰满的体仿佛要把衣服撑破了一样,下是一件及膝的黑色的短裙,膝盖一下,浑圆的小腿儿如同小象腿似的,同样异常的丰满,而脚下则是一双普通的黑色低根鞋,如此装扮,端是普通的紧,哪些长相,太过一般了,特别是加上鼻梁上的那副黑色框架的眼镜儿,更给她的上增加了一分平凡,即使仔细端详她的五官,也发现不出任何一点吸引人的地方,当然,她那双略小却又透着平静的眸子的算是唯一的亮点。

    “鲍姐……”就在这一刻,一道虚无飘渺的声音自鲍姐的后传来,不轻不淡,刚刚好能够听到,如同九天玄外的天音般,让人精神一震。

    众人的眸子齐刷刷的盯着……

    此时,在这位微胖的鲍姐后,站在着一位愈让人愈发感叹的女人,白色的高根鞋粗略估算有十厘米,加上她高挑的材,这样的高度足以让净高一米八的男产生足够的压迫感,而她的下穿着一条白色的西装裤儿,薄薄的材质下,是令人怦然心动的弧度,微风扫过,偶尔勾勒出来的弧度,端是迷人的紧,往上,再看她翘的***和水蛇般的腰部,足够完美的比例勾勒出轻盈中的感,然而,这远远的没有结束,比她感的下更迷人的是她知的上前的那抹弧度既不夸张也不是谦虚,恰到好处的撑起一道优美的山峦,一般人,看到如此,一定会被她的材也吸引,但是这位与之不同,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她五官上,这是多么精致的五官啊,已经没有言语能够形容,可谓是出口即错,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按理说,京城的机场,并不缺乏美女,但是,与这位一比,他们不是输在了容颜上,而是这个女人每一处都显得特别的精致,在这份精致中又透着一分随意,稍微有评审能力的人,都能觉出来,这个美的像妖精的女人,必然不是大无脑的花瓶儿,甚至可以武断的讲,即使她不是学富五车的大家,也必然在某一行业内的顶尖大师,不为别的,就因为她眼神中透出来的自信。

    这时,她的嘴角微勾,露出一抹轻盈的笑容,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万物都跟着笑了一样。

    “她对我笑了……”徐斐顿时浑轻颤,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一样,他本能的咧了咧嘴角,下意识的上前,来到了鲍姐的面前,注视着鲍姐后的女人,道:“你好,我是徐斐……”

    看到徐斐捷足先登,京城机场的人不感叹英雄出少年,看他一装扮,也是上层人士了,只是与这个女人相比,总是少了一份蕴味,几乎是本能的,他们不认为他会有所作为。

    “徐斐?”鲍姐扶了扶眼镜,抬头看了眼徐斐,肯定道:“我不认识你。”

    听到鲍姐的话,徐斐一阵尴尬,咧了咧嘴角,紧张的解释道:“听你们的口音是外地人吧,我是京城人氏,如果方便的话,我愿意送你们一程。”

    “不用了。”像徐斐这号的少爷,鲍姐见多了,想当年,她也是跟着老门主陪着小姐走遍大江南北了,像是他这般失态的少年不在少数儿,对付起这类人,她一向简单粗爆。

    “你们放心,我没有恶意的。”徐斐窘态百出,主动的解释道。

    “你不就是看上我们小姐了吗?”鲍姐嗤笑一声,冷冷的道:“不就是想跟我们小姐上吗?”

    “啊……”徐斐断然没有想到,一位貌美如仙的人儿,居然会有一位如此粗暴的跟班的,端是让他头大如斗,此时,他思考能力呈直线下降的趋势,几乎是本能的,他急忙解释,道:“我没有这样想。”

    “不管你有没有这样想,我们小姐都有人了,如果有来生的话,你对我们小姐有意思,请及早来排队。”鲍姐不客气的说道。

    “有人了?”听到鲍姐的话,徐斐的牙齿一咬,脸上的咀嚼肌紧绷着,几乎是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

    “对,有人了。”鲍姐点点头,冷冷的说道。

    “那真是太遗憾了。”徐斐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即使他再莽撞,即使他再鬼迷心窍儿,也知道能得到这位小姐芳心的人必然非富即贵,以他的人生经验来说,与这样的人为敌,那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他已然决定败下阵来,只是,他略有不甘的道:“我能知道是谁吗?”

