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栽赃陷害

    阮若是沈父在世的时候,精微武馆收的最后一个徒弟,然而,随着沈父的意外离世,他也成了唯一一个没有接受教育的人。

    此时,他坐在一个六十平房的小户型的客厅里,嘴里叼着一根烟,深深的吸了几口,腥红色的烟头在夜色中发出妖艳的光芒,随着吐出的浓郁烟气,他半长的头发变得蒙胧了,似乎,难以让人看得到他紧皱着眉头,慢慢的,他眉头越皱越紧,脸上流露出纠结之色。

    夜色中,阮若的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平静的打量着这个小家里带着岁月苍桑的家俱,他轻轻的抽动鼻子,甚至闻到了一股子腐朽的问道,不过,他没有皱眉头,反而嘴角微勾,露出一抹和熙的笑容,道:“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

    “你容我再想想。”咬了咬牙,阮若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的意思,烟却抽得愈发的急了。

    “只要你离开精微武馆,我就给你十w块,如果你能鼓动其他师兄弟也离开精微武馆,我就给一一百二十平的三居士。”中年男人平静的说着,如水般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惑。

    阮若像是在沙漠里看到了绿洲一样,双眼冒光,死死的盯着中年男人,道:“我想知道你的目的。”

    “很简单。”中年男人没有任何的回避,感叹道:“本来,这事不关你们精微武馆的事,但是,你们馆主沈开山却与一个叫贾儒的人联系上了,而且关系还非同一般,这就让我们非常不爽,你知道贾儒是谁吗?”

    “知道。”阮若点了点头,又深深的抽了口烟,却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中年男人也点点头,很满意阮若的话,他侃侃而谈道:“贾儒得罪了我们老大,砸了我们的酒吧,我们就不能让他过舒坦了。”

    “所以,你们就要让他在京城一无所有,孤单无助,然后你们就好采取下一步动作?”阮若冷笑一声,突然,眼睛里出两道精芒,死死的盯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很坦然,也没有回避,道:“是的,如果你是聪明人,我觉得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你们老大就是秦枫吧?”阮若冷哼一声,问道。

    “没错。”中年男人也没有回避,径直的说明了自己的份,道:“我就是京城酒吧的经理。”

    “我在精微武馆中的地位很低,并没有决定权。”阮若一阵犹豫之后,他看向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道:“你不觉得你们这钱花得很不值吗?”

    “只要你答应,不管能不能做成事,这10w块都是你的。”说着,中年男人拿过放在左侧的手提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十扎红通通的票子来,即使在夜色中,它们也透着人的光芒。

    看到高高的十扎票子,阮若吞咽了口吐沫,道:“你知道我需要钱,但是……”

    “你放心好了,我并不会将咱们的事说出去。”中年男人缓缓的说着,嘴角泛起一丝倨傲的笑容,道:“即使你不去说服你的师兄弟们,只要你自己离开精微武馆,这10w块钱也是你的。”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阮若伸出手,一把拿起了老旧茶几上的十万块钱,握在手里,他坚定道:“我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离开精微武馆,是我阮某不议,我拿这十万块,但是我不愿意再做对不起精微武馆,对不起大师兄的事。”

    “你是个有有义的人。”中年男人站起来,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的不屑,然后道:“既然如此,我希望你遵守咱们的约定。”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还会去其他师兄弟家吧?”阮若动也未动,叼着烟,甚至没有抬头,只是冷冷的问道。

    “没错。”中年人冷漠的回答着。

    “能告诉我,你们的真正目的吗?”阮若咬了咬牙,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推开门,径自的离开了阮若破旧的房子。

    同样的事,在同一夜,发生在不同的家庭里。

    “你是谁?”梁二打开防盗门,进了家后,看着黑暗的客厅,隐约中,他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听到开门声,黑影慢慢的转头,没有任何的慌张,不紧不慢道:“不用害怕,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来找你谈点事而已。”

    梁二小心奕奕的摸到门边的开关,啪达一声,整个客厅变得灯火通明。

    细看之下,这是一处四五十米的桶子楼,说是家,其实更像是大点的宿舍,里外被分成了两间,里面是卧室,外面则是一处小小的客厅了,加上廉价的家俱,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的拥挤。

    梁二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人,五十多岁的样子,昏黄的眸子中精光内敛,再看他不动如山的神态,他嘴角露出一抹怪笑,调侃道:“原来也是个练家子。”

