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贾儒逼供

    “贾儒?”听到沈冰的话,沈开山微微一怔,随即波浪鼓似的摇头,肯定道:“这件事不可能是少爷做的,肯定不是他。”

    “当然不是他派人做的。”对自己的哥哥,沈冰十分了解。

    “既然不是他做的,你怎么怀疑呢?”沈开山疑惑的看着微皱眉头的沈冰,问道。

    沈冰略微犹豫,缓缓道:“哥,你知道吗,咱们的这位第一少爷,他刚来京城的时候,股还没有坐呢,就把京城酒吧给砸了,而且一打就是几十号人,从那个时候,我就认识他了。”说到这里,沈冰轻轻的一顿,然后接着道:“而且,他是第一家族的少爷,第一家族当年在京城是何其的低调,最后还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若干年后,他回到京城,难道不会有人担忧吗?”

    “你是说,少爷的存在让京城酒吧和当年那些与第一家族有不清不楚关系的人坐不住了?”沈开山为人虽然直爽,但是并不笨,当即明白了沈冰的意思。

    沈冰点点头,认真的分析道:“如果说,贾儒真是第一家族的人,而咱们又是当年第一家族的旧部,他一出现在咱们的精微武馆,必然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从而导到他们做出一连串的过度反应。”

    “这么说,我是替少爷顶缸了。”沈开山咧了咧嘴角,大大咧咧道:“那么,这样的事,再发生十次,百次,我也愿意了。”

    听到沈开山的话,沈冰倒是愈发的凝重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沈开山,无奈道:“哥,话虽是如此,但是,咱们沈家毕竟不是当年了,没钱没势的,怎么可能玩得过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而且,就算咱们有心帮贾儒,那也无异于是螳臂当车,说白了,就是不自量力嘛。”

    “此话差亦。”沈开山摇了摇头,说教道:“当年,第一家族有恩于咱们沈家,而现在,贾儒又不惜真气,替我打通浑经脉,救我一命,滴水之恩且当涌泉相报呢,第一家族和贾儒对咱们沈家可都是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如今,他们遇到事了,咱们能够袖手旁观吗,就算不是人家的对手,但是,如果贾儒有需要,我依然会义无反顾。”

    “哥……”沈冰目光灼灼的盯着坚定的沈开山。

    “你是女人,有些事你不懂,什么东西都能丢失,但是忠义二字,不能丢。”沈开山幽幽的叹了口气,自责道:“都怪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本事,如若不然……”

    “哥,就算咱们沈家再落魄,再穷,沈家的气节还没有丢。”沈冰嘴角轻扬,脸上的‘冰山’融化了,坚定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有多大的光发多大的,必当竭尽全力。”

    沈开山满意的点点头,并且由衷的笑了,道:“把这件事告诉少爷吧。”

    “我这就联系他。”沈冰点点头,当即掏出手机,拔通了贾儒的手机号码。

    “沈冰,有事吗?”此时,贾儒正在尹若的公寓里,两个人正探讨着买回第一家族老宅的事

    “我哥被人袭击了。”沈冰平静的说着,没有半分的怒气,道:“他平时为人低调,没有仇家。”

    “我知道了。”听到沈冰的话,贾儒点了点头。

    一时间,两个人并没有挂电话,却陷入了相对的沉默,贾儒飞快的思索着,联想到沈家,再联想到老宅,又联想到了当年的婴儿,他咬了咬牙,道:“你哥现在没有事吧?”

    “暂时没有事,已经把行凶的人抓住了,他们就是在警察局,你能不能来一趟?”沈冰试探的说道。

    “在哪个警官局?”贾儒决定前去一趟。

    “就是我工作的片区警察局,你尽快过来一趟吧。”沈冰认真的说着。

    “好。”说完,贾儒挂了电话,转而对坐在边的尹若说:“姐,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把枪带上。”尹若没有问太多,只是补了一句,道:“办完事,尽早回来。”

    “好的。”贾儒带上枪,穿戴好衣服,出了公寓。

    就在沈冰打电话给贾儒的同时,沈开山也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随后,他的心便沉到了谷底,一脸寒之极。

    “哥,你怎么了?”挂了电话,看到一言不发的沈开山,沈冰诧异的问道。

    “二子出事了。”沈开山愤怒的说道。

    “梁二杂啦?”看到沈开山痛苦的模样,沈冰意识到梁二出大问题了。

    “梁二被人打了,很严重,已经被送去医院了,现在需要钱……”说到这里,沈开山看着沈冰,道:“妹,你还有钱吗?”