    “是我。”此时,人群中,不显眼的位置,一道略显消瘦的影挤过人群,不紧不慢的出现在鲍姐的面前,仔细一看,不是贾儒又是谁了。

    “是你?确认是贾儒,徐斐怒从心生,却是嗤笑一声。

    “有意见吗?”贾儒气死不偿命,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当然,他感觉到了徐斐心中的怒意。

    “怎么可能是你。”徐斐摇了摇头,故意道:“据我的知,在s省的时候,对可是和尹小姐媚来眼去的,双入双出,为此,咱们还闹得不是很愉快,这一转眼,你就……”

    说到这里,徐斐嘎然而止,用心不可谓不狠,任何一个女人,听到这种话,心中也必然生起波澜,这绝对是不可容易的事

    旁边的人也听到了徐斐的话,暗叹一句,这个年轻的男人心机颇深,甚至,他们有些同眼前的青年了,要知道,以他们的专业眼光来看,与女人精致到令人发指不同,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浑上下就没有一点值得称道的地方,普通的衣服,普通的长相,普通的高,普通的……

    两个人分明就不般配嘛,肯定是这个女人下嫁与他,在两个人的相处中,青年必然占据着弱势地位……

    “你说的是尹若吧?”听到徐斐的话,左倾城主动开口了,轻飘飘的声音中没有任何的不悦,反倒带着些许的平静,

    风雨来风满楼。

    完蛋了,这个漂亮的让人仰望的女人似乎要爆发了,众人心里这样想着。

    听到左倾城的话,徐斐心里一阵畅快,剧本正在按照他想象中进程发展,他果断的点点头,道:“就是尹若,莱市市委书记之女。”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贾儒一眼,叹息一声,道:“我还真没有看出来,你是个多的种子。”

    “你说完了吗?”贾儒收敛了笑容,平静的打量着徐斐,缓缓的问道。

    气氛顿时紧张了。

    左倾城嘴角带着优雅的笑容,风轻云淡的问:“你让他把话说完吗?”

    完了,完了,听到左倾城的话,众人知道这是火山要爆发了,贾儒要倒霉了,但是,他们却觉得徐斐不地道,竟然揭人疮疤,太***不地道了,这可是公众场合呀。

    “倾城……”贾儒言又止。

    “让他说完嘛……”左倾城朝着徐斐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继续了。

    这时,徐斐心多云转,不大好,声音也大了三分,道:“据我所知,这位贾少爷,贾公子,一直与尹若是恋关系,甚至还同居了,只是,我不知道他居然还是您的男朋友,这对您来说,太不公平了,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提醒您一下,有必要看清他的本质,以免落得个……”

    “谢谢您的提醒。”左倾城愈发的平静了,自然道:“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有。”听到左倾城的话,徐斐愈发的卖力了,直接道:“我知道这位贾少爷有几分本事,除了与尹若有暧昧关系外,还与莱市的一对姐妹花保持着关系,据我所知,这段关系,并不比尹若的浅……”

    “有这事吗?”听到徐斐的话,左倾城的眸子看向了贾儒,声音却是愈发的平静了。

    “有。”贾儒点点头,没有回避。

    听到贾儒的话,众人知道,就算神仙再世,也无力回天了,贾儒算是让徐斐给害惨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左倾城幽幽的追问道。

    “为什么要告诉你?”贾儒咧了咧嘴角,自然的说道。

    “我是你老婆,唯一的老婆。”左倾城表明份,直截了当的说道。

    “男人的事,女人少管。”这时,贾儒白眼一翻,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冷冷道:“做好你的饭,洗好你的衣,这才是你该关心的事。”

    “我……”左倾城气势一弱,微微低下了头。

    “好了,车在外面等着了,咱们走吧。”说着,贾儒不理会失落的左倾城,大步流星的转离开了,临了了,还说了一句,道:“男人的事,女人少管。”

    看着离开的贾儒,再看着跟在贾儒后默不作声的左倾城,徐斐傻眼了,这是哪跟哪啊,本来要火星撞地球了,谁曾想,这漂亮的令人发指的女人居然如此软弱……

    牛人。

    爷们。

    纯爷们。

    众人对贾儒的敬仰之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