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哪根葱

    没吃过猪,怎么也见过猪跑,管也不是个愚笨的人,见郭局长左右为难的模样,显然是忌惮商家的势力,又碍于跟贾儒的交,一时间不好下手,这一切,都看在她的眼里,本来以为搬来救兵了,没有想到,居然是对方的朋友,这不让她火冒三丈,冷哼一声,冷冷的视着郭局长,威胁道:“这事你怎么看?”

    到底是高层次的人,没有把话说绝了,给郭局长留了三分回旋的余地,这倒让郭局长更加的为难了,他看了眼不动声色的贾儒,从他平静的眸子中看出绝不妥协的意思,又看了眼冷漠的管,这绝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反倒是他夹在中间不好做人了,无奈之下,他露出一抹苦笑,清了清嗓子,道:“我看这件事其中必然有误会,双方各退一步,义诊堂医院把人给放了,你们也给义诊堂道个歉,如何?”

    “不行。”管当即喝止,雄纠纠气昂昂的盯着郭局长,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行。”与此同时,贾儒的声音倒是平静的很,听不到半分的火气,仿佛是虚无飘渺的远古之音一样,让人忍不住要琢磨一下,他到底是什么态度,在这简单的两个字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赵山河吞咽口吐沫,心道:“如果真要硬碰硬的话,是个人就知道在商家人面前讨不到好果子吃,以贾儒的聪明才智,断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后果,难道他真的算准了,会有商家人来替他们解围呢,而他又是以什么为依据呢,难道说,贾儒的易医修为已然达到‘仙道’的程度了吗。”

    心里这样想着,赵山河看贾儒的眼神愈发的复杂了,从他淡定的表看,显然与他的猜测一般无二,如果真是如此,恐怕,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老祖的程度了,真是这般的话,那么倒是他希望看到的,是的,他没有半点的嫉妒,更没有半分的仇恨,而是由衷的高兴,如果贾儒真的达到知晓阳变化的程度,那么对义诊堂,对炼气门,乃至对九幽一脉,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以他的这个年纪,必然将九幽一脉带到新的高度,不由得,他仿佛看到了中华文明的再次复兴。

    虽然有些激动,但是,赵山河也明白,眼下解决了管才是最重要的,这时,他轻轻的咳嗽一声,插话道:“管女士,你看这个事……”

    “你不用说了。”管直接打断了赵山河的话,霸道的盯着郭局长,道:“你给个痛快话儿,解决不解决?”

    这次,管把话说绝了,郭局长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他也是个有血的人,心里也被激起一股子反感,于是,他毫不畏惧的盯着管,十分硬气道:“你是在教着我做事吗,警察办案,闲杂人等退开。”

    “好,好,好。”管气得浑轻颤着,指着郭局长,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完,不等众人说话,她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赵山河的院长办公室。

    一直等他离开后,郭局长才轻轻的松了口气,当即道:“你们怎么得罪了这个瘟神?”

    “不关我的事。”赵山河一推二作五,无辜的摊了摊手,把事撇的干干净净。

    “这样的风格,断然不是你做的。”郭局长十分肯定的说道。

    赵山河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不愧是警察局长,眼光确实是毒辣。”

    “她很厉害吗?”贾儒风轻云淡的说道。

    “咳……”听到贾儒的话,郭局长微微一怔,然后咳嗽一声,差点憋的喘不过气来。

    “貌似厉害的样子。”贾儒微微勾勒嘴角,露出一抹纯真的笑容。

    “跟您一比,她确实不够嚣张。”是的,郭局长用的是嚣张二字,试问整个京城,有谁在短短的数之内,先是干一个少爷,再去惹一个家族,反正是个神经正常的人,断然不会做这般没有头脑的事,在他看来,用嚣张二字,已经算是保守了。

    “对,就是嚣张。”赵山河竖起大拇指,果断的说道:“咱们这次可是要跟商家硬碰硬的来一次了,一个搞不好,义诊堂医院真的要关门大吉了。”

    “真的不打算放人吗?”郭局长稍微犹豫,张口问道。

    “不放。”贾儒风轻云淡的说道,看郭局长有些彷徨,他又解释道:“这件事你不用插手了,我算准了,会有商家的人来圆这件事,不会有事的。”

    “什么?”郭局长以为自己听错了,不问道。

    “他说他掐指一算,已经算出来了,商家的人会替咱们把事解决了。”赵山河主动替贾儒解释了。

    这次,郭局长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不愕然的盯着贾儒,疑惑道:“用算的?”