    “没了。”听到钱,沈冰摇了摇头,道:“我这点工资,也就刚好月吃月用的。”

    “我也没有了。”沈开山咬了咬牙,然后眉头紧皱着。

    “武馆入不敷出,你哪里还有什么钱了。”沈冰感叹着,略微有些失落,道:“梁二也没有什么钱,咱们得赶紧想办法,不然,医院可不救人。”

    “找其他人借一下吧。”沈开山咬了咬牙,最后决定道。

    “对,找其他师兄借一下,大家凑一凑,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沈冰眼前一亮,当即道。

    “喂,阮若吗,我是大师兄……”沈开山第一个拔通的电话就是阮若。

    “喂……大师……兄……我听不清啊……您有事吗?”此时,阮若坐在沙发上,眼前堆着10万块钱,嘴里却叼着一根烟,又快又急的抽着,仔细一看,在钱的旁边,也堆着一堆烟股了。

    “梁二住院了,需要一点钱,我这里不够,你看,大家是不是一起凑一凑?”沈开山艰难的说着,他觉得嘴像是被胶粘住了一样。

    “我听不清,大师兄,你说什么?”阮二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泪水如同断线了珍珠一样滑落。

    “是这样的……”沈开山耐心的说着。

    “嘟嘟……”一会后,阮若的电话里响起一阵盲音,他咧了咧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嘴巴子。

    挂了阮若的电话,沈开山又拔通了李其的电话,又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大师兄,不是我不帮忙,是我家的亲戚出事了,我在外地呢,您看……”李其坐在家中,眼前是一瓶已经喝了一半的劣质白酒,同样,他的旁边也放着十万块钱。

    “那你赶紧忙着,我再想想别的办法。”皱了皱眉头,沈开山已经意识到出问题了。

    随后,他打了数个电话,接二连三的,都是各种理由,他也耐着把事说完。

    一直到最后一个电话,沈开山没有打通,他彻底的死心了,幽幽的叹了口气。

    “哥,你怎么了?”一旁的沈冰看到沈开山垂头丧气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精微武馆完了。”沈开山自嘲的笑了笑,道:“数十年的武馆,只有梁二一人而已。”

    “他们都不借钱?”听到沈开山的极度抑郁的话,沈冰大概明白了。

    “就算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救他。”双拳紧握,沈开山坚定的说道。

    “砸什么锅,卖什么铁?”不知何时,贾儒出现在沈开山和沈冰的后,只见他表平静,打量着悲愤的沈开山。

    “你有钱没有?”转过来,沈冰盯着贾儒,径直的问道。

    “说个数吧。”贾儒更加直接。

    “梁二被打了,住院了,需要钱来救命。”沈冰解释着。

    贾儒摆了摆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金卡,道:“密码是六个一,要多少,就花多少,救人要紧。”

    “你不怕我花了?”听到贾儒的话,沈冰一怔,诧异的盯着贾儒。

    “钱本来就是要花的。”贾儒不以为然的说道,同时,他提醒道:“赶紧去医院,交钱救人要紧。”

    “你是个好人。”说完,沈冰问清楚了梁二在哪个医院,开着警车,一路绿灯便到了医院。

    “你被人袭击了?”等到沈冰离开后,贾儒看着沈开山问道。

    沈开山点点头,指了指审讯室,道:“过程沈冰都说了,至于人,都被关在里面。”

    “我进去看看,你帮我守着。”说完,贾儒迈开步子,进了审讯室。

    张了张嘴,沈开山想要提醒贾儒这里是警察局,不能乱来,但到贾儒进入,他也没有发出声来,只是在外面守着。

    “你们袭击的精微武馆?”看到三个人后,贾儒平静的说道。

    “是,你是谁?”还算是坦,其中一人承认了。

    “我叫贾儒,西贝贾儒,儒雅的儒。”贾儒慢慢的介绍着自己,来到三个人的根前。

    “不认识。”

    “以后你们就会记得我的。”贾儒嘴角浮现出一抹恬淡的笑容,道:“是谁派你们袭击精微武馆的?”

    “不知道。”一人看也不看贾儒,直截了当的说道。

    此时,贾儒右脚微抬,带起一阵呼啸的急风,只见他的小腿如同弹黄一样,砸向这人的裆部。

    “啊……”

    一道惨烈的叫声,这人双后捂着裤裆,不断的在地上翻滚着,仔细观察,只是一瞬间,他的衣服就被汗水湿透了。

    贾儒面带着和熙的笑容,又看向另外的两个人,道:“你们知道是谁派你们袭击的吗?”

    “不……不知道?”

    “啊……”

    又是一道惨烈的叫声。

    “这里是警察局,你不能这样。”仅剩的一人惊讶的盯着贾儒,如果说,第一个人是被打了个措不及手,那么第二个人已经注意了,可是,还是被踢到了裆部,他知道,贾儒的实力比之前那人还要恐怖,不由得,他只能提醒贾儒……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