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威胁有道

    商有道紧皱着眉头,带着血丝的双眸透着无边的怒气,这让他感觉很累,却又让他无比的忧怨,都说义诊堂的医术很高,医德很好,可是,为什么他三番两次的都治不好肾虚呢,明明就是他们别有动机,同时,他又看到两个年轻人居然进了这里,这让他愈发的生气了,甚至嘴角都忍不住轻轻的颤动着,渐渐的,怒气侵袭了他的大脑,他的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愤怒已经无法控制,他彻底的爆发了,怒喝道:“滚。”

    “滚?”听到商有道愤怒的声音,贾儒一脸的茫然,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没有人,然后嘴角露出一抹平静的笑容,转而对着赵山河道:“他叫你滚呢。”

    赵山河苦笑一声,却也没有生气的意思,更没有害怕的意思,他平稳的上前几步,冷静道:“商先生,我是这间医院的老板,我叫赵山河,您叫我赵院长或者赵山河都可以。”

    “你跟他罗索个什么劲了,让他直接滚蛋就可以了。”贾儒跟在赵山河的后面,也来到商有道的面前。

    “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分儿?”听到赵山河的自我介绍,商有道点点头,稍微平抚了心中的怒气,但是,听到贾儒话的时候,他心里的火气又忍不住往外窜,恨不得将贾儒碎尸万段。

    “商先生,他不是个东西,确切的说,他确实不是个东西,他是我请来给您瞧病的。”赵山河借机骂着贾儒。

    “他?”商有道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十分鄙夷的撇了贾儒一眼,然后十分不屑道:“中医都是越老的越值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道理,就随便找个人来糊弄我,我要换医生,我要换名医。”

    “是,中医确实越老越有经验,但是,这只是一般人的认知,他比很多名医都要厉害的。”赵山河替贾儒吹嘘着。

    “我不会信你的,我要换医生。”商有道不耐烦的摆手说道。

    “让他滚蛋吧,这样的病人,咱们医院不收。”贾儒平静的说着,没有丝毫的怒气,却又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擦,我跟你们院长说话,有你说话的分吗,没规矩的东西。”商有道不悦道。

    “赵山河,我说话不管用了吗?”贾儒不理会商有道,径直的说道。

    赵山河一愣,却又看到贾儒的表,既没有笑意盎然,也没有怒气升腾,他稍稍的放心了,这说明贾儒根本就没有发火儿,只是,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他需要自己跟他演个双簧,于是,他一怔,尴尬的看着商有道,解释道:“商先生,您可能误会了,如果论辈份,我还在贾儒之下呢,所以,如果他要发话了,我只能照做。”

    “你什么意思?”商有道一愣,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

    “可能您还不是太了解义诊堂,我们这里的医师,大多师承一脉,都是师兄弟的关系,所以,本质上讲,我们这里不讲职务,只讲辈分,而眼前这位,比我大了两辈,理论上讲,他就是我的师祖,同时呢,不仅是辈分上大了,而他也是我们这里医术最高的人……”赵山河如实的说着况。

    “他是你们这里医术最高的人?”听到赵山河的话,商有道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居然是号称第一中医门诊义诊堂中医术最高的人。

    “是的,别看他年纪轻轻,却是我们这里医术最高的人,而且,他是我特意请来替您瞧病的。”赵山河再次说道。

    商有道狐疑的打量着贾儒,又看了赵山河几眼,犹豫道:“既然这样,我就暂且相信你们吧,让他给我看看吧。”

    “贾儒,你给他看看吧。”赵山河朝着贾儒眨了眨眼。

    贾儒眉毛都不抬一下,一字一句道:“他的病,我治不了。”

    “什么?”听到贾儒的话,赵山河一愣,恨得牙根痒痒,却又不知道贾儒卖得什么关子。

    这时,商有道冷哼一声,心里的火气又压抑不住了,他冷冷的视着贾儒,道:“你是让我给你道歉是吧?”

    “不用,就算你给我道歉了,我也治不好你的病。”话说到这里,贾儒轻轻的一顿,然后接着道:“你这病啊,现在已经病到骨头了,相信你下面如果不靠壮阳药,已经起不来了吧,用不了多久,壮阳药也会不管用了,到时就是你命终结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听到贾儒的话,商有道一惊,却又像被抽走了底气一样,顿时变得没力了。

    “行了,你还是准备后事吧,这病,我们义诊堂治不了。”贾儒随意的摆了摆手。

    商有道倒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不怒了,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也难怪,商有道在义诊堂几经治疗,效果还是有的,这让他相信义诊堂的医术,但是,明明有了效果,后来却又不见效了,他认为,这是义诊堂的医生故意为之,好多从他这里赚些钱,医德大大的坏了,再加上,今天他来这里,义诊堂的人竟然让他在这里等待,三等两等,更增了他的火气,所以,此时的他,恨不得将义诊堂砸了,而他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我是不是个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命不久矣。”贾儒自然的说着,舌头打个弯儿,然后接着道:“这就是不听医嘱的下场。”

    “你……”听到贾儒前面的话,商有道气个半死,刚要爆发,又听到后面的话,似乎还有回旋的余地,不由得,他的一口气揶在嗓子眼,努力压抑着怒火,耐着子道:“你有办法治我的病?”

    “办法是有。”贾儒见商有道上道了,嘴角一弯,笑着道:“不过,我从来不给惹我生气的人看病。”

    “你什么意思?”商有道几乎又要爆发了。

    “你要向我道歉,向义诊堂道歉。”贾儒撇了一眼商有道,无所谓道:“当然了,你也可以不道歉,到时候,恐怕就不是不举这么简单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