    “你就是梁二吧。”男人打量着瘦小的梁二,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

    “你又是谁?”人虽瘦小,但是梁二骨头硬,他来到男人的对面,俯视着他,冷冰冰问道。

    “我是秦枫秦老板派来的。”男人表明了来意,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梁二的表依然冰冷,他道:“秦枫,是京城酒吧的老板吧,号称京城四少之首,我与他素无来往,你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当然是有好事来找你了。”男人笑着,从旁边的包里拿出十w块钱放在茶机上,道:“这是十万块,是给你的。”

    事出无常必有妖。

    梁二撇了茶几上的红艳,嘴角却露出一抹冷笑,道:“无功不受碌。”

    “只要你离开精微武馆,这十万块钱就是你的。”男人摊了摊手,轻描淡写道;“事就这么简单。”

    “理由呢?”梁二无动于衷,冷冷的俯视着男人。

    “理由就是贾儒得罪了我们老板,而你们精微武馆的馆长沈开山又与贾儒很亲近。”说到这里,男人停下了,嘴角勾勒出一抹生硬的冷酷。

    “拿上你的钱滚蛋。”听到男人的话,梁二的眸子里透露出敌意,生冷道:“我生平最瞧不起你们这种背后搞小动作的鼠辈,拿贾儒没有办法,就想办法警告整治他周边的人,小人行径。”

    “这钱你最好拿着。”男人没有生气,平静的打量着梁二,道:“你的其他师兄弟,也会接到一笔钱,最后会一起离开精微武馆。”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梁二抬头,底气十足道:“一为师,终生为父,要让我对不起大师兄,对不起沈家,门都没有。”

    “你真的不愿意离开沈家,离开精微武馆?”说着,男人收起了茶几上的十w块钱,然后又打量着雄纠纠气昂昂的梁二。

    梁二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再次被驱逐,男人却没有要动一动的意思,他嘴角泛起一丝沉的笑容,道:“非暴力不合作吗?”

    “你这是生气了吗?”梁二脖子一歪,嗤笑一声,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就在梁二话音刚落的时候,男人如同离弦箭一样,在屋子里带起一阵硬风,突然之间,出现在梁二的近前,又骤然的停住了,一动一静,让人突感不适。

    梁二也瞳猛缩,他觉察到男人的修为很厉害,已然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就在梁二犹豫的时候,男人右手成爪,手背上粗壮的青筋暴跳着,像是山壑般布在手背着,他的右手如同钢爪一样,由下往上,迅雷不及掩耳的捏住了梁二的喉结。

    梁二惊出一冷汗,浑的肌都紧绷着,失去了往的弹,但是,他却十分冷静,被掐的咳嗽两声,道:“你偷袭?”

    “兵不厌炸。”男人嘴角流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道:“现在后悔,离开精微武馆,这十w块依然是你的。”

    “如果我说不呢?”梁二死死的盯着男人,冷漠的说道。

    中年男人右手稍微用力,掐住梁二的喉结,冷冷道:“我现在可能轻易的要了你的命,但是我不会。”说到这里,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冷漠甚至残酷的笑容,道:“但是,我会废了你的武功,打断你的双腿,让你的后半生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你这是在威胁我。”梁二牙关紧咬,毫不怯势,死死的盯着男人。

    男人点点头,坦然承认,道:“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你要是聪明你,就知道该怎么做。”

    “那你废了我的武功,打断我的腿好了。”梁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轻蔑的看着男人。

    男人一怔,道:“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你就嘴上厉害吗?”突然,梁二气势一盛,狂傲道:“我手上功夫不如你,自甘倒霉,你要打要杀,随你的便,但是,要我离开精微武馆,离开沈家,离开大师兄,除非我死了。”

    “那我就成全你。”男人右手一松,化抓为拳,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确砸向梁二的肋骨处。

    梁二眼看着男人攻击自己,体却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砰。”

    “啊……”

    “砰……”

    “呜……”

    梁二紧咬牙关,浑上下都被冷汗湿透了,他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子缩成一团……

    “不知死活的东西。”十分钟后,男人冷漠的看着地上不断抽搐的梁二,轻啐一口,迈着大步离开了梁二的家,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色中。

    梁二一直看着男人离开,他的嘴角颤抖着,泛起一丝坚韧的笑容,闻着丝丝的血腥,他挂血的唇,用尽浑气力,朝着电话处挪动着子。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