    “是的。”贾儒点了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

    赵山河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贾儒卖的什么关子,但是,事到了这一步,也只能听他的了,至于算得到底准不准,他也说不好,因为他就会算,只是却达不到像贾儒所说的这般程度。

    “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话。”郭局长不认为贾儒是个说话嘴上没有把门的主儿,既然他料定事会按照他所说的方向发展,那么他就相信他,毕竟,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贾儒的上带着传奇色彩,如若是普通人,也不敢做他这些事,所以,他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带着人,去外面保护商有道吧。”贾儒倒也不客气,直接说道。

    “没问题。”郭局长是个聪明人,显然,贾儒的这个举动是不想商有道受到人商家,这也间接说明,他不想把事闹事,似乎,这更加说明了,这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只是,这也从侧面在向公众交待一个事实,贾儒是有实力的,是不怕警察的,这似乎是在间接的替义诊堂打广告,虽然明白了这点,但是,他依然没有犹豫,果断的让人把商有道保护起来。

    于是,在义诊堂的外面有了奇怪的一幕,商有道的四周被警察包围着,他们这样一站,反倒是警察把他绑在了外面,间接的说明,商有道犯混了,警察才制止了他,这也把义诊堂放到了正义的一面,而这些无冕之王也从警察口中了解到了事的真相,于是,他们的笔锋一落,义诊堂就成了不畏强权的正义之师……

    这个举动端是把商有道气得三尸神暴跳。

    管也不会轻易放弃,她甚至没有给商红潮打一个电话,而是联系了自己娘家的人,把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并说连带着自己都受委屈了,一时间,整个管家的人爆炸了。

    要知道,管家的人虽然没有商家这般势大,但是,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而且多数是些个从事商业,做买卖的富人,谁家要是开个五十万以下的车,都觉得丢人,所以,当管把事一说,商有道的几个舅舅当即怒了,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绑他们的侄子,闲活得时间长了是吧。

    于是,这位满铜臭的老板们一招呼,大大小小数个公司的安保人员,在一辆接一辆的商务车中,直奔义诊堂医院,而且,他们在途中还联系各方面的朋友,一时间,黑白两道的人物,齐齐的涌向了义诊堂医院。

    说是慢,实则极快,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光景儿,大大小小,肥肥瘦瘦,上百个人浩浩的向义诊堂杀来,当他们站在义诊堂前面的时候,就连那些个不怕死,不怕累,更无惧危险的记者们也不由得给他们让出路来,至于围观的众人更是鸟兽之状,纷纷散开了,远远的观望着……

    管天杰是一家私人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手上戴着一个硕大的宝石戒子,剃着一个板寸头,着一个大肚子,如果回到大清潮,除了没有辨子,他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混吃等死的地痞流氓,只是,上一上万块的西装后,他还真有点爷们的意思。

    “哥,你来了。”看到管天杰后,管上前几步,迎了上来。

    “你其他几个一会儿就到。”管天杰闷声闷气的说道。

    “你到了,我就放心了,你看,他们还绑着有道呢。”这时,管一指商有道,愤怒的说道。

    “别急,我倒要看看,这个医院是个什么东西。”说着,管天杰轻轻的拍了拍管的肩膀,兀自迈开步子,朝着医院内走去。

    “哥,这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而且根本就不怕商家。”管跟上管天杰的脚步,快速的说道。

    “咱家跟商家就不是一路人。”管天杰说道:“商家办不了的事,不见是你哥办不了。”

    “我知道,所以,才叫你们来吗。”管说道。

    “是谁绑了我的侄子。”砰的一声,管天杰推开赵山河办公室里的木门,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厉声的问道。

    “这不是管大老板吗?”郭局长皱了皱眉头,主动开口了。

    “郭局长……”顺着声音,管天杰看到郭局长后,脸色没有变化,直接道:“这是我跟这间医院的事,麻烦郭局长还是不要插手了。”

    郭局长:“……”

    “是谁绑了我的侄子,站出来。”管天杰扫视一圈,径直的问道。

    “谁让你进来的?”就在管天杰豪迈之气爆发的时候,贾儒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我让我进来的。”管天杰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贾儒,掷地有声的说道。

    “你是哪根葱?”贾儒问。

    管天杰:“……”

    “滚。”贾儒道。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